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无香 第1章 不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温好从幽暗中醒过来,眼神完全恢复清明时。入眼是少年轻轻仰起的脸。那张脸很陌生又很陌生,墨玉般的眸子中带着几分迷惘。温好一刹迷惘。下方的人是谁?等等,下方?温好眼波下意识往上一扫。绿罗裙摆上的迎春花细嫩娇艳欲滴,露着的鹅黄鞋尖悬在半空。她这是——温好再度看向入目是少年微微仰起的脸。。...

温好从黑暗中醒来,眼神恢复清明。

入目是少年微微仰起的脸。

那张脸熟悉又陌生,墨玉般的眸子中带着几分茫然。

温好一瞬迷茫。

下方的人是谁?

等等,下方?

温好眼波下意识往下一扫。

绿罗裙摆上的迎春花柔嫩娇艳,露出的鹅黄鞋尖悬在半空。

她这是——

温好再次看向少年,一道惊雷狠狠劈开脑中混沌,让她骤然想起对方身份。

靖王世子祁烁!

几乎是凭借本能,温好便要转身,可剧烈的眩晕突然袭来,她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祁烁箭步上前,张开双手接住了从墙头掉下来的少女。

放大的俊脸,肢体的接触,令温好思绪如麻,脱口而出:“不对!”

祁烁眼中满是震惊。

“你……能说话?”

温好眼睛猛然睁大,以手掩口:“我——”

只一个字,泪珠便争先恐后涌出来。

一声惊呼响起:“世子!”

祁烁面色微变,把掩口哭泣的少女往旁边轻轻一推,跳了起来。

小厮长顺飞奔而来,脸上满是惊慌:“世子,您没事吧?”

“不要大呼小叫。”祁烁轻斥一声,冲坐在地上的温好伸出手,“温二姑娘,我送你上去。”

春光正好,少年的手修长白皙,美玉般通透。

温好盯着那只手,还没有从巨大的冲击中回神,只喃喃念着两个字:“不对……”

祁烁眼中带了困惑,却依然耐心伸着手。

“那不是温好吗!”

一道女子声音令墙根下的人齐齐转头。

不远处,几名盛装少女神色各异,往这边走来。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为首的黄衫少女视线在祁烁与温好之间游移,姣好的面上难掩震惊。

开口的是靖王府的小郡主祁琼,祁烁的胞妹。

“这还用问,定是温好偷窥世子!”最先开口的少女站在祁琼身边,居高临下看着坐在地上的温好。

温好表情木然看向她。

鄙夷的眼神,不屑的神色,鲜艳夺目的石榴裙。

这是梦吧?她竟然梦到了三年多前的情景。

母亲除孝不久,赶上靖王妃生辰,本要带着她与长姐前往靖王府贺寿,最终只带了姐姐去。

父亲说,她口不能言,何必带出去让人轻视。

母亲听了不快,与父亲起了争执,她拉住母亲,示意她不想去。

然而,不能去与不想去怎么一样呢?

外祖父在的时候,千方百计哄她出门,就是心疼她口不能言,怕她怯于见人。

她想到过世的外祖父,一个人回了将军府。

将军府与靖王府只隔了一道墙,她不知不觉走到此处,鬼使神差爬上墙头。谁知靖王世子正站在墙的另一边,被撞个正着。

许是过于惊慌,也或许是霉运当头,突然眩晕袭来,她从墙头摔下。

再然后——

温好看向祁烁,眼神有了变化。

再然后有了不同。

那时靖王世子装作没有看到摔在地上的她,径直走了。

她会些功夫,本来悄悄翻墙回去不成问题,谁知脚扭了。这么一耽搁,便被逛到此处的小郡主等人瞧见了。

武宁候府的二姑娘唐薇一通冷嘲热讽,很快温二姑娘爬墙头的事就传了出去。

可现在,靖王世子伸手接住了她,还打算助她上墙头。

她这是做了一个靖王世子乐于助人的梦?

温好扫过一张张面孔,嘴角溢出一丝苦笑。

那这个梦,比三年前的情形还要糟。

那时候,因为靖王世子先走了,传出的只是她行事肆意不守规矩的名声,而现在她直接摔在了靖王世子身上……

“是这样——”一道低醇声音传入温好耳畔,“刚刚我心口突然有些不舒服,长顺又不在身边,就喊了一声救命。温二姑娘心善,听到了呼救声……”

祁烁的解释令小郡主祁琼脸色好看了些,定定望着温好:“温二姑娘,是这样吗?”

温好深深看祁烁一眼,微微点头。

祁琼神色微松,刚要开口便听到了一声“是”。

这声“是”,如一道惊雷落入众人耳中。

“你,你竟然能说话!”唐薇伸手指着温好,极度震惊之下,声音变得尖利。

小郡主祁琼不由走近一步:“温二姑娘,你——”

将军府是温好的外祖家,温好大半时间长在这里,与祁琼从小便认识。

“小妹,还是先送温二姑娘回去吧。”

祁琼反应过来这么围着不合适,冲婢女示意。

婢女上前一步去扶温好。

钻心的疼痛令温好腿一软,冷汗冒出来。

她低头盯着鹅黄绣鞋,眉头紧蹙。

梦中扭了脚,也能感到这么痛吗?

可若不是梦,她为何能说话?

“温二姑娘,你没事吧?”祁琼问。

温好看看她,再看看祁烁,把手放入口中,用力一咬。

白皙的手背渗出血迹,染上朱唇。

惊呼声此起彼伏。

唐薇如见了鬼般:“温好,你,你疯了?”

各色目光下,温好抬袖,掩面而泣。

她是疯了。

这原来不是梦啊。

“二妹,你没事吧?”接到小郡主祁琼打发人送去的口信,温婵匆匆赶来。

泪眼朦胧中,温好努力看清那张脸,投入温婵怀中。

“大姐,我能说话了……”温好扯了个最适合的理由,放声痛哭。

她还活着,姐姐也活着。

那些悲惨,她还来得及阻止。

“二妹,你能说话了?太好了,太好了……”温婵语无伦次,沉浸在惊喜中。

祁琼轻咳一声,打断姐妹间的温情:“温大姑娘,温二姑娘扭了脚,早些带她回去吧。”

温婵擦了擦眼泪,连连点头:“是,我这就带二妹回去。多谢郡主——”

她话音一顿,恢复理智:“二妹怎么会与郡主在一起?”

祁琼神色古怪扫了兄长一眼,说出祁烁给的理由。

祁烁冲温好姐妹抱拳:“是我连累温二姑娘了。”

“世子客气,任谁听到有人呼救都不会无动于衷。”温婵压下心中惊疑认了这个理由,与带来的丫鬟一左一右扶着温好离去。

“哼,我才不信——”唐薇后边的话随着祁烁冷淡目光扫来,咽了下去。

温好回眸,视线蜻蜓点水在祁烁面上停留,又转过头去。

既然不是梦,而是回到了三年多前,为何靖王世子的反应不一样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