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无小事 第六章 准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回到这个村子的第四天,也是镇集的头晚上,所以要准备好明个逢集卖的东西,姐弟两个又起了个大清早。大妞现在是特种兵,按理该习惯起早的,但在深山中那两个月早睡晚起晚惯了,一时之间还真有些不不适应。旗号呵欠强撑着准时起床,两人昨天的任务但是挺繁重的工作的,要把明个逢集用的打着呵欠强撑着起床,两人今天的任务还是挺繁重的,要把明儿赶集用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来到这个村子的第四天,也就是镇集的头一天,因为要准备明儿赶集卖的东西,姐弟两个又起了个大早。大妞以前是特种兵,按说该习惯起早的,但在深山中那半年晚起晚惯了,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

打着呵欠强撑着起床,两人今天的任务还是挺繁重的,要把明儿赶集用的东西都准备齐全了。

卫大妞本来的打算是,摘些新鲜的无花果,带上攒起的跳跳鱼,还有那张兔皮,要是运气好,今儿说不定还能再得张什么皮之类,带着一起,换的钱买木盆,盘碗之类应该就够了。家里现在急缺的就是盘碗家什,别看这些不起眼,但用到时没得用真是痛苦。而且还得买密封罐回来闷柿子。

两人一同起了,匆匆吃了点昨天摘的无花果,便拿上布袋和木盆,进野林里了。期盼着坑里能逮到什么好东西,姐弟两个先去陷阱坑那里看了看,铺在坑上的草果然又被破坏了,但叫两人失望的是,坑里什么都没有,想是坑太浅,叫那野物跑掉了。

把坑上的草重新铺好,两人又找到上回挖山药的地方,大妞用尖竹又挖起了山药,小有根则开始摘藤上结的山药豆。没法,两人得先备下今天中午和晚上的吃食,才能考虑明儿赶集用的东西,所以说今天任务有些繁重。

这次有了尖竹的帮忙,山药挖了足足有六根,小臂那么长,只是细了些,不如手腕粗。这当口儿,小有根也摘了不少山药豆装在布袋里。

大妞把挖出的山药也一同装进了布袋,交由小有根扛着,自已则端着木盆找到那棵无花果树,开始摘起树上熟了的果子。无花果树不同于其它的树,果子熟的快,几乎一夜一熟,所以虽然前一天摘过了,今天还是可以摘到不少熟果。不过也因为熟得快,所以不好保存,今儿摘的果子,如果明儿晚上之前不吃掉就会发霉或者烂掉。

卫大妞摘满了盆,树上还有些八成熟的果子,如果摘回家,放一夜明儿就熟透了,可惜木盆盛不下了,只好作罢。

姐弟两个一个扛着布袋,一个端着沉甸甸的木盆,回了村子,将所收获的先放在了炕头,打算再去收了鱼,回来正好做午饭,下午就在家把鱼和无花果挑一些品相好的出来,洗一洗,晾一晾,早早睡觉,明儿好早起去赶集。

两人回了一趟家,把东西放下就直接去了村南的泥滩。这回下在泥滩里的竹子是上次的两倍多,收的鱼也多,大妞划着木板挨个竹筒查看,收鱼,再将空竹筒重新下到洞里去。姐弟两个将木板和木棍藏起了,回头一清算,这一回收的鱼足有三个竹筒之多。

这时也正好将近正午了,两人高高兴兴的,抱着竹筒回了家。

沿着小溪往上游走,正好能看到家和院子的南侧面,远远的,姐弟两个就看见自家院中正坐了个绑着花头巾的妇人,在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嘴里塞着什么。

大妞一怔,这妇人以前没见过,不认识。小有根则立即不满的嘟起了嘴:“姑母又来了。我就说大伯在咱家弄了两张狗熊皮,她一点油水没捞到,肯定是不罢休的。”

原来这个妇人就是姑母。大妞又不放心地道:“有根,我就记得咱家有个大伯,有个姑母,没有其它亲戚了吧?还是,我吓着了,忘了??”这家的兄弟姐妹看起来都是些不省事的,待以后,自已跟有根要回了那二亩地,再佃些地回来种,要是过上了好日子,这些人就会开始一个一个的冒泡了。现在得先打听出了对方的情况,到时也好做应对。

卫有根根本没怀疑姐姐的话,只觉得她是受了惊吓,有些疑神疑鬼,老是觉得自已忘了什么:“没了,咱爷就仨孩子,姑母最大,然后是大伯,咱爹是个最小的,姐,你没记错。”

“哦。”大妞挑挑眉,不过,那个称谓上要叫其姑母的人,现在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的,是什么??

