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豪门修文物 第006章 坐地涨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两万块钱我要了。”方棠声音忽然的响了,这让玉锦堂的众人都是错愕一愣,没想起居然除了人不愿意出两万块钱来买一副在现代画。卖画青年的惊诧的上下打量着方棠,一看就也不是一掷千金的土豪,的也不像是捡漏儿的游客。方棠看出来太普普通通了,过短的齐刘海,黑色边框的卖画青年同样诧异的打量着方棠,一看就不是一掷千金的土豪,同样也不像是捡漏的游客。。...

“三万块钱我要了。”方棠声音突然的响起,这让玉锦堂的众人都是错愕一愣,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愿意出三万块钱来买一副现代画。

卖画青年同样诧异的打量着方棠,一看就不是一掷千金的土豪,同样也不像是捡漏的游客。

方棠看起来太普通了,过长的齐刘海,黑色边框的眼镜,略显得苍白的肤色,这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子,只是面容木然,整个人看起来清冷的没有人气味。

普通的小姑娘会花三五百买一串星月菩提手串戴着玩,或者花个三五千买一串绿松或者蜜蜡的手串也可能,但是花三万块钱买一幅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难道这画真的大有来头?

卖画青年这么一想,反而踟躇的开口:“妹子,三万不行,这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虽然不是丹青大师的作品,但至少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这样吧,一口价五十万,我就卖给你了。”

四周看热闹的人不屑的嗤了一声,刚刚还求着许老十万块钱买下来呢,现在见有人买了还坐地涨价,不少人都看出来这青年绝对是专门卖假货、卖赝品的骗子。

方棠冷眼看着卖画青年,如果她有钱或许不会计较,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只有上大学三年勤工俭学存下来的一点钱,五万块都没有。

对普通大学生而言不算少了,可是方家大小姐方毓和每个月的零花钱都有十万,而方棠从小到大只存了五万块钱,真的少的不能再少了,就连方芯蕊一个包也有好几万。

“这位小姐,这画你找一个修复师修复之后,这画的价格肯定要翻好多倍,我这是急着用钱,之前给我爸治病把家里掏空了,否则我就自己找修复师了。”卖画青年怂恿的对着方棠开口。

当然看方棠这朴素的衣着,他也清楚五十万她肯定是拿不出来的。

卖画青年看上了方棠手腕上的这白金镶蓝宝石的手镯,这手镯一看至少也有三五万,再加上她刚刚说的三万,估计小十万块钱到手了,毕竟收画的本钱也就三千。

“老许,你这里还是这么热闹啊?”就在此时,一道爽朗的笑声响了起来,众人回头一看,却见门口站着一老一少两人。

老者面容清癯,穿着朴素的深蓝色长衫,站在老者身边则是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女孩。

不同于方棠的普通,女孩面容靓丽,神色里透着几分豪门千金的尊贵高傲,眉宇飞扬、傲气十足。

“小安啊,你和我进去看看你许爷爷又收了什么好宝贝。”老者对着身侧的女孩慈爱的笑着,率先迈开步子走了进来。

目光一扫,老者看向卖画青年手中的盒子,笑呵呵的开口:“不如将画卷拿出来让我也鉴赏鉴赏。”

“好嘞,您老只要喜欢价格好商量。”卖画青年眼睛一亮,脸上的兴奋劲都压不住。

这一老一少一看就是不差钱的,尤其是这老者虽然普通,可是卖画青年眼尖的看到老者手腕上的海黄手串。

普通的黄花梨手串就算品相好,也就万儿八千的价格,可是老者手上的却是黄花梨中的顶级糠梨全鬼眼,包浆圆润,色泽厚重,绝对是几十年的老物件。

许老一看这情形就知道是赵馆长要给自己的学生开小灶,不过这个小姑娘的确很有天赋,古玩鉴赏这一块的功底深厚,眼光也好,转而想到安家的家世,许老爷释然了。

普通人家做这一行,就如同店员小吴一般,都是靠书本上学到的一点知识,然后再来古玩街摸爬滚打,到了四五十岁才小有成就。

可是安欣颖这样的千金小姐却是不同,从小就和这些老物件接触,哪个豪门世家没有一些压箱底的宝贝。

珠宝玉石也好,字画摆件也罢,见得多了,眼力劲就上来了,再有名师教导,那绝对是事半功倍的效果。

看到卖画青年将画卷展开,老者眉头皱了一下,倒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让身旁的女学生去鉴赏鉴赏。

“怎么?这画你见过?”老许低声问了一句。

这画虽然是现代画,可是技法和用色的确有可取之处,否则许老爷不打算花两万块钱买下来,但是看赵馆长这表情分明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三个月前有个小青年拿着画找到了博物馆,想要让人帮忙免费鉴定一下。”赵馆长回了一句。

这样的事经常在博物馆发生,毕竟一般大师的鉴定费都不低,有些人就想了些歪门邪道,拿着东西到博物馆死缠烂打,有些人被纠缠的没办法了,只好帮忙看一眼。

当时这画在博物馆也引起了一阵小轰动,赵馆长都被惊动了,不过他鉴赏了一番之后得出了和许老一样的结论;一副色泽艳丽的现代画。

安欣颖对着画卷仔细的观看,卖画青年则是激动的搓了搓手,这要是能卖上高价,他就发财了。

十分钟之后,安欣颖就回到了赵馆长身边,“老师,这幅画的颜料很独特,异常的鲜亮,我怀疑是在颜料里加了提亮的化学药剂,现在看着色泽明艳,估计一年之后颜色就会褪败。”

见赵馆长认同的点了点头,安欣颖清脆的声音继续响起:“这画的技法和用色的确大胆独特,看画法应该是个年轻人,而且年纪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这幅画在层次和构图上,我认为是仿照《清明上河图》所作,只不过用了过多的技法,多了一些匠气,少了灵韵和意境,再加上画卷损毁了三分之一,没有收藏价值,不过用色和笔法上可以学习一下。”

听到这里,沉默站在一旁的方棠抬头看了一眼高傲自信的安欣颖。

这幅《陌上春游图》看起来的确是年轻大师所作,而且构图和笔法是不够纯属,但用色这一块绝对是高屋建瓴,说什么匠气,没有意境,纯粹是为了贬低而贬低。

卖画青年越听表情越难看,而安欣颖只是冷漠的收回了目光,一锤定音的给出了最后结论:“这画真正的价值不到五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