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匪首的压寨相公 第四章 我这姑爷长的真俊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听见这话,赵五立即就想冲上来和这大言不惭的小混蛋再打一架了,真拿他家公子当小相公呀!饶是卫野涵养好,这明目张胆的侮辱,他也忍不一直这样了,怒道:“谷公子你切记欺人太甚,真惹了我,也会有你们摩云寨好果子吃!”以他的身份,还真就不把这伙土匪山匪放谷子一人冲进了卫野的护卫队伍之中,她身形极快,虚晃几下,倏的便跨坐在了卫野马背之上。。...

听到这话,赵五当即就想冲上去和这大言不惭的小混蛋再打一架了,真拿他家公子当小相公呀!

饶是卫野涵养好,这明目张胆的侮辱,他也忍不下去了,怒道:“谷公子你不要欺人太甚,真惹了我,也不会有你们擎天寨好果子吃!”

以他的身份,还真就不把这伙土匪山贼放在眼里,也就是今日龙游浅水,阴沟里翻船,不得不强压着怒火和他们讲道理,但若真惹毛了他,改日他能带兵平了这擎天寨!

“放心,成亲之后,我一定处处让着你,绝不欺负你!”

谷子说的十分真诚,但在卫野听来,却极其刺耳,压着怒意说道:“听谷公子这话,看来今日是不能善了了!”

随即,所有侍卫齐齐护在卫野身边,准备强杀过去。

谷子一人冲进了卫野的护卫队伍之中,她身形极快,虚晃几下,倏的便跨坐在了卫野马背之上。

然后抢过卫野手中缰绳,一拍马背,“驾!”的一声,马蹄扬起,冲出了护卫人群,朝山上冲了过去!

落在后面那些山贼兴奋的大喊大叫“呜呼……”

秦风等一群侍卫惊住了,反应过来后,急忙上马追赶,大喊道:“姓谷的,你放了我家公子!”

谷子挟持着卫野,一路冲进了擎天寨,秦风和其它护卫也紧随其后。

守寨门的山贼看到少当家带着个俊俏后生骑马飞了回来,也没多想,便开了寨子的门,等后面那十几个卫野的护卫也冲了进去,这些山贼才反应过来,貌似,这些人不是寨子里的呀!

“呔!你们是什么人?”

秦风怒道:“你们的少当家抢了我们公子,快把我们公子还给我们!”

“哦……”山贼了然“原来是少当家领回来的肉票呀,全都给我绑起来!”

谷子挟持着卫野一路冲到了山寨后面她爹的住处,然后一把将卫野从马上拖了下来,拽着他便往大厅里走。

卫野被谷子拽着,踉踉跄跄的进了山寨大厅,还下意识的护着腰间卷轴。

“爹,你女婿我给你找到了,你来相看相看,我眼光咋说!”谷子大嗓门吼着。

擎天寨的大寨主谷大川,是个身高九尺的魁梧汉子,此时刚打完一通拳,正赤着臂膊,浑身热汗,身上筋肉虬结,壮的像一堵墙。

看到自家闺女拽进来的年轻人,当下满意的哈哈大笑,扇子似的大掌带着呼呼风声拍着卫野有些羸弱的肩膀,笑道:“我这姑爷好生俊俏!”

旁边谷子一脸兴奋,“是吧!我一眼就看上了,这模样,十里八村都找不出来一个!”

“我闺女眼光就是好!这点随我,当年我也是一眼就看上你娘了!”

卫野听这俩人的谈话,越听脸越黑,仔细打量着面前这少年,怎么看,这也不像个姑娘呀……哪个姑娘能凭着蛮力破了他的锁龙阵?

但还是问了一句:“你……你是女子?”

谷子听到此话,一脸震惊的看着他,说道:“我当然是女的了,你看不出来吗?”

卫野摇了摇头,“半点也看不出来!”

谷子却笑了,说道:“看来你眼神不如我呀,我一眼就看出你是男子了!”

卫野:“……”

谷大川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婿,看上去比谷子这个当事人还高兴,当即说道:“既然姑爷也找到了,就择日不如撞日,安排下去,下午拜堂,晚上洞房,等明年这时候,我估计就能抱上大孙子了……”

“等……等一下!”卫野忙打断了他们的话,说道:“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谷子看着他一脸真诚的说道:“不儿戏呀,我可是挑了好长时间,才挑中了你!”

“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没有下聘礼,交换庚帖……”

“欸……”谷大川摆了摆手,说道:“我们都是江湖儿女,不用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你们是江湖儿女,我可不是,卫野愤怒的说道:“你们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父女俩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看向卫野,说道:“我们本来就是强盗呀……”

“……”卫野忽然就无话可说了!心想,牛不喝水,你们还想强按头不成,然后昂首挺胸,大义凌然道:“士可杀,不可辱!”

谷子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这句话她听懂了,轻笑一声,抽出腰间的短刀抵在了卫野脖子上“你再说一句,士可杀,不可什么来着?”

卫野捏着腰间的卷轴,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切不可因小失大,便咬了咬牙,说道:“没什么!”

谷子收起刀子,拍着他的肩膀哄道:“这就对了嘛,乖乖的,我委屈不了你!”

想他卫野,堂堂英国公之子,在边关也算是有所作为,今日却屈服于这女土匪的淫威之下,简直是奇耻大辱!但他也明白,此时身处强盗窝里,不宜和他们硬碰硬!

于是,卫野便放低姿态,温声说道:“但到底婚姻之事,不可儿戏,我曾经发誓,一定要给我未来妻子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如今这山寨里条件简陋,不如这婚事就暂且缓一缓,等我回到家中,禀明父母,择良辰吉日,再八抬大轿,迎娶……少当家过门如何?”

听到这说辞,父女俩一块嗤笑。

谷大川说道:“你当我们傻吗?每个肉票被绑过来的时候,都跟我们说先放他们离开,将来一定会给我们多少多少的银两,结果呢,一旦放了他们,就连个影都没了,更有甚者,还要去击鼓告状,请求当地官员山上剿匪!我们要是这么放你走了,你准备怎么办呀?”

一次不成,卫野又想出个借口,“谷老英雄,谷少当家……额……谷小姐,见谅,我本已经与人定下了婚约,若是现在娶你,你名分上只能算是妾,我实在是不想委屈了你,不如就容我回家,把别人的婚事退了……”

听到此话,谷子眉毛一横,说道:“你弄清楚,现在你是我擎天寨的压寨夫婿,是我娶你,要说做妾,也是你给我做妾!”口气十分霸道无理。

谷大川忙劝解她说:“闺女闺女,你别这么凶,在吓坏了我女婿!”然后又转头对卫野说道:“贤婿呀,这个好办,你现在就写下退婚信,我派人给你那个订了婚的人送去不就结了!”

“哪有这么容易,退婚得双方交还庚帖……”

谷大川也急了,一拍桌子,“呔!这里是山寨,我们说可以就可以,剩下的繁文缛节等你们洞了房生了小孩在慢慢去理吧!”

“爹!小点声,别吓坏了我相公!”谷子朝谷大川嗔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