穿书后偏执暴君他有读心术 第三章 放走(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翌日清晨。沈意意还没睡好,就被小夏给喊醒了。“小姐,好了,好了!”沈意意闻言不耐的翻了个声,她正作梦梦见吃烤猪蹄呢,迷迷糊糊的问了句:“怎么了?”小夏才无论她在梦见什么,一把将沈意意捞了出来,“老爷明白了您将谢公子绑到府中的事情,发了好大的沈意意还没睡好,就被小夏给叫醒了。。...

翌日。

沈意意还没睡好,就被小夏给叫醒了。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沈意意闻言不耐的翻了个声,她正做梦梦到吃烤猪蹄呢,迷迷糊糊的问了句:“怎么了?”

小夏才不管她在梦到什么,一把将沈意意捞了起来,“老爷知道了您将谢公子绑到府中的事情,发了好大的一通脾气。现在他人就在前厅,让我带您过去呢。”

沈意意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了过来:!

明明是她的好大哥做的“好事”,这锅怎么反倒是这锅还让她给背上了?

沈意意磨磨唧唧半天,才将衣服穿好。因为没睡踏实的原因,整个人看上去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刚到前厅,沈意意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主位上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带着不容挑战的威严:“跪下!”

只见沈畅瞬间跪了下来,动作麻利的不像第一次被罚。

啊?

沈意意茫然,下意识地想要跟着他跪下来。

南安王见女儿要跪下,连忙咳嗽一声,示意女儿别跪。可沈意意却会错了他的意,还以为是在催促她,连忙跪了下来。

动作快到南安王都来不及拦住。

“爹,女儿有罪,女儿不该一时被谢公子的美貌所吸引,也不该让两位哥哥把谢公子绑回来,千错万错都是女儿的错。”沈意意刚跪下,眼泪便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眼泪落下来的那一瞬间,沈意意无比庆幸自己大学选了表演社,哭戏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她抬眸,泪眼婆娑的看向坐在南安王身旁的谢礼时,眼神有些怔愣。

“咳咳!”南安王见自己的女儿眼睛不眨的盯着谢礼,连忙咳嗽几声,有些恨铁不成钢。

沈意意回神,又开始抽泣,“谢公子,昨日多有得罪。以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你放心,一会儿我就让管家备马送你回家。”

她望着谢礼,眉间带着几分坚定,“你放心,我以后定不会再纠缠你。”

所以,你赶快走吧。

沈意意腹诽道。

南安王见女儿乖巧认错,自然不舍的让她再跪下去,连忙走过去扶她起来,“你知错就好。”

他表情一脸严肃。

在走近沈意意后,他声音压的极低:“意意,光天化日之下绑他回来确实有些不妥,你得等深夜,这样没人能看得着谁带走的他。”

南安王回头瞧了瞧坐在旁边面色淡淡的谢礼,继续和沈意意小声商量道:“这样吧,要不咱先给他放了。若你真的喜欢他,等深夜没人瞧得见时,再给他绑回来怎么样?”

沈意意:?

“爹,我觉得不用了吧......”沈意意顺势站了起来,瞟了眼正襟危坐的谢礼,“谢公子挺好的,是我配不上他。”

南安王见女儿这个样子,忽然有些不解。

平常都是哭着喊着要嫁给谢礼的人,怎么忽然间不喜欢他了。

难道是他的女儿突然开窍了?

思及至此,南安王忽然回头,一副严肃的神色,走到谢礼面前,故意清了下嗓子,“谢公子,请问你当真没有对我女儿动过心?”

“王爷说笑了,谢某一介书生,自然是配不上沈小姐的。”谢礼的声音如一股清泉,言语淡淡却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若是沈小姐不再纠缠在下的话,谢某感激不尽。”谢礼望着沈意意,眼眸里波澜不惊,“沈小姐觉得呢?”

“那行,就这么决定了。”沈意意答应的很痛快,就差当场和他签约协议了。

“不过......”沈意意似乎想到了什么,“我不用谢公子感激不尽,但求你以后大富大贵了后莫要找我们家麻烦就行了。”

谢礼听闻后皱了下眉,似是不相信她会这么痛快的答应。

沈意意之前一副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为何今日会平白无故让他以后别找他们家麻烦?

虽是这么想,可谢礼的脸色依旧如常,慢慢回答道:“沈小姐说笑了。谢某一介书生,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这辈子平安便可。”

说完后,望着她的眼眸里意味深长。

仿佛在说昨日绑他那件事情。

沈意意:“......”

行,挺好。

她觉得自己也挺牛逼的,明知道面前这个人是以后的大反派,还敢跟他周旋。

可没办法,为了保住小命,她只能选择这个时候跟他谈条件。

沈意意还在与他周旋,“我相信谢公子的才华。”

谢礼无动于衷:“沈小姐高看谢某了。”

沈意意却一点儿也不介意他的这种态度,笑意晏晏道:“不高看不高看,只要你以后不记恨我们沈家便好。”

沈意意不耐烦了,一个大老爷们这么磨磨唧唧的。

谢礼:这个女人脑子有毛病?

他漆黑深沉眸子就这么直直的望着沈意意,声音如同泉间清水,“在下倒是有些好奇,郡主为何忽然就这么放下了我?”

为什么?

“因为我想.....”没想到谢礼会这么问她,沈意意快速在脑海中找理由。

谢礼微微眯眼,瞧着沈意意默不作声。

他记得前两日,沈意意还堵在他家门口说让他等着,他肯定能心甘情愿做沈家的上门女婿。

再看沈意意现在这副恨不得离他八丈远的模样,似乎不是一个人。

还有昨日......

想到此处,谢礼看向她的眸中有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探究。

沈意意对上他的眸子,心下一惊。

谢礼这个人心机深沉,城府极深,怕是已经对她突如其来的转变存了几分怀疑。

别怕别怕,就算谢礼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查出来的。

她很快调整好情绪,冲谢礼微微一笑:“因为我想清楚了,强扭的瓜不甜,谢公子不喜欢我,我便不强求了。”

谢礼闻言,没什么反应,开口的语气淡淡:“沈小姐想清楚便好。”

沈意意见状,连忙点头表决心,“对对对,我真的想明白了。”

别问了,快走吧。

真是墨迹。

不管什么原因,沈意意现在一心就想和谢礼撇清关系。

况且她总不能直接对谢礼说我是因为想保住小命才远离你的。

这要是说出去,别说保住小命了,她恐怕连明天的太阳都不一定能看到。

毕竟她不仅知道了谢礼的谋划,还知道了很多。

沈意意眉间夹杂着几分不耐烦,却被谢礼瞧见了。

他哼笑一声,没有再说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