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宠 004 莲华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姐傻了吧。”半夏不迭抬起头往退后了两步。紫冷白了几眼半夏,手中不间歇时间的往浴桶中加药材。一旁红寂满头大汗,表情痛苦不堪入目,她浸在浴桶中的双手了通红,这才将近一盏茶的功夫,慢慢的的,她的手由红转黑。“也可以了。”苏叶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浴桶紫冷白了一眼半夏,手中不间歇的往浴桶中加药材。。...

“小姐傻了吧。”半夏忙不迭抬头往后退了两步。

紫冷白了一眼半夏,手中不间歇的往浴桶中加药材。

一旁红寂满头大汗,表情痛苦不堪,她浸在浴桶中的双手已经通红,这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慢慢的,她的手由红转黑。

“可以了。”白芷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盯着浴桶,突然出声。

红寂立刻把手抽回来,白芷上前喂了一颗药丸给她,红寂将双手放进旁边一盆清水中,用内力慢慢逼出手上的毒素,一盆清水瞬间变成了黑色。

水墨整个人津在浴桶中,药水淹到了双肩,她眉头紧锁,这水像是犹如刀山一般,割着她的每一寸皮肤。

偏偏这水中仿佛还放了盐和辣椒,每个被刀割开的伤口仿佛泡在了盐水中,万剑扎心怕也不过如此。

半夏轻轻的走到旁边放着的一个金属笼子前,小心翼翼的把金属笼子递给紫冷,紫冷从袖中拿出一方丝帕,在笼子前一尺的距离轻轻摇晃,半夏轻轻的打开笼子的小门。

落针可闻的房间,四个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金属笼子。

“滋滋!滋滋!”

一个小小的头慢慢的从金属笼子里出来,吐血阴冷的信子,整个头都是红色,滴血一般的颜色。

四个人屏住呼吸,看着它慢慢的爬出来,小小的身体不过筷子长短,慢慢的向着丝帕靠近,仿佛这个猎物它唾手可得。

水墨静静的看着爬向自己的小蛇,内心竟然觉得它是如此乖巧可爱。

紫冷一松手,丝帕掉进浴桶,小蛇跟着扎进水中,瞬间便不见踪影。

水墨额上瞬时青筋暴起,太过疼痛而让她用力的抓着桶岩。

指节由于用力过度而发白,指甲深深嵌进了木桶,她浑然觉不出指甲嵌进木桶带来指头的痛处。

这痛处比起此刻她全身仿佛被撕扯,五脏六腑被移位搬的疼痛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四个人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眼中深深的担忧。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水墨悠悠然醒转,她还在浴桶中,但是周身散发的不是浓烈的药香味,她看见桶中的花瓣,幽幽的清香。

紫冷长舒一口气:

“小姐醒了。”

“多长时间?”水墨看着紫冷。

“一个时辰。”

“药浴的维持时间越来越短了,看来千夜独寒的寒性已经不够了,给大师伯送回去吧。”

水墨抬手看着手臂惨白的肤色,远处小金属笼子中趴着奄奄一息的小蛇。

千夜独寒是大师伯的宝贝,要是真被她弄死了,下次就不用去昆仑山打秋风了。

这药浴是她从小的粮食,她可以一天不食,却不可一日不浴,她天生异体,体质极寒,经脉自带寒性。

出生外公就断言她活不过三岁。

为了能让她多活一些时日,满月之后她就必须要在药浴中待够五个时辰,借此强身健体,温养经脉。

但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孩子,不过满月而已,一泡就全身皮肤溃烂,溃烂后只能用浴蒸,那药气渗透进经脉的感觉真是疼的心脏都在颤抖。

很小的时候她还会哭,撕心裂肺的哭,五岁之后她就不哭了。

哭能让她老爹不给她泡澡了那到也是个好事,问题是哭死了到时到点了该怎样还怎样。

他们大人总是死马当活马医,整天瞎折腾,死也不让她好死,慢慢的,她就知道,哭啥用都没有,只会让自己哭哑了嗓子吃饭的时候食不知味,那就不划算了。

好在小时候泡的都是大补的药,哪像现在泡的都是些什么玩意。

水墨嘴角抽了抽:

“外公这回又想搞什么幺蛾子?这老家伙如果想让我又试新药,他想都别想。”

她和莫道的仇恨起源于出生,刚从娘胎下来,别人外公都是喜滋滋的送礼起名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当外公了。

她们家老爷子呢?

