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偏执暴君他有读心术 第六章 做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沈意意默然:......狠狠的打脸可能会会又迟到了,虽然从来不会因伤。她讪笑两声,表情略有些尬尴,“原来是蒋小姐还没说啊。”她就说嘛,剧情不可能会发展中的这么快。唉,都怪她太想嗑cp,有些草木皆兵了。谢礼略为颌首,将双眉间对沈意意的憎恶压了一直这样,可说出来的话对她她干笑两声,表情略有些尴尬,“原来蒋小姐还没说啊。”。...

沈意意默然:......打脸可能会迟到,但是从来不会缺席。

她干笑两声,表情略有些尴尬,“原来蒋小姐还没说啊。”

她就说嘛,剧情不可能发展的这么快。

唉,都怪她太想嗑cp,有些草木皆兵了。

谢礼略微颔首,将眉间对沈意意的厌恶压了下去,可说出的话对她来说却有些刺耳,“沈小姐,不是所有女子都像你这般没脸没皮的。”

沈意意:!

笑话,她没脸没皮?!

“不是,你什么意思啊?”沈意意不服,瞪大双眼质问谢礼。

蒋欢此刻却掩面笑了,“难道沈小姐不仅没脸没皮,甚至还有些聋了?”

沈意意被蒋欢横插一脚,听闻她这话时,眼睛陡然眯了起来。

谢礼她不敢招惹,书中的一个小小女配,甚至还没她戏份多,也配来嘲讽她?

只听闻她冷哼一声,望向蒋欢的眼神泛起一丝冷意,“蒋小姐这么爱管闲事,不如先管好自己家的闲事吧。”

“你什么意思?”蒋欢不解,但心中却涌起一丝不安。

沈意意要的就是她这句反问,她冷冷一笑,“蒋小姐,据我所知,在郊外百里处连绵山山脚下有一间屋子,里面住着的是你母亲的远方表哥,你应该知道吧?”

她用的反问句,可却是肯定的语气。

甚至于说,沈意意非常笃定蒋欢知道这件事。

因为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蒋欢母亲的表哥,而是她的老相好。

也就是蒋欢的亲生父亲。

蒋欢面部有一瞬间的慌乱,冲沈意意大吼道:“你胡说!”

“我胡说?”沈意意啧了一声,她脚步向前,缓缓靠近蒋欢,“蒋小姐,是不是我胡说,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蒋欢被沈意意那副看似看笑话的面容激怒,抬手就要打沈意意。

却被一旁默不作声的谢礼喊住,“蒋小姐,住手。”

蒋欢听到自己爱慕之人竟然喊她住手愣住了,她站在原地一时之间有些震惊和委屈。

谢礼也有些不可思议,他明明是厌恶沈意意的,却不知为何,刚才蒋欢伸手要打她的时候,他竟然动了恻隐之心。

沈意意却就在她发愣的时刻眼疾手快地抬手给了蒋欢一巴掌,这一巴掌她用了十足十的力气。

蒋欢的脸瞬间红了。

沈意意下手毫不手软,她冲蒋欢冷哼一声,“蒋小姐,这一巴掌我替你打。”

想要动手打她?

呵,她在孤儿院被称为院霸的时候,蒋欢还指不定在哪处地下埋着呢。

蒋欢被沈意意这一巴掌彻底打懵了,她望了望打她的沈意意,又看了看站在原地毫无反应的谢礼,心中愤恨不已。

“谢公子,她沈意意出身尊贵,不能被打,那我呢?我就活该?”蒋欢气不过,眼眶里含着泪,带着哭腔委屈的质问谢礼。

凭什么,凭什么她打沈意意的时候谢礼喊住了她?

凭什么,沈意意打她的时候,谢礼却无动于衷。

谢礼不是一直最烦沈意意的吗?

谢礼没有多余的反应,嗓音淡淡,“蒋小姐,你多虑了,谢某并没有这么想。”

除此之外,他再也没有了安慰蒋欢的话。

其实原本沈意意打蒋欢的时候,他可以拦住的。

但是他心里十分清楚,蒋欢今日约她前来所谓何事。

既然他不喜欢她,又何必给她希望呢。

不如就借沈意意之手,让蒋欢对他的爱慕彻底破灭。

而就算蒋欢将来恨,也只能恨到沈意意的身上。

蒋欢被他这副态度刺激到了,眼下也不管对谢礼的爱慕,她恨恨地看着沈意意,抬手想要打她。

可抬手却被她的眼神震慑到,沈意意轻启朱唇,“看来蒋小姐是真的不怕,身败名裂,家破人亡的滋味啊。”

蒋欢一想到方才沈意意的话,手上的动作瞬间顿住。

她不知道沈意意从那里得到的她的消息,但是以沈意意的行事风格来说,她是极其有可能做得出来这种事情。

蒋欢吓得不敢再对沈意意动手。

只得哭着捂着脸跑走了,只留下了沈意意和谢礼大眼瞪小眼。

沈意意对上谢礼那抹探究的眼神,暗自镇定,“谢公子,我先走了,你请便。”

打人虽爽,可此地不宜久留,她还是先溜吧。

谢礼并没有喊住她,站在原地凝视着沈意意拉着小夏慌张溜走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她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

以前的她虽然嚣张跋扈,可为了在他面前营造出一个好的形象,从来不当着他的面打骂人。

可现在,沈意意明显已经不顾虑她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了。

这究竟是她欲擒故纵,还是她真的放下他了?

-

沈意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只见她的周围四处围绕着血迹,那遍地鲜艳的红色映入眼里,显得异常刺眼。眼前除了那些骸骨就是黑暗的如同地狱般的天。

沈意意吓得不敢抬头再看一眼,一心只想逃离这一切,逃离这令她害怕的地方。于是她拼命的奔跑,可是前面却是一如既往的黑暗,她怎么也跑不出来。

这里,无论如何也看不到尽头,她愣在了原地。看着脚底下血迹斑斑,隐隐约约能看到南安王府的牌匾,心底发凉。

耳旁呼啸的风声,似乎又夹杂着不知从那里传来的哀野求饶声仿佛在提醒她,她就是杀人凶手。

闭上双眸,她此刻漫步在哀洪荒野中,而就在那里似乎存留着无数人的尸体骨骸。

沈意意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去看那块牌匾,拳头攥紧衣服,满腔怒意和愧疚。

忽然她抬眸,眼前是离她不到一指距离且锋利的剑。

就在那一刻,在月光下泛着寒光的剑猛地没入她的心脏,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

她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心脏的疼痛,然后慢慢合上了那满是不甘心的双眼。

而耳畔则是她一心想要逃离的谢礼,阵阵嘲笑声入耳,还伴随着谢礼的一声低喃,“沈意意,你逃不掉的,无论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你,然后杀了你。”

她被一剑毙命,身体在轻飘飘地在往下坠落。

一切都结束了,她想。

只是在身体还未真正接触地面时,她便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了。

她费力地张了张嘴,想问你是谁。

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音节。

沈意意很努力地想睁开双眼看清抱住她的人,但她根本没有任何力气了。

忽然,她的双手猛地垂了下去,她实在是太累了。

——“轰!”

躺在卧榻上的沈意意突然惊醒,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她大口大口喘着气,慢慢下了床,走到梳妆镜前,借着镜子看到了自己的面庞。

面色略有些苍白,可能是刚刚做梦还没恢复过来。

原来是一场梦啊。

只是,这场梦也太真实了。一想到她最后的结局,沈意意就心底发颤。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