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夏秀蓝花 第一章 开始了,开始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林桑麻在天还未亮时就骑着她的自行选择车,赶往了那个乡村中学,她停好自行选择车,上好锁,不安心又写了个标签“不要动我,当心我主人叼走你!(。・`ω´・)”贴在自行选择车锁上,又看几眼视频监控接着安心的走了。此刻教室一个人也也没,林桑麻坐定后就会觉得无聊的了,就翻此刻教室一个人也没有,林落落坐下后就觉得无聊了,开始翻看教室后面图书角的捐书,“东方锅炉奖?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然后她翻看了那本书,上面是些小说,她看了两眼觉得虽然有些天马行空但莫名想看下去。。...

林落落在天还未亮时就骑着她的自行车,赶到了那个乡村中学,她停好自行车,上好锁,不放心又写了个标签“别动我,小心我主人咬死你!(。・`ω´・)”贴在自行车锁上,又看一眼监控然后放心的走了。

此刻教室一个人也没有,林落落坐下后就觉得无聊了,开始翻看教室后面图书角的捐书,“东方锅炉奖?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然后她翻看了那本书,上面是些小说,她看了两眼觉得虽然有些天马行空但莫名想看下去。

“这是谁捐的?”她想着,翻看了一下书页,上面潦草写着“黄江杰”三个字,她有些惊讶了,怎么是他?他会看这种小说,这人不会拿他姐的书来了吧?算了算了,管他的,她放下小说又拿起一本纪实故事,反正就是不看课本( ̄‘i  ̄;)。

这天熬到放学,她心里有些忐忑,就在下课前几分钟班主任叫她放学去办公室一趟,她反思自己近来的言行,无出格的地方,但看老师当时的样子又似乎不像好事,终于到了办公室门前,她喊一声报告,听见老师说“进来”然后她才进了门。

班主任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平时待学生挺好的,与脾气暴躁爱动手打人的数学老师一比简直是天使。但突然被叫进办公室她也不免有些紧张。

“林落落,你妈妈刚刚给老师来过电话了,说你外公想接你回去住,要办理转学手续。你知道吗?”班主任将一些资料给她。

她接过去,有些茫然,她哪里来的什么外公?自小她连她妈都没见过几次,她自小父母离异,她跟着她爸一起生活,怎么突然这样,爸爸也没和她说,她有些慌乱。

“落落,你也不用着急,这也要看你现在监护人的意思,你先回去和你父亲交流一下,如果决定转学,明天老师会帮你办理的,对了要叫上你父亲一起。”

林落落点头,走出去的时候有些魂不守舍,她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却不知道这哪里来的外公,她从出生到现在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一个,现在竟然要接她回去?她有些焦急,匆匆往停自行车的地方赶想尽快回去,结果那里只剩下一张标签纸,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她刚想去找保安大叔调监控,眼睛一瞟看见自己那辆自行车,虽然它长得大众,但林落落一眼认出那就是自己的,所以她激动的上前拽抓了牵自行车那个人:“这是我的!”

声音有些大立马就吸引了众多同学,有几个停下观望,其他的倒是继续走了,黄江杰有些尴尬,满脸不耐烦:“你怎么说这是你的?这是我昨天刚买的。”

林落落冷静下来一看,果然这辆自行车虽然颜色外形和自己的那辆一样但好像新了不少,车铃也没掉漆,她立刻放手了:“啊?对不起啊,我认错了”

黄江杰一个眼神也没给她,骑着自行车离开了,她最后还是没能找到自己的自行车,它是被校外人员牵走了,这样保安大叔也没办法。

完了,完了老爸一定会骂自己,应该不会给自己再买一辆新的了,那以后只有走着上学,不过以前也是,主要是该怎么向老爸开口,这自行车用了不到一年就被自己弄丢了,所以当初就应该买那个二手的嘛,至少丢了不会太心疼。

她就这样一边想一边走着,临到家门终于还是决定进门就把事给老爸说,要打要骂随他去了!

她开门,老爸正在客厅剥豆子,她放下书包也跟过去一起剥,两人都没说话,气氛一时尴尬。

“老爸”叫一声,停住。

“什么事?”她老爸也不看她。

“我给你说啊,就是我今天超级倒霉,我不是骑车去的学校吗?然后还是把它锁在老地方,就学校老槐树旁,我怕丢还放在监控可以看见的地方...”她还没说完,她老爸突然一句:“丢了?”

“丢了”林落落不说话了,奇怪的是老爸也没什么反应。

过一会儿,她老爸又说:“就这些?”

林落落摇头:“没别的事了”刚说完,林落落就想起外公那件事却也无法开口。

老爸把豆子皮扫到一起:“把它铲起来,扔了”

林落落连忙起身去拿铲子,看来老爸不打算追究了,心情也轻松起来。

吃饭完了她刚挽袖想去洗碗,老爸却说:“我来洗,你去收拾东西吧”

林落落猜到了,佯装不解:“收拾什么啊?”

老爸收拾着碗筷:“你妈来过电话了,说你外公想看看你,你收拾东西过去吧。”

“去几天啊?暑假再去吧,还要上课呢。”林落落帮忙端着盘子。

“别装傻了,老子养你这么多年真的累了,现在好不容易把你甩出去,你还敢不走?”

林落落一惊,继而有些难过,也有愤怒,她放下盘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找到行李箱就把衣服那些统统塞到一个大袋子里,走就走,原来她是一个累赘!走了,不碍着你的眼了,这么想着眼泪又出来了,但是老爸以后就一个人了,算了算了,反正她也是个一无是处的拖油瓶,没准她走以后老爸还能过得更好,明明她从来都没有向老爸提过过分的要求,不要求新衣服鞋子,也不买那种很贵的玩具,也会帮着他做很多家务啊,对哦,自己好像还是一个累赘,也许老爸是真心要她走吧,她手里的动作温柔许多,把塞进去的衣服又扯出来,一件件叠好。

次日,老爸和她一起去学校办理了转学手续,出了校门,她有些不舍,回头看一眼学校,一阵风过红旗飘动,别了,我的母校,应该不会回来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