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偶天成 第六章 过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姜大少爷他们未时就回去了,姜老王爷到中午才回去。屋里时,面色凝重,任谁见了都明白情况情况不妙。“没抓到刺客吗?”姜老王妃忧虑的问。姜老王爷摇摇头,“打猎场只差没掘土三尺了,丝毫看不见刺客踪影。”阮氏怕的都坐忍不住椅子。靖安王是在打猎场被刺杀的,要不然在进屋时,面色凝重,任谁见了都知道情况不妙。。...

姜大少爷他们午时就回来了,姜老王爷到傍晚才回来。

进屋时,面色凝重,任谁见了都知道情况不妙。

“没抓到刺客吗?”姜老王妃担忧的问。

姜老王爷摇头,“狩猎场只差没掘地三尺了,丝毫不见刺客踪影。”

阮氏担心的都坐不住椅子。

靖安王是在狩猎场遇刺的,要是在狩猎场都抓不到刺客,一旦让刺客逃了,想再抓住就更不容易了。

“靖安王所中之毒,太医就一点法子都没有吗?”姜老王妃声音微颤。

姜老王妃知道自己是多此一问。

若是太医有办法,就不是大问题了。

只是谁也没想到靖安王的情况比他们能想到的还要严重。

“五日之内找不到解药,靖安王凶多吉少,”姜老王爷叹息。

所有人都为靖安王捏一把冷汗。

屋子里陷入静谧。

丫鬟端饭菜进屋,小心翼翼的上前道,“该吃晚饭了。”

姜老王爷头一个起了身。

虽然心情不好,但饭菜还得吃,不吃饱,哪有力气继续找刺客?

拖的时间越久,希望越渺茫。

姜老王爷还回府了,姜大老爷都没回来,还在带人四处搜寻,毕竟是未来亲家。

姜老王爷上了桌,阮氏扶姜老王妃坐到姜老王爷一旁。

有些话阮氏想问不敢问啊。

不过姜老王妃忍了快一天,也憋不住了,“靖安王世子和绾儿定亲,靖安王可有什么要求?”

姜绾匆匆赶来,走到门口正好听到姜老王妃问这话。

她脚步停下。

金儿跟在后面,直接撞姜绾后背上了。

金儿刚要说话,姜绾嘘了一声,“别说话。”

她一进去,这个话题铁定会被打断。

姜老王爷手掰馒头,漫不经心道,“好像是提了要求。”

“好像?”姜老王妃皱眉。

这可不是好像的事啊。

“当时光顾着高兴去了,一句也没听进去,”姜老王爷道。

“……。”

姜绾嘴角狂抽。

这忽悠的也太明显了点吧?

之前百官逼靖安王世子娶她,靖安王世子是宁死不娶的。

乍一下退让这么多,说没条件谁会信?

她一个闺阁女儿家没什么东西值得靖安王让儿子做出这么大牺牲的,可姜老王爷就不同了。

毕竟是有胆识撂挑子一个月不上朝的人,手里必定有靖安王看的上的筹码。

金儿见她不走,摸着额头望着她,声音压的低低的,“姑娘?”

“回去吧,”姜绾道。

金儿站在那里,一头雾水。

姑娘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拦着不让她来,她偏要来。

现在人到了,她又要回去。

夜里不比白天,黑灯瞎火的,万一磕着碰着了怎么办呐。

……

一夜好眠。

清晨,姜绾还在睡梦中。

金儿端着铜盆进屋。

将窗户推开,阳光照进来,落在绡纱帐上,刺的姜绾醒过来。

金儿脸上尽是得意。

这叫姑娘起床的方式是她无意间发现的。

一叫一个准儿。

姜绾坐起来,打着哈欠伸懒腰,问道,“昨晚抓到刺客了吗?”

金儿摇头道,“还没有抓到。”

姜绾揉着脖子看窗外。

阳光晴好,鸟儿站在枝头叫的欢快。

从床上下来,金儿伺候她穿衣,然后洗漱。

吃了早饭后,金儿把药端来,姜绾就开始头疼了。

“姑娘,刚熬好的药,温度正好,”金儿道。

不止温度正好,托盘里还一起端来了三小盘蜜饯。

越来越周到,以至于姜绾都找不到机会把金儿打发出去。

丫鬟不出去,她怎么把药给倒掉啊?

