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逸 第三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巨石落在地面。它本应是驻立于一段长长台阶之上,可昨日,此处只剩铺盖落叶的土壤。极煞剑:“要报仇雪恨吗?”镜映容摇了摇头。“不。”“为什么?你不不高兴?”“不不高兴。”极煞剑顿了一顿,有点儿不不甘心地地说:“我也可以帮你找到了对方山门。”镜映容迈步前进,口中道极煞剑:“要报仇吗?”。...

巨石落到地面。它本应是伫立于一段长长台阶之上,可今日,此处只剩铺盖落叶的土壤。

极煞剑:“要报仇吗?”

镜映容摇摇头。

“不。”

“为什么?你不生气?”

“不生气。”

极煞剑顿了一顿,有点不甘心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到对方山门。”

镜映容缓步前行,口中道:“你想杀人。”

“我快生锈了。”剑不满地说道。

镜映容:“磨一磨。”

剑:“……”

镜映容忽然站定。

她看向脚下,足尖有一片破碎的金属,半插在泥土里,似乎是某种人造器物的一部分。

金属碎片表面黯淡无光,沾满土屑,脏兮兮的,让人生不起捡拾的欲望。

剑:“什么东西?”

镜映容:“钟。”

“钟?”

“弟子房的晨钟。”

“弟子房?”极煞剑想到了什么,“李成空住过的地方?”

李成空是空极道尊的本名。

镜映容:“嗯,住了十年。”

“这你都知道?”

“知道。他在第三年炼制了我。”

“那时候他什么修为?”

“筑基前期。”

“筑基前期……当时你什么品阶?”

“下品凡器。”

“下品凡器?!”

剑身中传来剧烈的情绪波动,“下品凡器能生出器灵?!”

镜映容道:“不能。”

“那你……”

“我能照彻他的见闻经历,所以记得灵识未开之时的事。”

极煞剑发出轻啧声。

镜映容:“他七岁拜入丹华宗,离开时,修为是筑基大圆满。”

“他对丹华宗没有怀念。”

剑:“他过得不好?”

镜映容:“他常常不开心。”

对话间,她来到了当年丹华宗的主峰大殿的位置。

和别处没有太大不同,除了露出地表的建筑和器物的碎片更多一些。

令人意外的是,这里还有其他人。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蹲在一块儿,埋头挖刨着泥土。他们身着相似的制式衣衫,发冠腰带鞋履也是相同的成套搭配。

极煞剑:“他们在干什么?”

镜映容:“不知道。”

极煞剑:“去问问。”

镜映容便走上前去。那两名男子背对着她,丝毫没有察觉她的接近。

“你们,在做什么?”镜映容问道。

两人吓了一跳,怪叫着跳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拔出腰间的佩剑,高个子的那个还不小心把剑掉在了地上。

“来者何人!”矮个儿男子大声喝问,颇有色厉内荏的架势。

待他看清镜映容的脸,登时像丢了魂般两眼发直。

高个儿男子捡起佩剑,他看向镜映容,舌头不由地打结:“嘿、嘿!荒山野岭的,姑娘你怎么,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矮个儿男子回过神来,满脸堆笑,道:“姑娘你也来挖宝啊?这儿很危险的,你不如跟了我们,我们哥俩保护你。”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镜映容:“挖宝,是什么?”

高个儿男子:“就是找些物件儿回去卖,别看丹华宗覆灭几百年了,仔细找找还是能找好东西的……你不是来做这个的?”

镜映容摇摇头,又道:“没有好东西。”

“怎么没有,你看这个!”高个儿男子忘乎所以,直接把自己和同伴找到的东西拿出来给镜映容看。

镜映容扫了一眼,没有说话。

极煞剑:“他在讲笑话?”

镜映容的反应出乎高个儿男子的意料,他讪讪地收回东西,神情很是羞恼。

矮个儿男子不耐烦了,他一把朝镜映容抓去,“我们哥俩儿乃是战王门精英弟子,你若跟了我俩,保管你登临仙门青春永驻……”

他抓住了一只手臂,但那不是想象中的柔夷玉臂,而是一只皮肤粗糙黑黄、骨节粗大的手。

矮个儿男子视线向上移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眼蒜鼻的肥胖脸庞,模样分外熟悉。

那是他自己的脸。

高个儿男子目瞪口呆。

他看见凭空出现了一个与矮个儿男子一模一样的人,不仅身材长相完全相同,就连身上的服饰乃至服饰的皱褶磨损,都不差分毫。

后出现的矮个儿男子被原来的矮个儿男子一把抓住,他看向对象,发出怒吼:“畜生,竟敢冒充你爷爷!”

真正的矮个儿男子呆若木鸡,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另一个自己”。不等他想明白,对方竟然反过来指责他才是假货,甚至举起佩剑气势汹汹地向自己杀来。

两个人打作一团,一下子就让人分不出谁是真的谁是假的,高个儿男子在边上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都不知道该帮哪一个。

他抓耳挠腮,然后猛地转头,看向镜映容。

高个儿男子这才发现,对方脸上始终没有表情,眼睛黑寂寂的,视线焦点不知落在何处。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前辈饶命啊!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前辈,求前辈宽宏大量,饶了我们这一次吧!”

高个儿男子扑通一声跪下,不住磕头求饶。

镜映容看向对方,在神识里与极煞剑交谈:“你要杀吗?”

极煞剑:“没兴趣。”

“哦。”

“这里没意思,走吧。”

“去哪里?”

“找个人多的地方。”

“好。”

高个儿男子磕青了额头,半晌没听见对方发话。他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眼前哪还有对方的身影。

两个矮个儿男子俱已是伤痕累累,其中一个开始朝高个儿男子求助:“师弟快帮我!”

另一个一边出招一边道:“别听他的,他才是冒牌货!快来助我杀了他!”

高个儿男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问道:“我们昨晚喝的什么酒?”

“青勾子!”两人异口同声地喊。

高个儿男子傻眼了。

到最后两人都精疲力尽,倒在地上血流如注,又同时奄奄一息地道:“师弟救我。”

高个儿男子手里扣了两枚药丸,道:“师兄啊,我实在分不清哪个是你,只好将你们一起救了。”

他先后将药丸递给两人。先服下药丸的矮个儿男子陡然暴起,将手中佩剑刺进了另一个自己的胸口。

另一个矮个儿男子怒目圆睁,徒劳挣扎了几下,彻底断气。

“哈哈哈哈哈哈!你个冒牌货,还敢跟爷爷叫板!”

活下来的矮个儿男子拔出带血的剑,痛快地大笑,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胸口。

那里分明没有受到攻击,胸口却凭空出现了一个血洞,血汩汩地流出来,染红了他胸前衣衫。

“为……什么……”

矮个儿男子无力地倒下,正好倒在前一具尸体旁边。

高个儿男子惊恐地发现,两人胸口的致命伤竟是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啊啊!——”

高个儿男子抱头尖叫,连滚带爬地仓皇逃窜。

只剩下两具宛如镜像的尸体,死不瞑目。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