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第6章柳二喜的狠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间一点点的过,迅速就到了下午。月老头一抬手看天,用太阳计算方法时间,然后看向正卖力上山砍柴的二孙子月武,也是月夏的二堂哥,月大伯的二儿子。月武:小名,二郎,武儿,去年八岁,比月夏大一个月。“武儿,这响午了,你跟三儿去山泉井,打些水回去煮稀饭。”月老头抬手看天,用太阳计算时间,接着看向正在卖力砍柴的二孙子月武,也就是月夏的二堂哥,月大伯的二儿子。。...

时间一点点的过,很快就到了中午。

月老头抬手看天,用太阳计算时间,接着看向正在卖力砍柴的二孙子月武,也就是月夏的二堂哥,月大伯的二儿子。

月武:小名,二郎,武儿,今年八岁,比月夏大一个月。

“武儿,这晌午了,你跟三儿去山泉井,打些水回来煮稀饭。”

葛根还不知道能不能卖钱,他可不能把砍柴的人给抽走。

话落,还特意警告道“你们两个要是敢给老子偷懒,老子今晚回去有你们好看的。”

三孙女都能挖葛根了,这说明她身体可以干活了,就必须一视同仁。

如果月夏知道月老头的心声。

她绝逼两行清泪捶胸。

果然,古人诚不欺我也,好人不能当哪。

为了那一丢丢的良心,不让极品爷爷去祸害吴大夫,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她月夏被压榨。

“知道了爷爷。”月武弱弱的应了一声,便赶紧的走到一旁,麻利的放下柴刀,将打水的工具全部带上。

月夏的头还有伤,他可不想把她给累到了。

月夏低着头,边走边在心里吐槽极品爷爷。

极品爷爷太极品了。

自己伤未好,他就说让自己好看的话了。

那好看的意思,不就是把他们这些做慢一点的人,算做故意偷懒,反抗他,然后吊起来毒打一顿吗?

走到放工具的地方,将锄头放下,抬头,看着极品爷爷,乖巧道

“爷爷,我跟二哥去打水了。”

“嗯,快去快回。”月老头是边砍柴,边应声,连看都没看月夏一眼。

“哎。”月夏应声同月武走了。

本来她想拿点工具替月武分担,奈何月武不同意。

两堂兄妹一走,一旁盯了月夏一上午的柳二喜,瞬间尾随了过去。

……

当两堂兄妹快到山泉井时,月夏看着月武的背影,道

“二哥,我们跑吧?”

她实在受不了极品爷爷的行为。

伤未好,就忽悠她干活,干活了,又想让她干快点。

月武转身“跑,跑?”

他以为月夏说的跑,是跑去山泉井打水“可小三,你头上的伤行吗?而且山泉井就前面不远了,咱们没必要跑。”

月夏抚额。

二堂哥,你是被极品爷爷压榨的不知道思考了吗?

我说的跑,是那个跑吗?

如果今天不是看到你们一群几岁的孩子,被极品爷爷那样剥削,我又怎会有想带你们一起走的想法?

要知道,养娃不容易。

只是,看到那群皮包骨的几岁娃,在山上拼命的砍柴,她不忍。

即使养娃不容易,她也想带走。

真的,太可怜了。

前世,自己亲生父母虽早早离世,可养父母对自己好啊。

“那啥……。”

刚要说‘我说的是我们一群兄弟姐妹跑路’时,一个石头就砸了过来。

月武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把月夏拉到一旁

“小三小心。”

看着那砸在前面不远处的石头,月夏怒了。

丫的,那个石头要是砸在她脑袋上,那就是死。

这柳二喜杀死原主后,还不甘心,居然还想杀死她。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刚好是中午,这来山上砍柴的村民,除了月家,还有其他村民。

村民一般都是中午不回去吃饭,冬天又冷,吃干粮肯定硬邦邦,大家除了一些早上上山路过山泉井的人,直接打水上山外。

其余不路过的人,都是离山泉井近,就中午安排人过来打水,而远的人,就会找最近的水源打水。

这月夏忽然被石头砸,那些过来打水的村民,也在远处看到了。

于是看到这一幕的人,是在心里疑惑,谁这么狠毒,居然向一个八岁的孩子,砸石头。

柳二喜在砸人时,是想着一击必杀,只要月夏一死,月武就会慌乱,就算有村民过来,那也是第一时间看月夏死了没有。

可她万万没想到,月武竟然会速度那么快,能救下月夏。

月夏逃过一劫,她除了逃跑外,就是在心里对月夏越发的恨,就是连那刚刚救下月夏的月武,她也恨上了。

月夏转身,看着那被灌木挡住身影要逃的柳二喜,她丢下一句“二哥帮我。”后,就朝那抹逃跑的影子,追了过去。

今天不把那柳二喜暴打一顿,她就不叫月夏。

刚刚也是一心想着撺掇月武跑路,这才把个致命危机,给忘了。

看着追过去的堂妹,月武被她的话,搞得脑子当机,身体却是快过大脑的跟着跑了过去。

别说月武被月夏的话,搞得脑子当机,就是那不远处的村民,也愣了愣。

记忆中的月夏,不是一向木讷寡言的么?

怕月夏跟月武会在怒急时,出什么事,他们几个村民,也跟着追了过去。

柳二喜见月夏追来,怕被逮住,只得借住灌木藏身,然后狂奔。

只是她狂奔时,却不知道,月夏这个有着未来灵魂的人,就算这具身体原本不是她的,可脑子在的她,岂是一个古人柳二喜能跑掉的?

算计距离,抄着直线、无障碍的追。

丫的,你以为比我大,双腿比我长,就能跑过我吗?

就在柳二喜跑了一段时间后,月夏这个用着脑子追的人,一把扑了过来,骑在她身上

“我让你丫的黑心,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我,我打死你个黑心肝的杂碎……。”

月夏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甩在柳二喜的脸上。

她是真的怒火冲天。

如果不是光天化日之下杀人要偿命,她都想直接掐死这个杀人凶手。

这柳二喜太毒了。

后一步追过来的月武,看着自家堂妹那碾压式的狂揍,他觉得体内的暴力因子都起来了。

“小三加油,小三加油……。”

月武挥舞着双手给月夏打气。

“打死她个黑心肝的坏胚子,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谋杀你……。”

狂揍柳二喜的月夏“……。”

她怎么觉得,这原主的家人,都有暴力因子存在呢?

还是说,应了那句老话,人一但被欺压久了,就会心里扭曲?

在月武后面的村民,看到罪魁祸首是谁后,他们也气愤了。

于是连月夏跟月武两堂妹的行为,都认同了。

“这柳二喜也太歹毒了吧。”

“可不是吗,上个月底才害了小三,没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都追到山上来明目张胆的谋杀了。”

上个月月底的事,他们没有亲眼目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今天的事,他们看的清楚。

这柳二喜就算是里正的侄孙女,他们也忍不住出声了。

“小三饶命,小三饶命……。”

柳二喜被打的受不了,就只能面上认怂,心里却对月夏的恨,又多了一个度。

月小三,你敢当着村民的面打我柳二喜,我柳二喜就绝不放过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