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匪首的压寨相公 第六章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迅速,谷子的婚事就操持了出来,谷子是谷大川的独生女,祸害了山上这么多年,昨天终于等到找到了归宿了,众人也都替谷子高兴!寨子里的人怕这个眉清目秀的姑爷跑了,便将他单独的关押了出来,随即,便有小喽啰捧来了一件红色礼服给他,“姑爷,换了吧,一会就得拜堂成亲了!“这……”苞米为难的看着手里的红盖头,继续劝道:“没听说过新郎官盖红盖头的呀,少当家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很快,谷子的婚事就操办了起来,谷子是谷大川的独生女,祸害了山上这么多年,今天终于找到归宿了,众人也都替谷子开心!

寨子里的人怕这个俊俏的姑爷跑了,于是将他单独看押了起来,随后,便有小喽啰捧来了一件红色礼服给他,“姑爷,换上吧,一会就要拜堂了!”

卫野深吸一口气,越看那件衣服越觉得扎眼,想他堂堂公侯之子,京城权贵,三年军旅生涯,竟被山贼抢来做压寨相公,将来若是传出去,这脸可就丢大发了!

但眼下这般情况,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换件衣服倒是简单,但在隔壁的谷子可就麻烦了!

谷子自从懂事起,就是跟着这些山贼做拦路抢劫的勾当,穿的也和其它山贼一样,都是男子的布衣短打,忽然让她穿女子的凤冠霞披,她是哪哪都不自在!

尤其是当他们把龙凤呈祥的红盖头盖到她脸上后,她顿时就慌了,忙说:“看不见了,看不见了!”

苞米摇着折扇在旁边说道:“少当家的,这是红盖头,新娘子嫁人都得盖上它!”

谷子一把薅下头上的红盖头,说道:“我是新娘子不假,但我是娶,又不是嫁!”

“呃……可,可总得有人盖上红盖头呀,你就暂时忍耐一下,等入了洞房就能摘下来了!”

“我是娶,那这块布不是应该让嫁的人盖上吗?”

苞米被谷子这无理取闹给问懵了“这……这应该是新娘子盖在头上的呀!”

“我不管!穿上这身衣服我就已经不会走路了,再蒙上这玩意,我连路都看不见了,还不得跌跟头呀,这样,反正有一个人盖上它就行,你把这个送给相公盖头上吧!”说着,谷子将龙凤盖头塞进苞米手中。

“这……”苞米为难的看着手里的红盖头,继续劝道:“没听说过新郎官盖红盖头的呀,少当家你这不是难为人吗……”

“我娶,他嫁,自然应该是他盖上盖头了,快去!”谷子不耐烦的说道。

“哎!”谷子一生气,苞米就害怕,怕她揍自己,她的拳头可不是好吃的!急忙拿着红盖头出门,转身进了卫野的房间。

此时卫野已经换好衣服,正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思索着逃跑的计划。

“姑爷!”苞米客客气气的朝他喊了一声。

卫野睁开眼睛看到来人,淡漠的问道:“何事?”

苞米看着面前这个坐姿端庄的姑爷,这模样长的是真俊,说话声音也好听,嫁给少当家这个混世魔王,哎!可惜了!

随即将那块龙凤呈祥的红盖头递过去,小心翼翼的说道“姑爷,我们少当家的说,让你盖上这个!”

卫野目光落到那龙凤呈祥的红盖头上,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小火苗,他堂堂七尺男儿,卫家小公爷,京城里呼风唤雨的人物,要盖这女人的东西……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呀!

但转念一想,这地方无礼少教化,着实没必要和他们这些草莽之徒一般见识,小不忍则乱大谋,便也咬着牙接了过来“好,我知道了!”

苞米没想到姑爷不仅长得好,脾气也这么好,少当家真是上白辈子积了大德了,才娶到这么好的相公,便拍着卫野肩膀说道:“你放心吧,姑爷,成亲以后,少当家的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兄弟们,兄弟们替你……挡拳头!”他本想说‘替你作主的’,但想想少当家那比铁锤还硬的拳头,‘作主’是不可能了,最多是替这温和善良的姑爷挡两下!

卫野压着心头火气,说道:“好!”

“那姑爷,你好好准备,我出去了!”

临出门前,苞米还回头看了一眼这新姑爷,多么俊俏的一后生,天可怜见的,却被少当家的给看上了,也不知道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了!

不多时,整个擎天寨便都披红挂彩准备妥当,盖着红盖头的新郎官和穿着凤冠霞披,走路吊儿郎当的新娘子,被人引到了礼堂上。

谷大川乐呵呵的端坐在高堂之上。

司仪苞米高喊:“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然后,事情到这就有分歧了,现在这情况,是将新娘送入洞房呢,还是将新郎送进洞房?

苞米犹豫了犹豫,依照少当家这脾气,肯定是不能老老实实的洞房里呆着的,于是便喊道:“将新郎送入洞房!”

到现在,卫野已经很淡定了,跟这帮土匪没法讲道理,心里告诫自己,要忍!

随后,新郎卫野被送进了洞房孤零零的呆着,穿着凤冠霞披的新娘便和山寨里的兄弟们喝酒去了!

谷子终于找到了自己心仪之人,自然是开心的合不拢嘴,本就一身痞气,此时穿着凤冠霞披,撸着袖子举着大海碗,要多不伦不类,就有多不伦不类!对山寨里的兄弟们说道:“来,喝……”

从日落一直喝道了夜半,谷子醉的稀里糊涂,被人抬着送进了洞房之中!

有几个和谷子关系不错的土匪,还扬言要闹洞房,被苞米打着出去了,“你们几个,快滚,别坏了咱们少当家的好事!”

刚出洞房门,一群人便都爬到了窗户底下,手指沾了唾沫捅开窗户纸,缝眯着眼睛往里面瞅!

新郎官盖着红盖头,静坐在床上,坐姿端正,身量笔直,一看就是涵养极好的人,再反观新娘谷子,浑身酒气,醉的歪七扭八,一身凤冠霞披穿在她身上,只能说是糟蹋了这衣服。

踉踉跄跄走到床边,掀起了卫野的盖头,冲着他呵呵傻笑,说道:“相公!嘿嘿嘿……你真好看!”

卫野被这德性的新娘子吓了一跳,幸好自己已有脱身之计,这要是一辈子守着这么一魔头,还不如直接吊死投胎算了!

但还是语气尽量温和的说道:“娘子,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交杯酒?”

“对!”说着,卫野将谷子引到桌前,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了谷子,他早已在谷子的这杯酒里下了蒙汗药!

谷子接过酒杯,这时候她醉的双目都不能聚焦了,反复端详着这个小酒盅,豪放的说道:“太小了,换大碗……”

所有蒙汗药全下到这个小酒盅里了,卫野忙说:“这是交杯酒,不能用大碗!”

谷子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

卫野与她手臂相交,谷子醉的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这交杯酒该怎么喝,看他凑过来,便问道:“交杯酒怎么喝?是要我喂你喝吗?”

“不是,交杯酒是……唔……”卫野正要和她解释,却见谷子手里的酒盅已经递到了自己嘴边,然后趁着他说话的间隙,倒进了他嘴里!

谷子低头喝掉了卫野手里的酒,依旧冲着他傻呵呵的笑,说道:“相公,交杯酒已经喝了,咱们是不是该睡觉了……”

卫野嘴里含着那一口酒,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心里气的直骂娘!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