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舞 002 死后重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皇上剑眉紧皱,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使臣被眼前的美色晃了下,就更不知道了。萧青衫沉稳柔和,容貌深刻地,英气很好看,左眉上是道一寸长的疤,但这并也没损其她的魅力,反倒添了几许野性。柔和与野性相互交织的美,很容易让人闪了眼。使臣但是迅速反应时回来,但人了走到了萧青衫稳重温和,容貌深刻,英气好看,左眉上有道一寸长的疤,但这并没有减损她的魅力,反而添了几许野性。。...

皇上剑眉紧皱,不知她要做什么?

使臣被眼前的美色晃了下,就更不知了。

萧青衫稳重温和,容貌深刻,英气好看,左眉上有道一寸长的疤,但这并没有减损她的魅力,反而添了几许野性。

温和与野性交织的美,很容易让人闪了眼。

使臣虽然很快反应过来,但人已经走到了近前,短短一两息猜测不出她的意思,便顺着她的话答道:“在下有耳闻,贵国太傅的职责是教皇上武功的人。”

“不错。”萧青衫目光游移到他递来的酒杯,接着铿锵有力地道:“既知道我是皇上的师父,连皇上都得敬我三分,你为何对我视而不见?眼里可还有皇上?可还有我萧青衫?!”

一番话暗使威压,逼得使臣慌乱了一下,但很快又稳住。

但萧青衫没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道:“好了,别说了,我就原谅你这次,下次敬酒记得先给我敬。”

说完,在他们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使臣手里拿过酒杯喝了下去。

“你!”

“不能喝!”

皇上阻止不及,眼睁睁地看着她喝了下去,瞳孔陡然一缩,紧张地站了起来。

计划好好的,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使臣不甘地咬牙,忽然急中生智,趁着萧青衫那边还没发作,端起皇上面前的酒壶又倒了一杯,递了上去,笑道:“皇上,这杯你总得喝吧……?”

话音未落,又被萧青衫夺了过去,完全不给他敬酒的机会。

萧青衫拿着酒杯,笑眯眯地看着使臣愤怒的样子,道:“使臣大人,真是好酒……”

突然,她脸色倏地一变,一掌打在使臣胸膛上。

那使臣倒飞出去,“嘭”地一声,砸在右边第一个大臣的席位上。

美酒佳肴全压在了后背之下。

歌舞顿时停住,所有人都停住了说话声音看了过来。

萧青衫冷汗频出,站立不住。

“师父!”

皇上惊恐地伸手扶住了她。

萧青衫对下面愣着的一帮武将喝道:“南乡国使臣下毒欲谋害皇上,杀了他们!”

武将们顿时反应过来,冲向那帮使臣。

萧青衫支持不住,倒在了孤羽丰怀中。

看到她嘴角边溢出鲜血,孤羽丰颤抖着手去擦,“你为什么要喝,为什么?!”

萧青衫咬着牙忍着肺腑灼烧般的疼痛,努力维持神智清醒,回答他道:“因为你不能喝,需要有人挡下。”

“那也不是你!”看着她越来越多血从嘴里涌出来,孤羽丰红了眼,杀气瞬间凝成实质,看向那群抽出刀来的使臣,高声道:“血衣卫何在?给朕杀了这些人!”

话音落,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几十个训练有素的黑衣人,冲向那些使臣,跟他们拼杀起来。

文官找地方躲了起来,舞姬乐官纷纷吓得跑出了大殿,御林军拔刀冲了进来。

前一刻还其乐融融的承乾殿,瞬间变成了修罗场。

皇上看着萧青衫血像是不要钱一样从嘴里不断呕出,泪水早就打湿了面颊,他打横抱起她,飞快往后面冲去。

“师父,你不要死,我求求你不要死,我现在就带你去找太医!”

他急得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皇帝,就像是个不知所措的少年。

“羽丰。”

皇上冲刺的脚步顿住,怔怔地看向她,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叫他。

萧青衫肺腑像烧着了一样疼,她快不行了,忍着剧痛,道:“你,你帮,帮我,一,一件事。”

“你要我帮你什么?”皇上忍住崩溃,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凑近了去听她微弱的声音。

“帮,帮我,照顾……顾奶奶,不要告,告诉她,我,我……”

‘死’字还未出口,萧青衫已断气,手脚无力垂下。

“师,师父?”

“我答应你,答应你。”皇上直起身,声音哆嗦颤抖,他不敢看萧青衫,抱着她往前走,每一步都走在疯狂的边缘。

从这一刻起,这世上再没有活着他在意的人了。

*

毓庆七年,九月初三。

初晨光芒透过窗格,洒在了闺阁之中,投下一地方方正正的银白。

忽然一阵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入耳,刺得萧青衫神经一震,意识陡然从混沌中醒来,霎时清晰。

气味不对!

陌生的环境让萧青衫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猛地坐了起来,本能的警惕四周。

屋内并无人。

这个结果让她放松了些,忽然感觉后脑勺有些痛,她按了下,皱紧眉,发现有个包,没再去碰,打量此处来。

粉色软烟罗帘子隔开外间,靠墙之处立着雕花摆饰,墙上挂着一幅桃花丹青栩栩如生。

靠窗的地方是妆奁,桌面上放着几支珠花青簪。

这是……姑娘的闺房?

萧青衫眸中露出疑惑,皱紧了眉头。

她不是在承乾殿替皇上挡了毒酒,死了吗?

怎么会在这儿?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动静,撩开帘子疾步走了进来。

是个十六七岁的丫环,小脸圆乎乎的,身上穿着简单的青色长裙,腰间系着更深色些的轻纱。

“小姐,您是不是做噩梦了?”

萧青衫正在思考问题,忽见面前伸来一只手,条件反射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往后一扭,压住她的肩膀。

丫环痛得顿时叫了起来,“痛痛痛,小姐放手。”

“你是谁?”萧青衫警惕地问道。

丫环痛苦地道:“我是小桃啊小姐。”

“小桃?”萧青衫蹙眉,听她的口吻似乎认识她?

“对啊小姐,您怎么了?不认识小桃了吗?”小桃脸痛得快要挤成一团了。

萧青衫隐约觉得不对,放开她,掀开被子下床,大步走到妆奁前,对着铜镜一照。

浑身一震。

这不是她的脸!

镜子里这张脸分明才十六岁左右,鹅蛋脸,五官淡而精致,一双翦水秋瞳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

萧青衫愣在了原地。

小桃捂着肩膀过来,皱着包子脸问道:“小姐您到底怎么了?一大早起来就怪怪的。”

萧青衫转身看向她,问道:“现在的皇上是谁?今年是第几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