看到她第一眼就张口:

“这娃活不过三岁!”

她娘当时张嘴就一口老血,幸好她爹眼疾手快把老爷子推出去了,不然亲闺女估计要被她爹活活气死。

好不容易挨到三岁生日,老爷子一整天都在观察外孙女什么时候挂。

眼瞅着外孙女没挂,憋闷了一整天以后,第二天一早就补送了生日礼物——

“这娃肯定活不过五岁!”

她爹当时连打带骂不顾是不是老丈人就把老爷子轰出去了。

关于这个事情水墨现在想起都觉得她爹真是——爷们!

在这么一路的画小圈圈诅咒中,水墨坚强的活过来了,可是这16岁生辰还有三个多月就要到了。

她一哆嗦。

“今年生辰就别请外公了,大老远的来一趟累的紧。”

紫冷正诧异间,红寂已经笑着走了过来:

“小姐,你这一醒来就别乱想了,瞧你这骨里肌肤,细嫩白滑,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红寂眼冒春光,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水墨又一哆嗦。

紫冷及时救场:

“都出去都出去,别打扰小姐休息。”

紫冷把一眼春光的红寂和一脸震惊的半夏还有一脸茫然的白芷推了出去。

“紫冷姐姐,你别呀?我再看一眼……”

红寂那娇媚的声音隔空传来,水墨忍不住一阵抖。

“女人都不放过。”

半夏一副鄙夷。

“我只对小姐不放过好么。”

……

看她们都出去了,紫冷才回身伺候道:

“小姐,更衣把。”

水墨嗯了一声,舒了口气,起来任由她服侍更衣。

“刚才莲华院的老夫人把各大掌柜都请过去商量事情了,怕是就等着小姐明早回来好逼迫你就范。”

莲华院是水家老夫人的院子,也是水府最气派的院落。

水墨对紫冷说的消息却兴致缺缺,反而问道:

“灼灼今天吃的可好?昨夜睡得好吗?”

“都挺好的,三小姐傍晚又来院门口逛了,看来是又想你了。”

“这丫头,总不让我放心,到五月五就及笄了,你说我送什么礼物好呢?”

“这身外之物三小姐已经多的不行了,我还真是想不出来。”

送礼物紫冷很有主意,但是送三小姐礼物她是真没主意,这世界的珍奇异宝怕是水墨都给她送尽了。

水墨思索着礼物的事,慢慢回了塌上休息。

房间里半夏和红寂正在讨论着路上的事情。

“九歌遇到的杀手会不会和我们遇到的是同一波呢?”

“九歌遇到的那些菜鸟杀手,衣不沾血一招就解决了,估计还没有入位呢,能和我们遇到的相提并论。”

半夏摇摇头,自顾自喝酒。

红寂被噎了一句,谁让半夏功力已经进入上玄位,而她才刚入中玄位。

这赤裸裸的实力碾压和歧视,气的她想反驳都没话说,都是一起练功一起入位的,差距竟这么大。

红寂妖冶的横了一眼。

“这不同的人自然派不同实力的杀手呀。”

“派个低能的杀手来送死?这雇主是钱多烧的慌把。”

半夏一副你智商真不在线的表情。

“你……”

红寂指着她就要骂,一出口又不只该骂什么,这口气堵得她难受的慌,一拍手将桌上的茶杯震碎了。

可惜了我的杯子,紫冷淡淡摇摇头。

“九歌看上了一个叫偶一的小丫头?”

水墨出口,看着红寂。

“我去打听了一下,这个小姑娘不得了,十岁练功,今年十一便入位了,如今十三,已经是黄位了,啧啧。”

红寂唇尾一勾。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