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第4章扒皮爷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月夏“……。”极品爷爷,你这为了让我去挣钱,是啥话都敢说。你就就怕我到山上后,就陷入昏迷吗?“爷爷,我感觉头昏。”豁回去了,你极品爷爷都让我这个病人去上山打柴了,我也只得装晕了。而已……。常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月老头蹦了出来“好你个姓吴的,老子极品爷爷,你这为了让我去赚钱,是啥话都敢说。。...

月夏“……。”

极品爷爷,你这为了让我去赚钱,是啥话都敢说。

你就不怕我到山上后,就昏迷吗?

“爷爷,我感觉头晕。”

豁出去了,你极品爷爷都让我这个病患去打柴了,我也只好装晕了。

只是……。

常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月老头蹦了起来“好你个姓吴的,老子给了你三十多两银子的药钱,你居然给我开假药。”

“老大,老二,老三,你们都给我抄家伙,去姓吴的家里。”

丫的,那可是三十一两银子,这怎么想,都肉疼的狠。

闻言,月夏是一个激灵“爷,爷,爷爷,别,我感觉头又不晕了,只是伤口未好,头还痛而已。”

真是哔了狗的,这极品爷爷,为了银子,连脸都不要了。

人吴大夫为了救自己,连贼贵的千年参都用上了,你居然还不甘心他收了药钱。

什么让自己去赚钱,分明就是想趁机要回药钱。

离家,离家,她一定要尽快搞路费离开极品家。

至于给原主报仇的事,先拖一拖。

“啥?”月老头瞪大了眼睛“头不晕了?那药钱还能去要回来不?”

月夏“……。”

极品爷爷,你还能再极品点么?

“爷爷,这药钱虽不能拿回来了,但孙女却休息了三天,需要活动一下,所以就去山上走走,然后再挖点葛根当零食,接着捡点柴,就当是玩了。”

月老头的眼眯了起来,心里虽还不甘心那高昂的药钱,可孙女没多大事了,他也没理由上门要。

好在孙女说了去山上,这才笑呵呵的朝房外喊

“老大、老二、老三,你们准备一下,今天三儿跟我们一起去山上。”

院子里的三兄弟,原本都是拿好木棍,准备去大干一场了,没想到忽然听到这话,月老二这个比亲爹更胜一筹的人,那是一阵风似的,冲进了月夏的房间。

至于月大伯跟月三叔两人,那是眼神一对视,各自甩棍,溜了。

上山砍柴,他们才不去受那个活受罪。

……

月夏房里

“爹,咋不去吴大夫家了?”

那可是三十一两银子啊,心疼死他了。

不愧是比亲爹更胜一筹的月老二,进房不是先关心闺女身体如何了,而是问关于可以要银子的事。

月老头还没出声,月夏就实在受不了的出声,这家极品,是一个比一个强

“爹,女儿感觉今天好多了,想去山上走走。”

月老二一个转身,看着坐在床上的闺女,接着是一脸无奈

“那,那好吧。”

虽还是舍不得那三十一两银子,可闺女身体明显好多了,他总不能为了银子,无缘无故暴打闺女一顿吧。

呃……。

虽然他很想这样做,可人吴大夫也不是傻子,这新伤旧伤,还是分的出来的。

也幸好他的内心,月夏不知道,要知道了,她绝逼一口老血喷出去。

这什么爹,为了银子,连暴打闺女的想法都有。

话落,月老二对月老头道“爹,我这就跟大哥三弟去拿工具,你让三儿吃快点。”

月夏“……。”

不愧是比极品爷爷还胜一筹的人,连顿饭的时间,都嫌多。

只是很快的,就传来了自家爹的暴怒声。

“月富贵,月富宝,你们两个,今晚最好别回家。”

看着没有人影的院子,月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

房里的月老头,听到这声暴怒,他是急急的丢下一句“三儿,你赶紧吃”后,就快步的走出房间,接着是怒呵呵

“两个王八羔子,老子今晚不打残你们,你们就别想安生。”

太气愤了。

这老大跟老三,不知道跟老二学学自己的优点,居然还给他偷懒,真正是气煞他也。

房里的月夏“……。”

这极品爷爷,是真的极品,难道不知道有个成语叫物极必反吗?

不管月夏心中如何吐槽,月老头在怒呵过后,已经对在家的其他孙子孙女怒骂

“你们这些就知道吃的兔崽子,还不快给老子麻利点,今天除了三儿,这要是谁没打够三担柴,就不许吃饭。”

月夏“……。”

极品爷爷,你算是‘照顾’我这个伤员吗?

“赶紧的,麻利点、利索点,拿上柴刀跟你们爹二伯二叔上山,我跟三儿晚点去。”月老头急吼吼的催促。

房里的月夏“……。”

这极品爷爷,根本就没把他们这些孙子孙女当人看,而是当赚钱的工具。

兄弟姐妹们中,最大的也才十岁,而且还在私塾读书,这读书回来,都到酉时了。

读书的还不止一人,一共是三个,三个人,靠他们自己打,肯定不行,最后还得其他兄弟姐妹平摊。

除了三个读书的,还有最小的也才三岁,这一天一人三担柴,那是开国际玩笑吗?

还在正屋厢房喝稀粥的孩子们,那是在极品爷爷的威压下,各个是一口“咕噜咕噜”的把那稀的不能再稀的粥,喝了下去,然后除去读书的,其他的,是各个快速拿工具。

这吃饭的时间,又被加快了。

唉,好想几天前摘野果卖的日子啊。

只是可惜,野果不能天天有。

不然爷爷也不会逼着他们多打柴卖了。

……

一个时辰后,山上

“赶紧的,别偷懒,不然回去有你们好看的。”

一到山上,月老头就如那扒皮的包工头一样,一边砍柴,一边催促孙子孙女们。

月夏“……。”

这爷爷极品的,都想拿刀砍死他。

丫的,小十路都走不算稳,你居然给他高强度的工作。

砍柴,是一个三岁孩子能干的活么?

“爷爷,我先去挖点葛根,不然堂大爷爷那里不好说。”

月夏敢保证,如果自己不说堂大爷爷,极品爷爷绝对会来一句‘这刚来干活,挖啥葛根啊。’

“哎……好……好。”月老头很不想答应,可堂哥那里,确实要交代。

应完,又指向一处“三儿啊,别走远,就那里,你看,那,那就有。”

月夏“……。”

极品爷爷,你狠。

走到极品爷爷指定的地方,看着他那笑眯眯的眼神,月夏都想暴走。

这地方,她连偷个懒都不行,就更别说跑路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月老头,谁让月大伯跟月三叔天天不靠谱的偷跑呢?

他这是经验之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