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契灵记 第一章 安平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青龙大陆西州,安平城外一个无名的小山谷里。风虎很没正面形象地瘫在一片草地上,会觉得真是生避无可避恋。也不明白是也不是他前段时间干了什么事儿惹了老天爷不痛痛快快,才会顺手给他扔了这么个没处动手的考验。本应波澜不惊的小山谷里,此时流光流彩,灵器丹药,各种天材地宝大剌剌风虎很没形象地瘫在一片草地上,觉得简直生无可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干了什么事儿惹了老天爷不痛快,才会随手给他扔了这么个没处下手的考验。本该平静的小山谷里,此时流光溢彩,灵器丹药,各种天材地宝大剌剌的扔了一地。而这一堆宝物中间,坐着一个小姑娘,握着半块吃剩的点心,正哭得声嘶力竭。。...

青龙大陆西州,安平城外一个无名的小山谷里。

风虎很没形象地瘫在一片草地上,觉得简直生无可恋。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最近干了什么事儿惹了老天爷不痛快,才会随手给他扔了这么个没处下手的考验。本该平静的小山谷里,此时流光溢彩,灵器丹药,各种天材地宝大剌剌的扔了一地。而这一堆宝物中间,坐着一个小姑娘,握着半块吃剩的点心,正哭得声嘶力竭。

风虎挠了挠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感觉十分无力。整整两个时辰了,无论他是好声好气地哄,还是恶声恶气地吓,这小丫头根本一句都不听,就只闭着眼睛干嚎。要回家、要娘亲、要爹爹、要哥哥,一地的宝贝看都不看一眼。想他两年前收小徒弟的时候可没这么费劲啊,只是告诉原本不能修炼的小家伙从此可以踏上仙路,那小子就立马抱着他的大腿不撒手,哭着喊着要磕头拜师。难道是男孩儿和女孩儿不一样?还是她太小听不懂修炼之事?再来别不是这丫头是个傻的吧!

风虎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脸,叹了口气,瓮声瓮气地说:“行了,别哭了,我这就送你回家去。”声音刚落,就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哭声戛然而止。小姑娘仍坐在草地上,嘴边挂着点心渣子,人还一抽一抽地打着哭嗝儿。可是那一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灵动异常,正滴溜溜地瞅着自己,像是要判断他说的是真是假。风虎嘴角一抽:“行吧,好歹不是个傻子。”不止是不傻,看上去还机灵得很。

小姑娘看他说了要送自己回家却半天没有动作,嘴巴一瘪就又要哭。风虎赶紧上前,大手一挥,满地的宝贝就都收了起来。他一把抱起小姑娘,赶紧哄道:“行了行了,这就送你回去,可别再哭了,我耳朵都要炸了。”

本来他今日只是路过安平城,却突然发现随身携带的五行灵盘有了反应。这灵盘本就是宗门至宝,当年他领了招收新弟子的任务出门,才带了出来。这些年辗转在外没能回得了宗门,这灵盘才一直没交回去。他随着灵盘感应找到了一家府邸的后院,就看到了这么个抱着点心啃的小丫头。隔着这么远都能让灵盘感应到的,资质肯定不差。他一时高兴,又嫌灵盘测试的光芒把他人引来了太麻烦,就干脆直接把小丫头给抱走了。

测试的结果倒是超乎了他的意料之外,难得一见的五行天灵根,千年也难出一个。这要是带回了宗门,绝对让敛锋堂的那群老家伙馋得哈喇子都流下来。只是他只顾着找到好苗子的喜悦,却没想到这小丫头能这么难搞。别说拜师了,他白费了一下午的口水,上到夸奖宗门实力,形容拜师后修炼的美好前景,下到什么好吃的好玩还有漂亮衣服,只要是能说的,他都已经都数了一遍又一遍,可这小丫头就只扯着嗓子嚎,理都不带理他的。

他抱着小姑娘,也不御剑,只慢悠悠地朝着安平城走去。小姑娘虽然机灵但毕竟年纪太小,一开始被人掳走又怕又抵触,自然是什么都不肯说。这会儿看他要送自己回家,一路上好声好气的,小孩子忘性也大,防备心就渐渐地放下了。还没走到城外,能套的话风虎就已经差不多套了个完全。

小丫头名叫墨儿,是安平城主莫万锋的侄女。她趁着爹娘不在家,甩开了下人跑出来偷吃点心才被他遇上的。莫家他是知道的,安平城最大的家族,也是大陆三十二个小家族之一。既然是修仙世家,那就更好说了,风虎对能收得这个徒弟的信心又增了几分。

走到城外,天已经黑了,而安平城却是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风虎刚靠近就感受到一队人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飞掠了过来。他也不和来人交手,只是拿出了自己的剑,抱着墨儿晃晃悠悠地御剑向城里飞去。