两人走上坡,进了院子,叫了一声:“姑母。”

卫春花见两人回来了,才停下手上的活计,擦擦嘴,不满道:“你俩去哪了?我上回来就不在家,这回又差点错过。整日里不着家的,没个大人看管着,就成野孩子了是不是?”

卫大妞瞟一眼地上的木盆,刚摘的无花果,已叫这个妇人吃掉了三分之一,此时她还一副看‘野孩子’的眼神瞧着自已姐弟两个,还毫不客气地说,你们这两个野孩子???她母亲的,你这也算是为人姑母?那小有根饿得快死的时候,你一块儿窝头都舍不得,现在见有油水可捞了,就上门来了??见了吃食,也不管不问,捞起就吃?

木盆中这不知名的甜果子也吃了个饱,卫春花满足的从石凳上站起身来,恬然的拍拍衣服,指着姐弟俩怀中的竹筒:“大妞,你们姐弟两个抱着的这是什么?”这家穷的,连个筷子都是外面折来的树枝,自已来了这两趟,早就将家里里里外外翻了个遍,哪有什么狗熊皮之类?看这小姐弟怀里抱着的竹筒,想是这家里有什么宝物,都叫姐弟两个装在竹筒里,带在身上了吧?

卫大妞也不作答,只是淡定地回身责问小有根:“有根!!你是怎么回事?那野林里采来的果子能随便乱放吗?你看,叫姑母不小心给吃了吧?万一毒死了,咋办?!!”

卫春花立刻浑身一僵,眼眶慢慢撑大,手不自觉的抚上肚子:“野,野林里的…果子?”

小有根多机灵,立即配合道:“呀!!姑母,你吃了多少?这果子不能吃多的,吃多了会出人命的!!”

卫春花这才慌了,忙‘呸,呸’两声想要把吃进肚里的东西吐出来,可哪能说吐就能吐得出来?只好拿起袖子往嘴上猛擦,一边还不忘伸手指了指院中的姐弟俩:“你们这两个熊孩子!!”

卫大妞又淡定地道:“姑母,快喝水!!”

卫春花猛然大悟,可四下瞧了,这家里就一只木盆,里面还盛着那毒果,哪里有水?连忙的扯了衣摆,紧步跑了出去。

姐弟两个望着卫春花打着踉跄的跑下坡,顺着小溪往北面的柳村火急火燎地跑去。卫有根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声:“姐,你说咱家门口就有小溪,姑母咋就没看见呢?”

“恶人怕死呗。”卫大妞进了屋,将怀中竹筒立在墙边,又将从野林里带来的几片大叶铺在地上,招呼小有根道:“有根,先把竹筒放下,你把木盆端进来,把果子先放这树叶上,腾出木盆来我好把竹筒里的鱼挑捡挑捡,趁着头吃饭,你把小的好送回去。”

“哎,好咧~~”院中的卫有根脆声应道,利落的将竹筒立在墙边,把木盆端进屋,跟姐姐一起将果子小心的一个个挪出放到树叶上。

又把空出的木盆拿到小溪里洗了,打了些水回来,放在院子里,把三个竹筒的鱼全部倒进盆中。这次的鱼确实挺多,全部倒进木盆里,占了满满一盆,还溢了些水出来。卫大妞仔细的挑捡了,将小的扔回竹筒里,交由小有根送回泥滩,又挑了死伤的出来,打算做姐弟两个的午饭。

那些品相好的鱼则留在木盆里,上面盖了块木板,打算吃完饭,下午把它们身上的泥巴洗净了,再倒进家中的破缸里跟昨天的鱼汇合。

~~~~~~~~~~~~~

说下更新哈.可能老读者都知道,但新读者不知道.

一般更新都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如果有第二章更新,就在下午三四点,如果还有第三章么,就晚上七点左右了.

咳咳,当然,三更的情况么,有过,但很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