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修文物 第002章 联姻周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方家是巍然屹立在更长远几十年的大家族,只但是随着徐家的壮大,方家的地位受了威胁,和周家联婚,强强相结合自然而然是最好是的选择。客厅里,方芯蕊很乖巧的将泡好的茶递过来了了方父,清新甜美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忧虑,“爸,我据说徐家找了个旁系的女孩想嫁到周家去。”听见这客厅里,方芯蕊乖巧的将泡好的茶递给了了方父,甜美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忧虑,“爸,我听说徐家找了个旁系的女孩想要嫁到周家去。”。...

方家是屹立在长远几十年的大家族,只不过随着徐家的壮大,方家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和周家联姻,强强结合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客厅里,方芯蕊乖巧的将泡好的茶递给了了方父,甜美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忧虑,“爸,我听说徐家找了个旁系的女孩想要嫁到周家去。”

听到这话,方父眉头微微一皱。

坐在方父身边的贵妇看似冷淡的眼中有着厉色一闪而过,贵妇缓缓开口:“丰益,周家老二虽然去了,但也是立了大功的英雄,我们方家最弱的就是商业这一块。”

长源的局面一直都是三足鼎立,方家实力最强,到了方父手中,方家更进了一步。

徐家是方家的宿敌,做的都是见不得人的生意,也掌控了不少势力。

尤其是前年徐家大女儿嫁到了庆州黄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徐家成了黄家的姻亲,势力不断的壮大,甚至威胁到了方家的地位。

周家是商界豪门,因为没落了,所以实力远远次于方家和徐家。

“嗯,妈,我还听说周家二夫人也想要从娘家找个女孩,不过周伯父和周伯母没同意。”方芯蕊同样是情妇生的孩子,但是她在方家的地位远远高于方棠,就是因为她在打听消息这一块有些手段。

周家是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市郊的药田、药山有一大半都在周家手里头,只不过周家人口凋零,长房一脉的周伯父和周伯母原本有两个儿子。

可是当年长子和妻子双双意外身亡,连个孩子都没有留下,长房也就剩下一个小儿子周勇撑门户。

谁曾想好景不长,今年有小道消息说周勇在任务里牺牲了,因为涉及到机密,并没有确切的消息,但八九不离十了。周伯父和周伯母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周家二房的野心又复燃了。

周家二房是周伯父同父异母的弟弟,分家之后算是两家人。

二房早就存了心想要谋夺长房产业,面对虎视眈眈的二房,周伯父的小儿子周勇因为有武道天赋所以去了州卫,一个强大的武者绝对能震慑住了虎视眈眈的周家二房。

如今周勇牺牲的消息虽然传了出来,可武者的余威犹在,而且和周勇出生入死的兄弟们肯定会照顾周父周母,所以二房才不敢太过分,但是又舍不得大房的产业,最后提出将二房的小孙子过继到长房。

周家二老性子绵软,早些年是长子撑住了家业门面,之后是小儿子成为武者震慑住了二房,如今过继一个小孙子过来也好,兼祧两房,日后也有人给长房两个儿子上个坟烧柱香。

不过二老也害怕自己两腿一蹬,过继的小孙子又回到了二房,所以这才想给周勇娶个妻子,日后即使他们死了,周勇妻子带着过继回来的儿子也可以保证长房的香火不灭。

“这事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否则一旦周勇牺牲的消息传出去了,其他家族也会盯上周家。”方母缓缓开口,拍了拍一旁方父的手,清冷的面容透着几分坚决,“我去和小棠谈一下。”

“让佣人将她叫下来,方家养了她这么多年,她也该为了家族奉献了。”方父声音并不大,却带着掷地有声的冷酷和狠绝。

方父平日里很沉默,但是他一旦开口了,那就是金科玉律,不可能再更改。

“爸,我去叫二姐过来吧。”眼中有喜色一闪而过,方芯蕊站起身来,得到首肯之后这才向着门外走了去。

方棠并没有住在方家别墅里,而是后面的一栋两层小楼,楼下一层是方家的储藏室。

当年六岁的方棠犯了错被撵到了阁楼反省,结果一住就是十几年就再没有搬出来了,方母没有提过,方父自然没时间过问一个不受宠女儿的住处。

阁楼里,方棠已经洗了澡,此刻正坐在桌边喝粥,一边等着朱婶将方家的情况还有长源市的人和事说一下。

只可惜空气里的元气稀薄的几乎感觉不到,别说恢复到上辈子的身手,自保都有些困难,不过看着朱婶那躲闪的眼神,方棠再次调动元气到手上,纤细的手抓着不锈钢的勺子,一个用力……

“二小姐,我就是一个佣人,知道的也不多……。”朱婶哆哆嗦嗦的开口,目光扫过垃圾桶里一把被折弯的不锈钢勺子后,脸都吓得没有了血色。

二小姐这手要是掐上了人的脖子,嘎吱一声扭,不就跟扭断鸡脖子一样将人脖子给扭断了。

“这么说我嫁到周家倒也不错。”收回元气,方棠嗤笑一声,过于清瘦的脸上露出冰冷的嘲讽之色。

周家小儿子已经牺牲了,自己嫁到周家不单单是守活寡,还要帮着守住长房的产业。

而周家二房舍得长房巨额产业吗?二房现在不敢有大动作,不过是担心部队那边会插手,毕竟周勇才死父母就被人欺辱,这也太不将部队放在眼里了。

但方棠推测用不到一两年功夫,二房肯定要动手,财帛动人心。

“二小姐,这些你不都知道?”朱婶粗壮的身体佝偻着,颤巍巍的问了一句,刚刚二小姐连方家人的名字性格都问了一遍。

将记忆里的人和事同朱婶说的对了一遍,方棠基本上已经了解了这具身体现在的处境。

方棠放下筷子,冷飕飕的目光扫过浑身一抖的朱婶,“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只是想听听外人怎么说,行了,你下去吧。”

得到命令的朱婶忙不迭的转身离开,刚打开门,一看到走过来的方芯蕊,身体佝偻的更很了,三小姐在老爷和夫人面前总是甜美可爱的模样,可是在佣人这里却是个狠辣的主。

套用佣人们的话:这就是情妇生的种,方家真正的大少爷和大小姐那气度那涵养,对佣人也是和颜悦色的,从不会发火。

也只有三小姐这样没格调没身价的私生女才会对佣人大呼小叫的找存在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