在他身后,领头的男子紧追不舍,急得眼都要红了。莫千钧看起来三十多岁,眉目是难得一见的俊朗,他身材修长,气质出尘,踏着一柄青色长剑,满眼焦急之色。他今天和妻子出门去见朋友,大哥却突然派人来告诉他女儿不见了。他有三子一女,最疼爱的便是这个小女儿。三个儿子天赋卓绝,被妻子送去了外公家修炼。女儿虽然没有修炼天赋,他却也一向宠得如珠如宝,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可是现在,眼瞧着掳走女儿的人就在眼前,他却拦不住,明明已经拼尽了全力,却连跟上都是勉强。

另一边,城主府大厅灯火通明,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汇报着什么。一个高大的男子端坐在主位上,高鼻深目显得十分威严,身旁的下人大气都不敢喘。站在大厅门口的女子身量高挑面容清秀,一身绣着红色暗纹的黑衣,腰间缠着黑鞭,显得十分利落。只是此刻她紧紧握在鞭子上的手却在隐隐发着抖,显然不太平静。

女儿在自家府里失踪,全府的人已经把安平城翻了个遍也没有丝毫线索。丈夫早早带人去了城外,到了现在仍是没传回来一点消息,墨三娘觉得自己怕是要疯了。坐在主位上的莫万锋看着自己弟妹的样子心有不忍:“三娘你也别太着急,咱们府里的人都派出去了,人肯定很快就能找到,也许只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猛然感受到了什么,起身就朝着后院奔去,墨三娘也似有所感,握着鞭子紧跟在后。

后院里,风虎已经抱着墨儿好整以暇地等在了原地。莫万锋看着来人,心里就是一紧,没敢贸然出手。墨三娘可不管这些,她抽出了腰间的鞭子指向院子里的人喊道:“把我女儿还回来!”莫千钧也在此时赶到了,青色长剑指向风虎,不敢有丝毫大意,整个后院也瞬间被刀剑火把围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架势,风虎一时有些尴尬,怀里刚刚还恹恹的小姑娘这会儿已经挣扎着下了地,朝着爹娘跑过去。墨三娘飞身上前,抱住女儿又立刻向后退,莫家两兄弟和众人也立刻挡在了她们母女身前。

三娘怀抱着墨儿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看着没什么大碍。小姑娘哭了一下午,眼睛已经肿得跟桃子一样了,哑着嗓子软软地叫着娘亲,把她心疼坏了。莫千钧心焦女儿,却还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院子里的人,不敢放松。

院子里的男人看不出年岁,头发胡子乱糟糟的一大把,黑色里透着几丝银白,蓬在脸上看不清面容,身型高大挺拔,不见丝毫佝偻。他就这么直直地站在院子中央,气势不凡,修为绝对在他们兄弟之上,至少也是元婴。可身上的衣服是却破破烂烂的粗制麻衣,腰间还挂着一长串的小葫芦,稍微一动就哗啦啦作响,和气势丝毫沾不到一点边。

风虎挺胸抬头端着一副高人架子,脑子里却在想着怎么解释能让场面不这么尴尬。毕竟掳走人家孩子什么的,实在是不像什么好人做派。他这边还没想好,那一边莫万锋已经开口了。他面上带着恭敬,行了个礼:“这位前辈,不知来我安平城有何贵干,我这侄女年岁小,如若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见他递了台阶,风虎赶紧顺势就往下跑,他清了清嗓子:“前辈不敢当,在下风虎,路过安平城偶然遇到了小丫头。我看她资质不凡便想要收她为徒,只是我们宗门测试资质的法子不欲展露人前,这才寻了个僻静去处。不想却是思虑不周让各位误会了,实在是惭愧。”

莫家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墨三娘却是恨恨,满脸的不信。

一般人想要修炼,须在年满五岁时开蒙测试灵根。天地间有七种灵根属性,五行金木水火土与光和暗,再有便是一些五行变异灵根。一般单系灵根最好,双系灵根次之,三灵根四灵根虽然也可以修炼,但修行速度稍慢,一般成就有限。

而五种灵根以上,称为杂灵根。如果想要修炼,要比他人多出十倍百倍的艰辛来。哪怕是这样,终其一生恐怕也难以练气入门。而她女儿,就是个难以修炼的五行杂灵根。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夫妇干脆不让她修炼,只当作普通世家小姐一般娇养在身边,只希望她能够幸福快乐的过完一生就好。而这个人居然还在说什么资质不凡的话,简直是在戳她这个当娘的心窝子。

风虎看了他们的反应,就是知道自己恐怕被人当骗子了。他也不急,只笑着问他们:“各位可知天衍大陆五行谷,五行修炼之法?”

虽然不知道五行谷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所谓的五行修炼之法是什么。可是听见天衍大陆这四个字,三个人神情都是一肃。莫万锋就又行了一礼:“前辈请入内一叙。”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