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无香 第4章 宝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正逢初秋,落英居右一株红梅在墙角无言怒放,随风飘荡送去缕缕暗香。温好缓缓地扫过很陌生又很陌生的院落,心头涩然。姐姐闺名一个婵字,住皎月居,取“只希望千里共婵娟千里共婵娟”之意。她闺名一个好字,住落英居,取“花好月圆”之意。母亲始终我以为这就是她与父亲的生活,温好缓缓扫过熟悉又陌生的院落,心头涩然。。...

正值初春,落英居中一株红梅在墙角无声盛开,随风送来缕缕暗香。

温好缓缓扫过熟悉又陌生的院落,心头涩然。

姐姐闺名一个婵字,住皎月居,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之意。她闺名一个好字,住落英居,取“花好月圆”之意。

母亲一直以为这便是她与父亲的生活,却不知这是一场长达二十载的美梦。

梦醒了,便是万丈深渊。

“二妹,你要对我说什么?”进了屋中,温婵随意坐下,接过侍女奉上的茶水先递给温好,再端了一盏捧在手中。

多年来,妹妹的先天缺陷让当姐姐的忍不住更多照顾,这也是温好十分信任温婵的原因。

“宝珠,你出去守着门。”

奉茶的丫鬟早就退下了,屋中只有一名圆脸婢女,闻言默默退出去。

温府上下都知道,二姑娘只允许婢女宝珠在跟前伺候,其他丫鬟婆子等闲不许往二姑娘身边凑。

温府下人私底下议论,二姑娘生来是个哑子,才这么古怪,只是不知宝珠一个不怎么灵光的丫头是如何得了二姑娘青眼的。

温婵见妹妹把宝珠都支出去了,越发好奇。

“大姐——”温好捧着茶盏的手收紧,斟酌着措辞。

一只手伸来,轻拍她手腕。

“二妹有话就说,跟姐姐还要见外么?”

温好把茶盏放下,定定望着温婵,落下两行清泪。

温婵骇了一跳:“二妹这是怎么了?”

“大姐,父亲他养了外室。”

茶盏落地的声音传来,温婵一脸不可置信:“二妹,你不是发热说胡话吧?”

温好避开温婵伸过来摸她额头的手,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若真的发热说胡话就好了。父亲不只养了外室,还有一子一女,儿子叫常辉,女儿叫常晴,都是随了他们生母的姓……”

经历了那些磨难,她早就懒得哭了,只是很多时候还是需要哭一哭。

这些话砸得温婵脑袋嗡嗡作响,只是听妹妹连外室子女的名字都说出来了,哪怕再无法想象父亲会做这种事,也不由信了几分。

“二妹,你……如何得知的?”温婵心头乱糟糟的,一时不知该不该信。

“上街时无意中撞见了,当时还不敢信,又悄悄跟踪了一段时日,再无法自欺欺人。”温好收了泪,唇角挂着讥讽,“大姐知道么,常辉比你还大呢。”

温婵神色一震,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比她还大——一想到这意味着什么,便热血上涌。

“二妹,会不会是你——”

温好垂眸打断温婵的话:“大姐不要问是不是我误会了。妹妹以前虽不能说话,但眼睛是好的,耳朵是好的,脑子也是好的。”

温婵以手撑着桌面,难以恢复平静,许久后才涩声问:“他们……住在何处?”

“如意坊麻花胡同。”温好不假思索给出一个住址。

有了人名与住址,温婵又信了几分,喃喃道:“那个地方正在父亲上下衙的路上……”

温好握住她的手:“大姐去看看吧,不要打草惊蛇。确认了,咱们才能一起解决母亲的危机。”

温婵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让她说完全相信妹妹的漂亮话,她说不出。

温婵无心再留,匆匆离开。

放在桌几上的茶已经冷了,摔在地上的茶杯四分五裂,茶水淌得到处都是。

温好靠着床头静坐片刻,喊道:“宝珠。”

圆脸丫鬟快步进来,扫地上碎瓷一眼,没有自作主张立刻收拾,乌黑的眸子中满是欢喜:“姑娘有什么吩咐?”

温好弯唇笑了:“宝珠看起来很高兴。”

宝珠咧嘴笑:“姑娘的声音真好听。”

“是么?”温好伸手,轻轻捏了捏宝珠丰润的脸颊,“我也这么觉得。”

这世上,唯一对她的话丝毫不打折扣的人,只有宝珠。

宝珠本是将军府的烧火丫头,幼时她的贴身侍女换了一个又一个,被她亲自选中并一直留在身边的只有宝珠。

温府下人最不解的就是二姑娘为何选了外祖家的烧火丫鬟近身服侍,还赐名宝珠。

而对温好来说,她亲自挑的这个丫鬟就是名副其实的宝珠。

没有人知道,口不能言的温二姑娘有个异处,能偶尔感应到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心里的念头。

服侍一个不会说话的主人,婢女就算没有恶念,也难免有腹诽。

温好那时候年纪小,感知到这些就不愿再让那些丫鬟亲近,直到发现了宝珠。

她只从宝珠心里听到过一句话:姑娘可真好看。

谁不喜欢这样的宝珠呢。

等一等——温好后知后觉,想到一个问题。

从摔下墙头到现在,她好像再没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声音。

从靖王府到将军府再到温府,遇到了那么多人,没道理一次没听到。

为什么?

是凑巧了还是——纤细手指碰触微凉的唇,温好心头一个激灵。

是因为她能说话了吗?

或者说,前世就是因为她的异处,才口不能言。

温好咬了咬唇,忍不住笑了。

若这是她能开口说话的代价,那真是太好了。

对她来说,这不是付出代价,而是解脱。

“宝珠,取笔墨来,我写个单子,你明日照着去采买。”

天色越发晚了,温好换过衣裳靠着床头,盘算着要做的事。

其实也不用多想,不过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那些伤害她与亲人的,她会一一讨回公道。相助过她的,她会尽力回报。

温好脑海中浮现出一双好看的眼。

风很大,雪很冷,她被他挡在身下,却觉得那个怀抱很热。

那是他们的热血交融在一起,给含恨死去的她最后一点温暖。

现在仔细回想,那人替她挡住飞刀前便已受伤了,很可能如她一样当时正处在危机中。

那人以血肉之躯替她挡刀剑,虽然她还是死了,这个情却要领。可惜没有看到那人的脸,想要弄清对方身份只能慢慢来了。

死而复生带来的疲惫令温好不知不觉陷入了沉睡。

转日一早,温婵悄悄出府,宝珠也出了门。

靖王府这边,靖王妃才用过早膳,便听侍女禀报说世子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