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衍契灵记 第五章 契约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莫雪灵骑着白虎远离它了这几个很奇怪的人,确认他们也没跟随,便扑向了雪山中的一处隐秘的仙府。她昨天在路上一觉睡得有些久了,差点误了时间。人才没走到仙府门口她就了甜甜地喊了出来:“好看师叔,墨儿来了,墨儿带了好多好东西呢。师叔你都不明白,我昨天在人才刚走到洞府门口她就已经甜甜地喊了起来:“漂亮师娘,墨儿来了,墨儿带了好多好东西呢。师娘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在路上啊,遇到了好几个奇奇怪怪的人……”。...

莫雪灵骑着白虎远离了这几个奇怪的人,确定他们没有跟着,便冲向了雪山中的一处隐蔽的洞府。她今天在路上一觉睡得有些久了,险些误了时间。

人才刚走到洞府门口她就已经甜甜地喊了起来:“漂亮师娘,墨儿来了,墨儿带了好多好东西呢。师娘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在路上啊,遇到了好几个奇奇怪怪的人……”

她平常和师父师哥住在雪山下的清溪谷,偶尔会帮师父给师娘送些东西。她的漂亮师娘可不是喊喊而已,从第一次见到师娘起,她就在感叹,她师父那个邋邋遢遢的鬼样子是怎么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师娘的。拜师的这几年,风虎曾经的高人形象在她心里一直崩塌再崩塌,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年父母所说的样子。什么世外高人大宗门弟子,那就是一个邋里邋遢的怪老头。

莫雪灵刚从斑斓背上爬下来,洞府里就走出一个白衣女子。林绮整个人如冰雕雪塑的一般,冰肌玉骨,气质清冷却又柔美。一双缱绻美目,顾盼间带着几分愁绪,让人一看就想要搂在怀里好好呵护。莫雪灵像往常一样黏过去,抱着林绮的腰撒娇,一边显摆着送来的东西,一边念叨最近发生的事。

师哥说,她师娘中了一种罕见的火毒,需要雪山寒冰髓压制,所以这些年一直住在雪山上。只是师父过段时间就会让她或师哥送些东西上来。要么是衣裳、首饰、胭脂水粉,要么是丹药、宝物、灵器阵盘,甚至是哪个城市独有的吃食点心或者街边的小玩意儿。可不管送了多少东西,师父却从不上来,也没有交代过只字片语。

林绮特别喜欢莫雪灵,每当她上山,絮絮叨叨地说最近学了什么,做了什么。师父又炸了几炉丹,师哥是怎么调皮捣蛋,红叶跟斑斓打架又烧坏了什么灵药,她这冷冰冰的洞府里才能有几分人气。

而且最让她惊喜的是,这个小丫头神识十分强大,而且天生能够亲近灵兽,有做契约师的潜质。而她本身,就是一个少见的契约师。

炼丹师,炼器师和契约师作为最稀少的职业,一直被整个修真界所追捧。如果想要成为炼丹师或者炼器师,必须拥有火灵根,又分别以木火灵根和金火灵根为最佳。再来便是要有强大的神识,能够控制灵火炼制丹药或是铸造灵器。

而想要成为契约师对灵根却是没什么要求,而且说起来也十分简单。只要神识足够强大可以沟通天地灵气为修士和灵兽缔结契约就可以。

可是这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不知道有多少神识强大的修士终其一生也摸不到契约师的门槛。因为每个契约师的契约方式都完全不同,没办法学习。就连契约师本身也只能传授经验,让弟子自行感悟,却无法真正教导。这种感悟被人们称作契机,只能靠自己领悟,它就和顿悟一般,不知如何发生,也不知何时发生,全靠天眷。所以契约师也被称作“天眷之人”。

斑斓是林绮人从小虎崽子养大的,但炽炎虎是火系灵兽,她是单水灵根无法契约。灵兽也有自己的属性,只是和人类不同,大多数灵兽属性都是单一的。而契约师就算再强,也无法契约和自己属性不同的灵兽。

斑斓虽然亲人,但未契约的灵兽还是有野性,以前就没少跟风虎大眼瞪小眼地对峙。可是见到它的第一次,年纪还小的莫雪灵就可以随意地在斑斓身上爬上爬下,它也丝毫都不反抗,这几年更是抛弃了她这个原主人,跟着小丫头跑到山下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绮十分看好莫雪灵,一方面是她天赋的确很好,另一方面就是,她如果以五行灵根的资质成为五系契约师,那将会是震惊整个修真界的存在。

五年的修炼,十一岁的莫雪灵已经是练气后期的修为,照理说进境已经是不错了。可是这小丫头娇气得不得了,不肯下苦功夫修习五行剑,又觉得烟熏火燎的不漂亮,也不肯学炼丹。打是舍不得,骂又不忍心,风虎只要一瞅见小徒弟可怜巴巴的小脸就投降,什么严师出高徒统统见鬼去了。愁得风大师差点没把头发挠秃了,就怕自己漂漂亮亮的小徒弟以后出门没有立身之本。也幸亏林绮发现了莫雪灵的契约师天赋,这才稍稍安了一点,风虎那颗惴惴的老父亲的心。

