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名伶系统 第四章 改不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奶,我最爱你了。”叶澜过去的抱一抱徐淑,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太大了!”徐淑轻轻的拍了她一下,娇嗔了她一下,自己低下头洗了盘子,但是望着那流水。‘为什么我肯定要可以复制叶派,不能够有我的新叶派?’水中闪现出出叶朝对她的吼叫,她浑身哆嗦了一下,盘子都差点儿“多大了!”徐淑轻轻的拍了她一下,嗔怪了她一下,自己低头洗了盘子,不过看着那流水。。...

“奶,我最爱你了。”叶澜过去抱抱徐淑,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多大了!”徐淑轻轻的拍了她一下,嗔怪了她一下,自己低头洗了盘子,不过看着那流水。

‘为什么我一定要复制叶派,不能有我的新叶派?’水中浮现出叶朝对她的吼叫,她哆嗦了一下,盘子都差点脱手了,下意识的抓紧了盘子,小心的把盘子放进沥水篮里。回头看看洗手间的水声,自己黯然的擦着手。

叶澜洗完澡,看奶奶的房间门,自己擦擦自己还有点湿的头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毛巾放在椅子上,自己坐下打开电脑,她把父亲当年的影碟都扫进了硬盘,有空时会拿出来看看。

徐淑想着叶澜没见过父亲,等她懂事一点之后,就把之前收集的影碟都给她了。她前两年让二姐赵生生给她买一个烧碟机,把影像是扫进了硬盘里,生怕自己会把影碟给弄坏了。

她没放出声音,只是安静的看着那个一个曼妙佳人在舞台上顾盼生姿。父亲是男旦,一般来说,男旦很多其实还保留着着男性固有的一些东西。但是叶朝不是,他扮上之后,就能比女性更美,处处他所扮演的人物的特性。她还有一张父亲扮演的刀马旦的碟,那不是叶家看家戏,那戏里,叶朝就显得十分英姿勃勃。

“怎么还不睡?”门外徐淑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但是她没开门,只是轻轻敲了一下。

“马上睡了。”叶澜猛的合上了自己的电脑,捂着差点跳出的心脏,急急的说道。

她从不在徐淑的面前看父亲的影像。刚刚她不开声音也是因为这个,自己关了灯,躺下看着屋顶发呆。

“爸爸,我喜欢什么?”叶澜轻轻的问道。

“宿主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一个平板电音在她的脑中慢慢形成。

“所以,你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她笑了,闭上眼,慢慢隐入了一个系统界面中。那是一个小房间,里面有个圆形的光柱,在叶澜进入后光柱的面板下面多出一支七彩的圆形彩虹棒棒糖。

光柱慢慢的展开变成一个大大的屏幕,刚刚叶澜看的视频在那个屏幕上显现,这回还发出声音。

叶澜没吃糖,坐在一个毛毛的大软骨头上,看着屏幕上的人低声浅唱。屏幕又慢慢卷起,屏幕上的人变成了全息影像,叶澜能看到一个立体的父亲。叶澜在父亲的低声吟唱之中慢慢的睡着了。

早上她在床上醒来,不过也是被窗外喊嗓、练功的人叫醒的。不过她也习惯了,自己起来,洗漱完成,自己拿了锅子出门。

“澜澜买早点啊?”一路上都有人跟叶澜打着招呼。

叶澜笑着一一跟着各式邻居们打完招呼,她从小长在这儿,这里全是看着她长大的长辈。

武生伯伯还会拿杆枪对她袭来,她好歹也是一路这么长大的,就算拿着锅子,一个原地360度的毯子功就这么躲了过去。边上的人马上鼓掌,“好!”

武生伯伯也没放手,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叶澜左躲右闪,很快,就闪到了武生的边上,撒娇的跳着脚,“武伯伯,你又欺负我。”

“去,我姓丁!”武生拿着枪一跺,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顺便挑了一杆枪给叶澜,叶澜忙接过,把锅子递给了边上的人,然后有模有样的跟武生一块对打起来。

“好,试试这个。”武生点头,又踢过短枪。

叶澜忙把手里的长枪扔出,自己边打拍子边用小腿接住了那杆短枪,踢枪也是个技术活,当然,没踢多久,叶澜就受不住了,还是一使劲,把那杆短枪踢上来,用手接住。

“唉,好痛。”叶澜双手把枪还给了武生,“武伯伯,我能身手矫健,真是多亏了您了。”

“去,你又不跟我学刀马旦。”

“别胡说,她怎么会学刀马旦。”那位吼了一声,“老武头……”

“我姓丁!”武生跳脚了。

“改不掉了,谁让她见你时,你穿着武生的行头呢?高胡的老程都改姓琴了。”一个老者对着他们呵呵笑着,“澜澜,回头考你的司鼓,上回教你的看还记不记得。”

“也对,总比你姓鼓强。”武生笑了起来,拎着叶澜的耳朵,“你这不记姓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啊?”

“可能太笨了,改不了。”叶澜对众人嘻嘻一笑,抱着锅子跑了出去。想想自己跟着这些老头老太们,真是啥都学了些,不过,每个人都教她东西,但没一个人敢让她进入系统,好好学习。

回了家,徐淑已经打好了豆浆,他们祖孙一般都是这样,两个人不知道从何时起,就这样分工合作了。

叶澜摆上焦圈和小菜,进厨房拿了餐具,给老太太摆好,“奶,我想过了,我想趁暑假的时间学一下京剧,不一定学叶派,省得到了大学像个傻子一样,啥也不会,好歹也要能上台秀一下对吧!”

“这个,我做不了主。要不你跟你大姐说说,给你找个老师学学唱歌跳舞?他公司这样的人很多。你从小跟我们混,就算不学,像不像也有七分样的。还是学学流行的东西比如容易交朋友。”徐淑怔了一下,艰苦的咽下焦圈,才苦着脸说道。

“你这么怕我妈?”叶澜看着徐淑,她知道,徐淑从来就没明令禁止过她学京剧,不过她自己从来就没教过,她由着她和京剧团的众人玩,不过,每人都知道分寸,都只教皮毛,从来不会有人生出收她为徒的想法。她是这个院里啥都会一点,但是啥也不精通的小孩。而她明白徐淑不禁止,并不是鼓励她学习,反而是阻止,因为小孩子是越禁止截止越容易逆反,让她啥都学,却啥也不精就是最好的阻断剂。

“当初她让我养你,就一个条件,就是不许你学京剧。”徐淑双手一摊,并且优雅的对叶澜的一点头,“我没别的优点的,诚实守信这点,我真有。”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