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偶天成 第四章 定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靖安王晋王还真的自小榻上下去了,暗卫吓着了,道,“晋王爷会真的要去砍了姜七姑娘吧?”靖安王晋王磨牙道,“把我画成这样,你没当即砍了她,还把画带回去给我看,我更想砍了你!”暗卫,“……。”暗卫刚要劝他气消,外面有说话的声传来,“御医让你休养,暗卫刚要劝他消气,外面有说话声传来,“太医让你静养,怎么火气大的都要砍人了?”。...

靖安王世子还真的从小榻上下来了,暗卫吓着了,道,“世子爷不会真的要去砍了姜七姑娘吧?”

靖安王世子磨牙道,“把我画成这样,你没当场砍了她,还把画带回来给我看,我更想砍了你!”

暗卫,“……。”

暗卫刚要劝他消气,外面有说话声传来,“太医让你静养,怎么火气大的都要砍人了?”

靖安王迈步走进来。

暗卫赶紧见礼,“王爷。”

靖安王看了眼齐墨远的脸色,眸光瞥到地上的画。

暗卫赶紧把画捡起来呈给靖安王过目。

靖安王把画一打开,只瞥了一眼,眉头便拧成了川字。

能把他儿子画成这样……

姜老王爷这是把孙女儿给惯成什么样了啊。

不让她学画画也好过画成这样。

靖安王把画递给暗卫,道,“连姜七姑娘的画都拿到了,那她投湖自尽的事也查证属实了?”

暗卫刚要点头,靖安王世子先一步道,“属实又如何?”

“把我画成这样,父王找我说的事,我不同意。”

半个时辰前,靖安王把齐墨远找去,说了姜绾投湖自尽的事。

靖安王知道齐墨远不肯娶姜绾,但毕竟是一条人命,姜绾抛绣球择婿,颜面尽失,砸到齐墨远,他又宁死不娶。

一个小姑娘不堪忍受这般羞辱,才起了轻生的念头。

这事不解决了,只怕还会有下回。

河间王膝下孙女儿就这么一个,也只有这么个孙女儿才能让他豁出脸面求到他跟前来。

靖安王的意思是希望齐墨远能假意和姜绾定亲,先打消姜绾寻死的念头,等过半年再找借口把亲事退了。

齐墨远怀疑姜绾投湖是假,只是河间王府用的苦肉计,这才派暗卫去查探。

谁想到暗卫带回来这么一幅画。

能把他画成这样,已经不是无才无德能形容了。

再加上她骄纵任性,就算河间王府手握兵权,也难嫁出去。

河间王为了孙女儿能撂挑子一个月称病不上朝不出门,他一时心软答应假定亲,谁知道河间王会不会翻脸不认账?

靖安王笑道,“远儿多虑了,河间王疼姜七姑娘,不确保姜七姑娘出嫁后能顺心顺意,你就是想娶她,姜老王爷都不会同意。”

“还有皇上那儿,我和姜老王爷手中兵权加一起,皇上必定会忌惮,这对我靖安王和河间王府都不是好事。”

齐墨远沉默不语。

这时候有小厮来找靖安王,说是有急事。

靖安王看着齐墨远,“你不说话,父王就当你同意了。”

他说完就走了。

只是前脚出了门,后脚一道声音传来:

“三个月,多一天都不行!”

……

第二天,天麻麻亮姜绾就醒了。

晚上睡的早,醒的就早,对着纱帐发了半个时辰的呆,金儿才进屋伺候她起床。

丫鬟端了饭菜进屋,姜绾道,“我去松青堂吃早饭。”

金儿看着她道,“姑娘身子还没好,就在屋子里用饭吧。”

“我像生病的样子吗?”姜绾问她。

金儿摇头。

不像。

姑娘不仅不像生病了,甚至比以前还要精神抖擞。

可再精神抖擞也在病中啊,脑中淤血未散,以前的事都想不起来了。

姜绾执意要去松青堂用饭,金儿也拦不住她。

姜绾走的很快,道,“快点儿,祖父他们还没出府吧?”

金儿愣了下道,“姑娘不是还想去狩猎吧?”

姜绾点头,叮嘱道,“一会儿记得帮我说话。”

金儿捂嘴笑,“老王爷和大少爷他们都出府半个时辰了,可能已经到狩猎场了。”

姜绾,“……。”

“那么早就出发了?”姜绾脚步停下。

“不早了啊,和老王爷平常上朝差不多时辰出门的,”金儿道。

姜绾转身回屋。

金儿望着她,“姑娘不去松青堂了?”

“头晕,不去了,”姜绾随口道。

她去松青堂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跟去狩猎,不是真为了吃饭。

就是这个决定,她也是斟酌了半天才下的。

昨儿吃晚饭,她想着既然端上桌,那肯定都是她喜欢的,吃的肆无忌惮。

结果她吃香菇,金儿这丫鬟一脸诧异的看着她,“姑娘,你开始吃香菇了?”

当时姜绾就懵了,“难道我不吃吗?”

“姑娘以前从不吃的,”金儿道。

“……我不吃还端上来,”姜绾道。

“好看啊。”

“小鸡炖蘑菇里没有蘑菇就不是小鸡炖蘑菇了。”

“……。”

在金儿跟前露馅就算了,这小丫鬟好糊弄,其他人可就未必了啊。

阮氏刚进院子,就听到姜绾说头疼,她心口一提,吩咐丫鬟道,“快去拿了老王爷的帖子请李太医进府。”

姜绾心咯噔一下跳了,她飞快的转身,可是已经晚了,丫鬟已经跑出院门了。

阮氏上前,眼里尽是担忧,“头疼的厉害吗?”

刚刚姜绾只是随口说的,这会儿她是真头疼了。

不想吃药还能偷偷倒掉,可不让太医施针就难办了啊。

她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吗?

“娘,我没事,”姜绾道。

“我就是饿的头有点晕,不用请太医。”

姜绾尽量补救。

可惜这补救非但没用,还一不留神又给自己挖了个坑,连累丫鬟挨了训斥。

“怎么能让姑娘饿到这种程度?”阮氏训斥道。

“都是怎么伺候的?!”

金儿有点委屈,但是不敢说。

阮氏陪姜绾进屋吃饭,一个劲的给她夹吃的。

姜绾撑不下了,阮氏还让她多吃点儿。

好不容易熬到饭菜撤下去,阮氏也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娘,你有事就去忙吧,不用陪我,”姜绾道。

“娘不忙,已经派人去请李太医了,差不多也该到了,”阮氏道。

这时候有脚步声传来,走的有点急。

姜绾只觉得那脚步声走在她心尖上,踩的有点疼。

她真心不想没病没痛把脑袋给人扎啊,希望来的不是李太医。

丫鬟跑进来,高兴的合不拢嘴,“太太大喜,刚刚老王爷派人回府传话,说姑娘和靖安王世子定亲了。”

姜绾如遭雷劈。

老天爷,她把刚刚那句祈祷收回来,与其定亲,她宁肯被太医多扎几针啊啊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