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舞 006 各方怀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既完全符合礼制,又夺人眼球。既有心机,也有手段。但是看她而已接选秀圣旨就呆住的样子,还缺乏些经验历练。这倒也没关系,某种程度上来说反倒更好。假若能在她刚进宫的时候就其他辅助她在宫中生存,今后要是她荣登榜首皇后宝座,那他是她的心腹大太监。宣旨太监心思既有心机,也有手段。。...

既符合礼制,又夺人眼球。

既有心机,也有手段。

不过看她只是接到选秀圣旨就呆住的样子,还缺少些经验历练。

这倒也没关系,某种程度上来说反而更好。

倘若能在她刚入宫的时候就辅助她在宫中生存,将来万一她荣登皇后宝座,那他就是她的心腹大太监。

传旨太监心思顿时活了起来。

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在宫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跟对主子!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一看见乔槐夏,就觉得她不是平凡的人,至少不应该只是现在这个地位。

传完圣旨,太监意味深长地看了萧青衫一眼,记住了她的相貌与名字,走了。

多年以后传旨太监每每回顾今天,都差点给自己跪了。

这眼神,真他娘的绝了!

……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传旨太监惦记上的萧青衫,无意识地被人掺起来。

没注意到乔槐冬对她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也没注意到乔夫人对她说了些什么?更没有注意到乔老夫人叫她干嘛?

她脑子里现在只有一个,那就是她要去给孤羽丰,选、秀、了!

往日自持稳重的萧青衫现在悲凉得只想哭,但并没有哭。

她都已经死了又重活到别人身上了,怎么还是逃不掉这种见鬼的宿命?

而且这也太荒唐了,世上哪儿有师父给徒弟当秀女的?!

萧青衫顿时惊悚,难以接受。

除此之外,让她在意的还有一件,那就是她明明才重生回来,怎么选秀圣旨就这么刚好也到了这里了呢?

太诡异了,好像冥冥中被谁安排好了似的。

萧青衫疑神疑鬼的,心思基本不在阳间。

心急如焚的乔夫人明智的放弃了叫醒她,直接拉去了乔老夫人处。

老太太敲打了一阵,见她心不在焉的,气得全程黑脸。

乔夫人好说歹说,才让她接受了乔槐夏只是因为撞坏脑袋不太舒服所致的说法,让她回闺阁去休息去了。

乔槐冬怨毒地看着萧青衫离去的背影,手里的帕子都快绞坏了,心里的嫉妒几乎到达了极致。

乔槐宇扯了扯她的袖子。

乔槐冬看向他,他稚嫩的眼睛里看出了他想出去单独和她聊聊的意思,她立刻反应过来,带着他走到乔老夫人的面前,行了礼,乖巧嫣然地笑道:“老祖宗累了,槐冬和弟弟就不吵您了,晚些时候再来请安。”

乔老夫人看着他俩舒心多了,道:“还是你们乖巧贴心。不过,你们得等等。槐冬,我要问你些事,你要据实回答。”

乔槐冬心里咯噔一声,面上还是乖巧地道:“是。”

乔老夫人深深地看进她眼睛里,不容许她撒谎,问道:“你想当王妃吗?”

乔槐冬心脏咚咚直跳,呼吸滞了滞,然后大大方方地望着乔老夫人的眼睛,努力镇定,违心道:“不想。”

“哦?那皇妃呢?”乔老夫人再问。

“也不想。”乔槐冬摇了摇头。

乔老夫人矍铄的眼神之中少了几分试探,眼角多了些笑纹,继续问道:“为何不想?”

乔槐冬道:“因为老祖宗说过,人要有自知之明。”

乔老夫人满意极了,抚掌笑道:“好好,带着弟弟回去吧。”

乔槐冬乔槐宇乖巧的行了礼下去了。

乔老夫人的笑容随着他们离开而消失,对后面的婆子道:“去,把乔槐夏看好了,这段时间不准她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是。”婆子出去了。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乔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一个婆子叫屋里伺候的丫环也都下去。

然后自己再伺候老夫人去里面休息。

“如翠,你觉得乔槐夏那丫头如何?”乔老夫人问道。

翠嬷嬷冷不丁地被问了,沉着地想了想,回道:“大小姐平日爱闹,脾气毛躁,今日倒能沉住气,让人意外,只是心性到底不足,一纸圣旨便把她吓傻了。”

乔老夫人冷哼一声,沉着一张老脸,道:“她只是怕家法而已,刚刚那个场合她若闹了,如今便已经在祠堂跪着了。至于圣旨把她吓傻一事?哼,入选秀女,这是多大的荣耀?若是寻常女儿家,接到这个旨意,早就高兴得不得了了,偏偏她被吓傻了?”

翠嬷嬷跟着乔老夫人的话想下去,顿时心惊肉跳,道:“老夫人是说大小姐可能已经有心上人了?”

乔老夫人点头。

翠嬷嬷顿时明白了她的用意,道:“所以老夫人才派如珍去看住大小姐。”

乔老夫人沉声道:“不止如珍,你也派人给我查查,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她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来?”

翠嬷嬷心惊肉跳,低头道:“是。可是老夫人,若是找到那个男人,奴婢应该如何处置?”

乔老夫人道:“把人抓住,关起来,切莫让乔槐夏和徐氏知道了,一切等到乔槐夏落选以后再说。”

翠嬷嬷不由得问道:“老夫人觉得大小姐不可能入宫为妃?”

乔老夫人横她一眼,不悦反问:“你认为她会有这个可能?”

往年多少才貌兼备的女子都被筛下来了?

若不是太后坚持,朝臣跪求,恐怕一个都入不了宫。

就她乔槐夏这样的也能过关?

除非天上下红雨,太阳打西边出来。

翠嬷嬷想想也觉得不可能。

……

乔槐冬和乔槐宇出了乔老夫人的院子,就快步跑到了花园的假山后面去。

乔槐冬拍了拍自己狂跳的心,道:“幸好娘提前告诉我老祖宗可能问这些,又告诉我应该怎么答,否则今天我就完了。”

之前她还不明白娘为什么要让她那么说?知道看到老祖宗听她回答以后的脸色,她就全明白了。

若是照着她的心里话答了,定会惹老祖宗生厌。

想到这里,她又怨恨起来。

“说什么最喜欢我们?都是骗人的。”

若不是乔槐夏今天问出来了,他们姐弟两个这辈子肯定要毁在那老太婆手里。

疼爱他们这么多年,原来她打心眼里想的只是让她去做没钱没势人的夫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