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修文物 第004章 勾引男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回房间里,方芯蕊再回忆着方棠刚顶嘴方父方母的举动,不由得觉得有几分惊诧,方棠因为失恋了,因为要嫁回去守活寡,因为心情大变?方芯蕊是在两个月前意外意外发现方棠居然和一个俊美更年轻的男人有往来。探听消息后,方芯蕊明白这个男人叫张嵩,去年但是二十六岁,虽打探消息之后,方芯蕊知道这个男人叫张嵩,今年不过二十五岁,虽然是普通家境,可是张嵩却有武道天赋,在和泓保全公司上班,已经是副经理了。。...

回到房间里,方芯蕊回想着方棠刚刚顶撞方父方母的举动,不由感觉有几分诧异,方棠因为失恋,因为要嫁出去守活寡,所以心情大变?

方芯蕊是在半年前意外发现方棠竟然和一个英俊年轻的男人有来往。

打探消息之后,方芯蕊知道这个男人叫张嵩,今年不过二十五岁,虽然是普通家境,可是张嵩却有武道天赋,在和泓保全公司上班,已经是副经理了。

方芯蕊一开始也没有在意,她自诩是方家千金,虽然地位远远比不上大姐方毓和,可是方芯蕊认为自己至少也可以嫁到豪门去。

所以张嵩这样没有家世背景的男人,即使长的再英俊帅气,即使性格再温和,方芯蕊也看不上眼。

可是一次聚会,方芯蕊在厕所里意外听到两个闺蜜在聊天,她们一边化妆一边嘲讽方芯蕊、

“不过是情妇生的贱种而已,竟然还敢觊觎我哥,方芯蕊真是厚颜无耻。”

“你和她计较什么,在贺大哥眼里方芯蕊不过是个玩物而已。”另一个女孩咯咯的笑着,言语里满是嘲讽和不屑。

笑着的女孩长得胖,平日里方芯蕊还瞧不起对方,谁知道大家真正瞧不起的人却是她方芯蕊。

“方芯蕊眼高于顶,大家不过是看在方家的面子上才带着她一起玩,她还真当自己能嫁入豪门。”

“她是个情妇生的私生女,哪个家族会让家里优秀的后辈娶她,再说就方芯蕊那泼辣的性格,娶进门绝对会家宅不宁。”

卫生间隔间里,听着外面的嘲笑声,方芯蕊呆愣愣的坐在马桶上。

以前自己太得意忘形,而今天偷听到的对话如同棒喝,让方芯蕊终于清醒过来,她对方家唯一的作用就是联姻,不管是老的还是丑的,只要有联姻的价值,方芯蕊就必须嫁过去。

认清了事实之后,方芯蕊突然感觉张嵩是个极好的选择对象,他虽然没有家世背景,可是张嵩潜力大。

而自己在普通人眼里那也是豪门千金,所以嫁给张嵩之后,张家上上下下的人都会捧着自己。

如果是嫁入豪门,即使是一些小家族,那些人也会瞧不起她的出生,更别说还有婆婆小姑妯娌,方芯蕊可以想象以后的日子会是多么的艰难多么憋屈,而方家这个娘家也不可能给她撑腰的。

张嵩有能力,日后他们结婚了,爸为了给大哥多找几个得力手下也一定会培养张嵩的,想明白之后,方芯蕊不再好高骛远的嫁入豪门,终于将目标定格在张嵩身上。

比起木讷的方棠,方芯蕊凭着自己的交际手腕,制造了几次巧合,很快就将张嵩给勾上手了,在知道方棠要嫁去周家守活寡,方芯蕊隔三岔五的就用张嵩来刺激方棠。

从方家出来,方棠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

温暖的阳光照射下来,让方棠再次明白自己没有死,没有二十年如一日的被囚禁在公海的孤岛上。

老街是长源市最热闹的一条街市,青石板路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店铺,各种手工艺品、文玩古董、美食小吃应有尽有,也是游客最喜欢光顾的地方。

