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第5章柳二喜跟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虽然这长塘村有个吴大夫,但吴大夫这个人吧,凡采草药,就必留种。意思是,他采草药,每到一处,都要采一半,留一半在那里,这样下一年,还也可以再采。并且,他一般都是看诊的时间多,这大部分的药,都是从药商那里选择购买,而已偶尔会下山采些意思就是,他采药,每到一处,都会采一半,留一半在那里,这样来年,还可以再采。。...

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虽说这湖田村有个吴大夫,但吴大夫这个人吧,凡采药,就必留种。

意思就是,他采药,每到一处,都会采一半,留一半在那里,这样来年,还可以再采。

而且,他一般都是出诊的时间多,这大部分的药,都是从药商那里购买,只是偶尔上山采些药补给。

就算上山采药,也不会来月家的山地,因为月老头跟月老二的为人,他着实不想多事。

看着那爬满灌木的钻骨风藤,月夏笑了。

估算一下,那株钻骨风,应该可以挖出十来斤。

按现代的价格,钻骨风有三十多块钱一斤,那么现在在这个古代,应该也不会低。

钻骨风,可是对治疗风湿病有很好的疗效。

摩挲着下巴,想着怎么把那株钻骨风挖去卖,又不会被极品爷爷他们发现时,就听见。

“三儿,这上午天气较冷些,得干活,才能暖和起来,赶紧的挖葛根,不然只会更冷。”

月老头虽看得见月夏,可只是背影,那摩挲下巴的姿势,他就误以为她抱臂驱寒。

十一月初的天气,虽比十二月好些,但冷是绝对的。

月夏“……。”

所以极品爷爷,你才会故意给我们这些孙子孙女的衣服,凉薄些是吧?

说到衣服,她觉得不得不吐槽一下。

自家爷爷的抠搜,真的是无时无刻都在,吃的抠,这穿的呢,一样抠。

别人家的孩子,穿不起细布绸缎以上的好衣服,但至少在冬天,会用绵布做些厚实的衣服。

不像自家,一年四季,都是粗布衣服,冬天,只是多穿一件罢了。

对,是多穿一件。

这不干活,就是冷。

“知道了爷爷,我现在就挖。”

话落,为了不让极品爷爷怀疑,她是“吭哧吭哧”的挖葛根。

边挖,边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避开极品爷爷的眼睛,去挖钻骨风。

忽地,眼前一亮。

有了。

“爷爷,孙女有次听人说,这葛根是药,能卖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所以我想多挖点,明天去镇上的药铺,试试看。”

葛根入药,可以护肝、降血糖等。

要不是为了搞路费逃跑,她才不会告诉极品爷爷,这能卖钱呢。

闻言,月老头眼睛是“铮亮铮亮”的“那三儿你试试,如果可以,咱们后天就不砍柴,改挖葛根,这样你们这些兄弟姐妹们,也能轻松点。”

药一向贵,这葛根如果真是药,他可不能错过了。

月夏“……。”

不愧是抠搜爱钱的极品爷爷。

这事关赚银子的事,那是比谁都有魄力。

“知道了爷爷,我会好好挖。”

“嗯。”月老头是笑眯眯的应了一声,又道“不过你也别走远,毕竟你还有伤,得让爷能看得见你的地方挖。”

月夏“……。”

极品爷爷,你都知道我有伤了,这还让我干活赚钱,那不是明摆着,你这话的水分足吗?

什么担心我,分明就是不让我离开你的视线好吧。

“哎,知道了爷爷,我就在你看的见的地方挖,绝对不会走远的。”

为了逃离极品家,月夏是模仿着原主的性子,乖巧的不行。

“嗯。”月老头满意的应了一声,就闷头砍柴了。

月夏呢,也是在月老头的视线内“吭哧吭哧”的挖葛根。

而他们在这里干活时,一双暗处的眼睛,扫了过来,死死的盯着月夏。

这暗处的眼,不是别人,正是那害了原主月夏命的柳二喜,她在知道月夏出了月家后,就尾随的跟上了山。

不过不敢跟太近,所以并没有听到月夏跟月老头刚刚的对话。

现在在暗处观察,只为找机会,再次杀死月夏。

忽地,月夏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盯上了,一开始,她还以为是极品爷爷跟极品爹,可仔细一想,觉得不对。

极品爷爷跟极品爹,虽虐待他们这些孩子,可他们并不会杀他们这些孩子。

这盯上自己的眼睛,分明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她凭着直觉,确定方位后,可以确定,这不是来自家人的地方,因为这个方位,是自己左侧。

意思就是:她的家人,都在后方,所以要盯她,应该是后背,而不是左侧。

表面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挖葛根,心里却在推测,这双眼睛是出自何人。

自己是刚穿到这里,那么肯定不会得罪人,而原主呢,平时又木讷,一向都是极品爷爷说干啥就干啥,从来没有自我,也就不存在与人结怨的事。

若真说跟谁有仇,那就是无缘无故谋杀她的柳二喜了。

想到柳二喜,月夏瞬间在心里有了谱。

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得确定了这双眼睛的主人,她才能再做决定。

依旧是表面若无其事的“吭哧吭哧”挖葛根,实际上,那低着头的一双眼,则是在偷偷往那盯自己的方位瞟。

很快的,她就看到那蹲在灌木丛中的人,虽说灌木遮挡了鞋子以上的部位,但月夏却能从那双鞋子上,辨认出,那是柳二喜的鞋。

会这么肯定,那是柳二喜是柳大木家唯一的女娃,长得也不错。

柳大木见堂哥家的闺女,也就是柳里正的女儿,在长大后,做了镇丞的姨娘后,不但得了值钱的聘礼,还帮他坐上了里正的位置。

于是,他就学堂哥,将柳二喜养的娇宠些,好等她长大后,给自己换来值钱的聘礼,然后还能帮衬家里了。

这村里唯一一个能穿得起细布绣花鞋的人,就是柳二喜。

说起这个,原主还曾觉得她的鞋好看,就给自己的粗布鞋子,也绣了花上去呢,虽歪歪扭扭的,但也算是村里的独份了。

难不成,就因为原主模仿了她的鞋子,所以她就狠心的杀害了原主?

想到这个原因,月夏是深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柳二喜,不会是有病吧,居然连这都能起杀心。

确定了身份,月夏就在心里冷笑一声。

没想到,自己还没去找柳二喜替原主报仇,她就找上了自己。

既如此,那我就干脆在提前搞路费逃离极品家时,就连替原主报仇,也提前好了。

有了打算,月夏除了提防着柳二喜突然冲出来的行为,就是依旧是若无其事的挖葛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