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宠 001 九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江南,水府。不像江南的其他世家府邸,名门贵族,豪门世家都建府邸于城中繁华热闹的西巷,稍次一点儿的在东巷,或是在秦淮河附近。水府的府邸建在了金陵城的郊外,一片翠竹绿树掩映之中,这对于府中很多人日常出行是极其有利的,所以从府中走水路入城起码需一个多时辰,走不像江南的其他世家府邸,名门贵族,豪门世家都建府邸于城中繁华的西巷,稍次一点的在东巷,或者在秦淮河附近。。...

江南,水府。

不像江南的其他世家府邸,名门贵族,豪门世家都建府邸于城中繁华的西巷,稍次一点的在东巷,或者在秦淮河附近。

水府的府邸建在了金陵城的郊外,一片翠竹掩映之中,这对于府中很多人出行是极为不利的,因为从府中走水路进城至少需要一个多时辰,走陆路也要一个时辰,像府中丫头婆子想买点什么胭脂水粉呀,走访走访亲戚呀,实在是不方便。

这就很不像是天下第一首富该有的姿态了。

但是建府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主子们想着把府邸挪一挪,也好离城中近一点,于是多年下来,那些年轻貌美的小丫头熬成了婆,对于迁府这种事情早已无所谓了,反正那些胭脂水粉他们也用不上了,那些亲戚朋友都不用自己去走访了。

酒香不怕巷子深,想巴上水府的人真是赶都赶不走,以至于现在水府虽然府邸在曲曲折折的郊外,要划个一个多时辰的船才能到,他们还是乐此不疲的三天两头跑来认亲戚,让这些丫头婆子从最开始的欣喜若狂到后来的不厌其烦。

暮春三月,绿水环绕,金陵城天气最是怡人的时候,这个时节,出游的人也颇多。

从秦淮河坐着小船过来的九歌,在船尾悠然的烹着雨后云雾,炉子上一个红陶茶壶,小几上一个小碗,算是她这个小船上唯一的东西。

小船一路弯弯曲曲,沿着秦淮河出了金陵城,九歌看着两岸掩映着的翠竹,想着一个多时辰了,也是该到水府了。

她选在傍晚出来,避开了河上游玩的行人,所选又是一条僻静的河流,一路倒是未曾见行人。

这样最好不过。

她慢慢的起身,从船尾走到船头,小船稳稳当当的行走着,虽没有船夫,小船却似老马识途,丝毫不差的在一条又一条错综复杂的河道中走着。

她低头看着水中青灰色宽袍的女子,如水的容颜绽放在这灿烂美好的夏天,九歌抬手轻轻抚着面颊,唇边浅浅的笑了。

小船平静的行驶着,一人一船怡然自得,水面静的落针可闻。

哗啦!

突然,平静的水面像被撕开一个口子,一抹黑色的影子瞬间即到眼前,九歌唇边轻不可闻的一声叹息,将宽袖稍稍往上潋,一点船从船头飞身到船尾,黑色的人影随即而至,九歌反手从腰间抽出一条长链,黑色的人影只觉得眼前一花,一条长链已经挽出漂亮的水花。

扑通!

九歌将挽起的袖袍拉平整,依旧坐下,端起刚好烧开的茶来,慢慢的倒了一杯!今天这茶火候刚好,烹出来饶有深山云雾中兰草的幽香。

小船仍旧在涟漪翻腾的湖面上怡然自得的行驶,船后的河水在一片阳光下泛着微微的红光。

小船驶过丛丛竹林,终于在柳暗花明的转角中,一扇巨大的朱红色大门出现在眼前,巨大牌匾上写着水府两个大字,门两旁站着两个打盹的家丁,正在门口的石狮子旁靠着墙壁不停的点头!应付完一天走访亲戚的人,好不容易可以打会盹。

九歌飞身从小船上下来,朱红色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个家丁猛然惊醒,就看见一片青灰色衣角飘了进去,随即大门吱呀一声又关了起来。

两个家丁一愣,随即站直了身体,若是被水镜大管家发现他们偷懒,这个月例钱便不用想要了。

九歌一路穿花越柳的绕过层层叠叠的花园,一声欣喜的声音很是自然的传了过来。

“你知道吗,二小姐终于要回来了。”

九歌停在花簇后,穿过开的正是绚烂无双的芍药,两个小丫头正坐在湖边,中间放着一个精致的小碟展,鹅黄色外衫的小丫头塞了一块点心在嘴里,鼓着腮帮子睁大了眼睛。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呀?”

“我早上送早膳去关雎楼,听见三夫人房间里乒乒乓乓砸了好大一阵,楼下的姐姐们在悄悄讨论说是二小姐回来了,三夫人这才气的不轻!”浅绿色外衫的小丫头悻悻到。

“二小姐回来真是太好了。”

“三夫人也有今天。”小丫头也咬了口点心,幸灾乐祸的开心到。

九歌唇角浅浅一笑,这么个小丫头,能和水府的三夫人有多大仇,这么一副扬眉吐气的样子。

“哦?”黄色外衫的小丫头疑惑的看着她。

“我上回送午膳,就因为那鱼汤不对三夫人胃口,就把我一个月例钱扣了,这又不是我的错!她吃的一顿饭能抵我几个月例钱了,三夫人这么蛇蝎心肠的人,就……。”

“嘘!”小丫头忙伸出食指惊慌的提醒到。

正说的欢小丫头也忙四下一看,见没人,这才放低了声音。

“就该天打雷劈。”

九歌唇边一展,看来三夫人断了这小丫头的财路,不过这样的丫头放在水府到处乱嚼舌根,二小姐估计也会不喜。

没来得及再听下一句,一声呵斥已经打断了九歌的思路。

“放肆!竟敢在主子背后乱嚼舌根,来人,给我掌嘴。”

九歌寻声望去,姜嬷嬷带着两个面相凶狠的婆子站在一棵一人高的山茶后,快速的绕了出来。

绿色外衫的小丫头吓的身子一软,瘫坐在地。

另一个小丫头快速的跪了起来,转身太快,把湖边的石头踢进了湖中,那个精致的小碟展也一并被带了进去。

黄色外杉的小丫头不停的磕头,一声一声甚是响,一会额头就见红了,边磕头边伸手拉了拉旁边吓傻的丫头。

“嬷嬷我们知错了,饶了我们把,饶了我们把。”

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姜嬷嬷,那小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九歌笑笑,还挺有意思的小丫头。

绿色外衫的小丫头也意识到问题严重性,赶紧撑起力气,不过她不是跪着磕头,而是指着黄色外衫的小丫头,大声的回到。

“嬷嬷,是偶一乱嚼舌根,奴婢刚才也说她了,三夫人对我们那么好,怎么能这么咒三夫人呢。”

那个叫做偶一的小丫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刚才还一副好姐妹相称的人,十三四岁的年纪,本就单纯天真,人性的善变和恶还不曾太熟悉。

九歌摇摇头,真是蠢。

这时候认错,顶多挨几个巴掌,引以为戒也就完了,连偷吃膳房点心的过错都已经被这个叫偶一的小丫头抹去了。

可是这个时候乱嫁祸,只会适得其反,纠住他们的可是三夫人的奶娘,关雎楼的管事姜嬷嬷,这个时候说出三夫人来,可不就是蠢吗。

这个戏看到现在已经失去了趣味性,九歌稍一用力,刚才停留的地方只剩下芍药微微摇晃,以及姜嬷嬷的怒斥声。

她一路行至绿芜居,抬眼看见前方紧闭的大门,正要上去。

“站住!”

九歌回头,一把利剑直刺咽喉!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