姜绾摸了下耳朵,随手把药端起来,刚凑到嘴边,她恍然想起来,“快,你快去追丫鬟,我掉了耳坠在桌子上,丫鬟收拾桌子的时候把我耳坠一起收拾走了。”

金儿啊了一声,抬头看姜绾。

耳朵上果然丢了只耳坠。

那可是姑娘最喜欢的耳坠,是她及笄的时候,七少爷送的。

“姑娘你别急,奴婢这就去拿回来,”金儿赶紧道。

她一阵风往外跑。

姜绾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走到窗户处,直接把药倒出去。

刚倒完,两个字带着穿透力朝她砸过来,“姑娘!”

姜绾吓了一大跳。

金儿站在珠帘外,眼睛都睁圆了。

姜绾嘴角狂抽不止,不是把她支开了吗,她怎么又回来了啊?!

金儿打了珠帘上前,不敢置信的看着姜绾。

她回来不为别的,就是提醒姜绾记得吃药,怕自己不盯着,姜绾不会喝,药放凉了效果就差了。

谁想到就看到了姜绾倒药这一幕。

想到每回喝药姜绾都把她支开,金儿小脸刷白,转身就要走。

“回来!”姜绾赶紧喊住她。

金儿脚步刹住。

姜绾走到她跟前道,“我把药倒掉的事不许告诉我娘他们。”

“可姑娘不吃药病就不会好,”金儿道。

“我已经好了,药多吃无益,”姜绾道。

金儿一脸姑娘你就忽悠我吧。

姜绾盯着她,盯的金儿发毛,委屈道,“奴婢保证不告诉太太,姑娘别卖了我。”

得。

看来这小丫鬟以前没少被威胁。

这都不用开口,这小丫鬟自己就怕了。

不过怕归怕,胆子多少还是有点儿的。

“之前倒的奴婢保证不说,可再端来的药姑娘一定得喝光才行,”金儿大胆道。

“不然姑娘就是卖了奴婢,奴婢也要告诉太太。”

金儿一脸坚定。

小病不治会拖成大病,到时候太太知道她知情不报,就不是被卖了,而是被杖毙了。

姜绾不说话,金儿就当她默认了,“奴婢去熬药。”

她转身就跑。

不过刚到门口,一丫鬟跑进来,两人直接撞上了。

金儿被撞回来好几步,好险没摔倒。

小丫鬟扶着她赔礼。

姜绾坐在小榻上吃蜜饯,两丫鬟嘀嘀咕咕,也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直到金儿的愤怒声传来,“靖安王府太过分了!”

姜绾看过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金儿快步走过来,小脸上满是怒气,“靖安王府要清兰郡主出嫁冲喜了。”

姜绾愣住。

昨儿金儿说了不少靖安王府的事给她听。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清兰郡主好像是靖安王的女儿,靖安王世子的胞妹,定亲给了豫国公世子。

金儿愤愤难平,“冲喜多是娶回去,哪有嫁出门的?”

小丫鬟站在一旁点头,“就是,大家都说靖安王是怕自己毒发身亡,清兰郡主要守孝三年没法出嫁,怕耽搁了她,才借口要冲喜的。”

原来如此。

姜绾继续吃蜜饯。

金儿呆住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姑娘还吃的下去?

“姑娘,你都不生气吗?”金儿着急道。

姜绾不仅没生气,甚至内心还有点高兴。

靖安王府没打算让靖安王世子娶她冲喜,这说明对娶她这件事始终不情愿。

不情愿才有退亲的可能啊。

“靖安王为女儿着想,无可厚非,”姜绾温和道。

金儿一脸恨铁不成钢。

这都什么时候了,姑娘还为别人着想,她怎么就不想想自己啊。

清兰郡主要守孝三年,靖安王世子也得守孝三年啊。

靖安王世子没法娶,姑娘又怎么嫁啊?

金儿巴拉巴拉一通倒豆子,听得姜绾猛然起身,抬脚就往外走。

金儿长呼一口气。

姑娘可算是知道急了。

姜绾是真急了。

她怕河间王府其他人和金儿一样的想法,去靖安王府给她抢冲喜的活。

赶着去给人冲喜,她可不想做这样的奇葩。

姜绾火急火燎的赶到松青堂——

才知道着急的只有金儿和被金儿带沟里看上去恨嫁的她。

其他人淡定的很,根本没把冲喜当回事。

姜老王爷昨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

在麾下给靖安王世子谋了个空缺。

武将只需守孝三个月。

她用不着和人抢冲喜。

嗯。

非但不会抢,姜老王爷还差人准备了份厚礼送去靖安王府。

姜绾算是看出来了。

只要她不寻死觅活,河间王府上下还是很正常的。

这不,为了她好,该忽悠的时候也是卯足了劲忽悠。

齐心协力。

忽悠的姜绾觉得她要不上当都对不起她们的良苦用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