“小伙子,我这里不收画,你要是想卖可以去外面摆个地摊。”说话的老者轻笑着,神色温和,并没有被人忽悠的生气。

“这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画。”穿着休闲装的青年脸涨的通红,似乎是不满被人当成了骗子,握着画轴的手都用力的收紧了几分。

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青年神色颓废下来,那股子怒气和傲气都消失了。

“您老再看看,这真的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画卷,要不是我爸急需用钱做手术,我也不会拿出来。”

“许老,这样的骗子你们玉锦堂每天都要碰到一两个,干脆让吴小子将人赶出去得了。”门口看热闹的一个地摊老板嘿嘿的笑了起来。

自从三年前在城郊后山盘那边发现了一个大型古墓群之后,他们这里就成了骗子的集中店,隔三岔五的就有人拿着家里祖传的破碗破碟子,或者什么古钱摆件来卖。

应有尽有的,从夏商周到明清时期的东西都有,搞得好像那古墓群横跨了整个华夏五千年的历史,什么时期什么类型的文物都有。

许老温和的笑了笑,倒没有说什么。

有时候多看看这些赝品对何尝不是锻炼自己的眼力,尤其是现在的造假技术那也是日新月异,多少高科技都送上来了,仅凭着过去几十年的经验是不行了,说不定就被打眼了。

“小伙子,你说说你这祖传的画要多少钱?”又一个看热闹的胖大叔笑着问了一句。

玉锦堂外面是个宽阔的广场,一些卖文玩摆件的人就将地摊摆到这边来了,这几年流行手串,一般人手腕上没有一两个手串都不好意出门。

所以他们这小地摊靠着游客光顾也能糊个温饱,偶尔来一桩大生意,那还能过个肥年。

对于众人的搭腔,许老也没有阻止,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而且他这是高档的店铺,卖的都是些几千上万的东西,和地摊货完全不同。

许老的玉锦堂基本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他每个月卖出去个把东西,一年的收入就有保障了。

卖画的青年没有开口,反而是小心翼翼的将画卷展开,神色里透着专注和认真。

当放在柜台上的画展开不到三十厘米时,青年眼睛里微微的泛红,双手轻颤,似乎很舍不得将祖传的宝贝拿出来卖。

“这不会是真的吧?”站在许老身边的小吴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看青年这表情,不像是骗子啊。

许老笑着摇摇头,小吴还是太年轻了。

不过也对,入行不到三个月,虽然也是学过一点文玩古董的知识,可是见识太少,不磨练个十年八年的,估计都不能独当一面。

“这是宋代的《陌上春游图》,三百万我就卖了。”卖画青年声音嘶哑。

目光看了一眼四周的人,青年低着头无奈的开口:“要不是逼到头上,谁会将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宝贝给卖了,日后就算死了,我也没有脸去见九泉之下的祖宗。”

“嗬,这颜色也太鲜亮了一点。”胖大叔咂舌的摇摇头,刚刚看到画卷的第一眼他也吓了一跳,这画太具有震撼力了。

虽然只展开了一半,可画面上远处是峰峦起伏连绵,江河烟波浩渺,左侧的是高崖飞瀑、层峦叠嶂,微翘的屋檐点缀其间。

而画面近景则是绿树掩映、草木盛开,或是亭台楼阁、或是九曲廊桥,人物虽小,可是神态鲜明,就连水面波纹也是一笔一笔细致的勾画而出。

许老估计也没有想到这画展露的技法如此精湛,绚丽明亮的色彩将宏伟壮阔和精致微妙完美结合在一起,这幅《陌上春游图》即使是一副现代人临摹绘画的,那也是难得的珍品。

“小伙子,快将剩下的展开。”旁边有人按捺不住的催促着。

华夏的字画以水墨居多,当然,也有色彩艳丽浓郁的,可画毕竟讲究意境,所以笔墨用色也就是淡雅为主的格调。

这幅《陌上春游图》却艳丽宛若西方的油画,这画若是真品,绝对具有收藏价值。

见吊足了众人的胃口,卖画青年眼中有着得意之色一闪而过,这才慢悠悠的将剩下的画卷一点一点的展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