然而期望是美好的,现实还是很残忍。这三年来莫雪灵时不时地便要上山听师娘教导,但成为契约师的契机还是迟迟没有到来。

等到跟师娘一起吃完午饭,师娘又帮她把乱糟糟的头发重新梳理好。该送的东西送了,该讲的话也讲了个差不多,林绮就开始带着她在洞口开始今天的修炼。

这件事莫雪灵已经不知做了几千次,修炼就是要感受天地灵气,然后吸收进体内,按照五行诀的功法在周身运转,再将灵气储于丹田。

单灵根便是吸收一种灵气就好,而五行灵根就是要吸收五种天地灵气,十分的杂乱难以控制。而五行决的精妙就在于此,她以五行中任何一种单一的灵气都可以修炼。就像在这样的环境里,就可以只吸收充沛的水灵气,再运转五行决,水生木,木生火,五行相生,生生不息。也不知五行谷老祖宗是怎么创造了这样的逆天功法,要不是莫雪灵平时惫懒了点,修行速度比肩单系天灵根绝不是问题。

但是林绮却不是单纯地指导莫雪灵修炼,而是在她调整好状态之后,就让她放开神识感受天地,感受每一种灵气和灵禽灵兽的气息。成为契约师的契机,就在天地自然里。

莫雪灵的神识天生就比较强,按照师娘推测,最起码能高出她本身的修为一两个小境界。她倒是很享受这种修炼,就这么放空自己,让神识向外漫延,自由无比。在她的感受中,天地十分绚烂,不同灵气闪着不一样颜色的光点。植物是绿色的,宁静柔和;冰雪是蓝色的,清灵带着冷意;大地是黄色的,踏实厚重。

然后她就感受到一股红色的温暖气息向自己靠近,不用睁眼她就知道是斑斓靠了过来,它像只大猫一样在她身边蹭蹭,翻起肚子躺了下去。莫雪灵也早就发现了,她似乎天生就很招灵兽的喜欢,她可以用神识像手一样抚慰灵兽,甚至能梳理它们躁动的灵力。

此时斑斓已经在她身边发出来了舒服的呼噜声,她就放开神识去到了更远些的地方。

厚厚的积雪下面有两窝短耳雪兔,小溪边跑着的是金属性的刀角羊,远处还有一只苍木鹰停在山崖上,紧盯着雪地里的动静。而掠过一个不起眼的树洞时,气息却似有若无,她便好奇地把神识探了过去。

不大的树洞里,有一个黑色毛茸茸的团子,不知道为什么她感受不到它的属性,也只能稍稍感受到一丝微弱的气息。毛团子四肢脑袋都完全收了起来,看不出哪是头那哪是尾,但却隐隐地颤抖着,看起来状况不是很好。莫雪灵探出神识想为它梳理一下灵气,让它好受点。团子却在神识接触到的一瞬间就动了,它松开身体,露出一双黄灿灿的眼睛,好像能看到她一样看向神识探过来的方向。

那是一只毛茸茸的黑狐狸,浑身上下黑漆漆一片不带半根杂毛。个头不大,身子只两个巴掌大小,一条大尾巴看起来蓬松柔软。一双黄灿灿亮晶晶的眼睛,像是夜空里漂浮着的两颗宝石。

莫雪灵再把神识探过去,小狐狸显得十分抗拒,左躲右闪,眼睛里透着人似的不情愿,全身紧绷警醒又防备。可随着莫雪灵神识覆盖过来,没过多大一会儿,刚刚还不情不愿的小狐狸就已经四仰八叉地躺在窝里,打起了舒服的小呼噜,尾巴还惬意地一甩一甩,可爱极了。

莫雪灵正和小狐狸玩得开心,身旁就传来熟悉的温柔气息,她收回神识,眼前出现了师娘那张美人脸:“别探得太远,神识可不比身体,伤着了可是很难恢复的。你切记不可因为自己神识强大就逞强,也不要在没人护法的时候外放神识,万一受伤过重可是会成个小傻子的。”林绮一边说一边揉揉墨儿的小脑袋,脸上的神情极其温柔:“没什么事就下山去吧,天都要黑了。”

莫雪灵又赖在师娘身边撒了会儿娇,又絮絮叨叨了半天接下来的安排,这才恋恋不舍地爬到斑斓背上下山去了。林绮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又回头看看冷冰冰的洞府,轻轻叹了口气也转身走了回去。

而远处的树洞里,一只小黑狐狸探头探脑地走了出来,它歪着脑袋看向雪山,作出一个人性化的,纠结表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