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无香 第5章 世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靖王晋王祁烁在京城的不存在感并不高。靖王与靖王妃育有二子一女,长子祁烁,次子祁焕,女儿祁琼。八年前,泰安帝召藩王入京,自此各路王爷长住京城。靖王晋王入京途中生了一场病,回到京城后便深居简出,不像二弟祁焕常常与贵公子聚会玩乐。如今祁烁已有近十八岁靖王与靖王妃育有二子一女,长子祁烁,次子祁焕,女儿祁琼。。...

靖王世子祁烁在京城的存在感并不高。

靖王与靖王妃育有二子一女,长子祁烁,次子祁焕,女儿祁琼。

八年前,泰安帝召藩王入京,从此各路王爷长住京城。靖王世子进京途中生了一场病,来到京城后便深居简出,不像二弟祁焕经常与贵公子聚会玩乐。

而今祁烁已有十九岁,多年的清静生活使他少了皇亲贵胄的张扬骄矜,多了一份沉静温润。

看着走进来的儿子,靖王妃唇角不觉上扬:“烁儿可是有事?”

祁烁向靖王妃请过安,道明来意:“母妃可听闻了外面的流言?”

无论是大家闺秀偷窥小王爷,还是哑子开口说话,都远超寻常八卦的规格,何况还是发生在自家院里,靖王妃自然听说了。

她端起茶盏轻抿一口,不动声色问:“烁儿听说了什么?”

“人们都传温二姑娘……偷窥儿子……”

靖王妃微微挑眉:“难道不是?”

虽说她从一双儿女口中听到的不是这样,可她并不相信那个时候烁儿喊了救命。

她的儿子,她还不了解么。

靖王妃深深看长子一眼,等着听他说什么。

“当然不是。儿子昨日便说过了,温二姑娘是听到了我呼救,才翻墙的。”

靖王妃定定望着青竹般高挑瘦削的儿子,心生疑惑。

烁儿为何这般维护温家二姑娘?

不管心中如何想,儿子都这么说了,当娘的自不好拆台。

靖王妃便笑道:“世人就爱以讹传讹,生出这种流言不足为奇。”

祁烁神色郑重起来:“可这种流言却会毁了一个女子名声。”

“那烁儿打算如何?”

“母妃不如命人送些礼物到温府,聊表谢意。”

靖王府主动送礼物到温府,就是认下了温二姑娘翻墙是为了救助靖王世子。这样一来,人们明面上至少不会再提那种流言。

靖王妃睨祁烁一眼,似笑非笑:“烁儿倒是想得周到。”

祁烁垂眸,面上浮现惭愧:“温二姑娘毕竟是为了救助儿子。”

靖王妃嘴角抖了抖,附和不下去了。

“咳。”她端起茶杯,淡淡道,“便是如此,以后温二姑娘亲事上也会受影响。要知道,世人只愿相信自己想相信的。”

祁烁似是没想到这一点,一扬眉梢:“若是如此……反正儿子尚未娶妻,母妃可以去温府提亲——”

“咳咳咳!”靖王妃被茶水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一旁侍女忙替她轻拍后背。

靖王妃摆摆手示意侍女一边去,望着儿子的眼神仿佛见了鬼:“母妃才刚用过早膳,不适合听令人心绪太过起伏的玩笑。”

“儿子没有开玩笑,温二姑娘毕竟是为了救助儿子。”

靖王妃险些忘了王妃的仪态翻白眼,深吸一口气道:“儿啊,母妃知道你心善宽厚,倒也不必如此牺牲……”

祁烁轻笑:“谈不上牺牲。温二姑娘国色天香,家世也不差,真要受儿子连累嫁不出去,儿子娶她也算两全其美。”

靖王妃再忍不住了,一拍桌子:“烁儿,你是不是就看中人家国色天香了?”

她的长子,靖王府的世子,竟然是个爱美色的!

祁烁目露困惑:“那母妃中意什么样的儿媳?容貌须平庸一些么——”

“那怎么行。”靖王妃断然否定。

她的儿媳当然要国色天香,不然岂不给未来孙子、孙女的长相拖后腿?

咦,要这么说,温二姑娘还挺合适。

靖王妃后知后觉想通了,淡定啜了一口茶水:“烁儿今年也有十九了,是到了娶妻的时候。既然你觉得不错,回头我与你父王商量一下,若你父王也没意见,就请人去问问温家的意思……”

祁烁不料靖王妃态度转变这么快,一时出神。

“烁儿?”

祁烁回过神来:“母妃叫我?”

靖王妃叹气:“怎么说到提亲了,你又心不在焉了。”

祁烁面色微红:“婚姻大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子都听您的,没有任何意见。”

靖王妃嘴角狠狠一抽,没好气道:“若是无事就回去吧,母妃也该理事了。”

“儿子告退。”

等祁烁一走,靖王妃忙道:“珍珠,快给我捏捏肩。”

早晚被两个儿子气出心疾来!

落英居洒满明媚春光,温好终于睡饱了,被采买回来的宝珠背到院中,坐着藤椅晒太阳。

“芍药,去把林小花牵来。”温好随口吩咐院中一个小丫鬟。

小丫鬟应声是,拔腿跑向通往后边的月亮门,不多时便牵着一头毛驴回来。

小毛驴通体灰色,只头顶有一撮白毛,一见温好就热情去蹭她的手。

这是温好十三岁时,外祖父送她的生辰礼物。

与骏马相比,小毛驴个头矮,性情温顺,正适合小姑娘骑。

温好摸了摸小毛驴的脑袋,替它顺毛。

当时,察觉父亲与继母的算计,就是林小花载着她逃走的。小花驮着她一直跑一直跑,最后死于匪徒刀下。

“二表妹怎么在院子里?”一名少年从院门走进来。

温好一只手落在小毛驴背上,看向来人。

来的是表兄程树,真要说起来,其实与她并无血脉联系。

程树的父亲是林老将军的义子,成亲后生下程树便远游去了。程树自幼在将军府长大,称林氏为姑母,与温好姐妹以表兄妹相称。

温好看着程树走到近前,喊了一声:“表哥。”

少女声音甜美清脆,程树眼中迸出惊喜:“二表妹,你真的能说话了!”

少年的喜悦纯粹不加掩饰,令温好心情有些复杂。

外祖父去世前数月安排程树进了金吾卫当差,后来一连串变故,她逃离京城,三年后归来悄悄打探,程树已经成了令人生畏的锦麟卫,名声不佳。

她出于谨慎没敢与程树接触,也不知道他为何成了外祖父厌恶的锦麟卫。

“表哥怎么来了?今日不当值么?”阳光下,温好偏头一笑,收拾好纷乱思绪。

“我听说二表妹能说话了,就告了假来看看。”丰神俊朗的少年笑出一口白牙。

温好似是来了兴致,笑吟吟问:“表哥只听说了这个么?”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