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偏执暴君他有读心术 第四章 郊外遇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半夜,慈安太后寺。一名男子正和人下着棋。黑子落下来,白子无路可逃。“而如今谢公子的棋艺越发高超了,也真令老衲敬佩不己。”说话的的恰恰慈安太后寺方丈——净空。而与他下棋的就是早晨被沈意意放人的谢礼。“方丈谬赞了,半夜来打搅您,已是内疚不己了。”谢礼淡淡颔一名男子正和人下着棋。。...

深夜,慈安寺。

一名男子正和人下着棋。

黑子落下,白子无路可逃。

“如今谢公子的棋艺越来越精湛了,着实令老衲佩服不已。”

说话的正是慈安寺方丈——净空。

而与他对弈的便是早上被沈意意放走的谢礼。

“方丈谬赞了,深夜来打扰您,已是愧疚不已了。”谢礼淡淡颔首,嗓音低沉喑哑。

话虽这么说,可他面上一点愧疚之意都没有。

净空倒是摇了摇头,“谢公子每次都这么说,之后却也还是不管不顾的深夜来找老衲下棋。”

被方丈无情拆穿的谢礼不见任何尴尬之色。

“净空方丈,这几日不见,你棋艺倒退了些许不少。”

言下之意就是他每次来都是帮净空提高棋艺的。

净空笑了笑,自然是听出了谢礼的言外之意,倒不接他这话,“不知公子今日前来又是所谓何事啊?”

谢礼闻言,一双狐狸般的眼睛盯着净空,“皇上因为太子的事情,伤了身体。”

“皇上身体有恙?这老衲倒着实不知情啊。”

谢礼屈指,微敲了下棋盘,“如今的景魏已是不太平,前方战事连连。为了防止军中大乱,故宫中暂且压下了此事,还未放出消息。所以这京城里,不止方丈一人不知此事。”

净空倒是不稀奇谢礼会这样说,他知晓谢礼心中的恨意,无奈叹息一声:“谢公子,世间因果,皆有定数,何苦不放下仇恨?”

谢礼勾了勾唇角,一抹不屑从眼角划过,“净空方丈,我谢礼从来不信命,只信自己。”

放下?

他母亲之死,谢家千百余人皆因为狗皇帝丧命,教他如何放下!

至于这命数于他来说,不过是虚妄罢了。

若是能让皇帝痛不欲生,他就算将整个景元颠覆又如何?

净空见他还是执意报仇,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谢礼嘴角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偏头看向净空,示意他看向棋盘:“方丈,这盘棋,您输了。”

说罢他便突自打开窗户,准备跳下去。

“公子总是这样,明明有门不走,偏要走那不同寻常之路。”

谢礼闻言,身形一顿,手指捻着玉扳指,轻声道:“我谢礼走的从来就不是那光明大道。”

这句话被突来起来的一阵风吹走,而谢礼早已不见了踪影。

望着那扇被打开的窗户,净空暗自摇了摇头。

他将目光转向桌子上的棋盘,谢礼不论与谁下棋,都很喜欢执黑子。

而这棋盘上,已是死局,无法扭转。

净空兀自摇了摇头,将棋盘收了起来。随即又走向窗户旁,将窗户关上。

关上的前一瞬间,他抬头瞧了瞧头顶上的天,一声低低的叹息从他嘴里传来。

“这京城里又能太平几日呢?”

-

沈意意在家过了几日太平日子,见今日微风和煦,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她便想出去放风筝,和大哥报备一声,带着小夏和几个仆人乘马车出去了。

京城郊外。

“小夏,你看风筝多好看啊。”沈意意瞧着小夏手中的风筝,发出感叹。

出来后她心情都顺畅了很多。

“是啊,今儿可真是放风筝的好天气呢。”

随后小夏将风筝给收了回来,“小姐,我试了下,这风筝没什么问题,您可以放了。”

望着离她越来越近的风筝,沈意意接过小夏手中的风筝线,开始有模有样的放了起来。

她微仰起头,操纵着手中的线,望着逐渐远去的风筝,“原来放风筝真的很好玩啊。”

怪不得她之前作为水杯被人类带出去时,老是看见放风筝的人。

这种自己操纵着的感觉真好。

小夏闻言,倒是有了些不解,“小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奴婢怎么有些听不懂了呢......”

“听不懂,就对了。”沈意意垂眸,瞧着手中轻飘飘的一根线,笑了。

要是她听懂了,那才是有点吓人了。

“诶,小姐,那边好像有个人影,特别像谢公子。”

小夏看风筝时,正好瞥到了沈意意身后不远处的谢礼。

谢礼?好端端的他来这儿干嘛?

沈意意转身去看。

不远处的确站着谢礼,而他的面前还站着一位女子。

只见那名女子看起来非常激动,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抬手便想要给他。

大小看着像是个荷包。

沈意意不太感情兴趣。

看别人谈情说爱还不如放风筝呢。

“小姐,您真不去打个招呼?”小夏隐晦的提醒道。

往常小姐就算嘴上说不喜欢谢公子了,可每每一见到他,都会开心得不得了,甚至话都多了起来。

这几日是怎么了,如此安静。

不仅安静,就连谢公子的消息她也不派人打听了。

难道小姐当真是放弃谢公子了?

小夏偷偷瞥了眼沈意意,她神色没有不耐,只是好像也不太能看出来开心的样子。

于是小夏也不敢轻易开了口,垂着脑袋候在了一旁。

“不去,我还不想那么早送死。”

沈意意一心痴迷于放风筝,并没有在意小夏的举动。

她根本不关心谢礼的感情生活,而且她记得书里的原主下场非常之惨,五马分尸不说,还被人直接扔到了乱坟岗。

一想到那个场景,沈意意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可不想重蹈覆辙,到最后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毕竟现在的沈意意已经不是从前的沈意意了,别说喜欢谢礼了,躲他都还来不及呢。

送死?

不至于吧。

小夏看了眼谢礼那边,虽然说他看起来冷漠寡淡,可好像对其他人都彬彬有礼的。

就连小姐这么粘着他,也未曾见他发过很大的脾气。

“小姐,您真的不去?”小夏不死心的问道。

沈意意闻言,停下了放风筝的动作,轻叹一口气。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夏,带有希冀的问道:“小夏,若是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谢公子了,你信吗?”

小夏听闻懵了一瞬,随即笑了:“小姐,你别开玩笑了。”

“那若是他不喜欢我呢?”

沈意意不死心的问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