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的娇妻是只祥瑞兽 第三章二哥最讨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洗就洗嘛”低声嘟囔一句便站起身去厨房肥皂洗手。她本是一只吉祥兽,现在每天受子民供奉香火,东西她拿出来就吃,哪里需这么麻烦。手背又痛又麻,被打到那地方通红一片,心里都忍抱怨他,这得打得多狠,打得那么用劲,疼死人了,一点儿都不不懂得怜香惜玉。实际上她也知她本是一只祥瑞兽,以前每日受子民供奉,东西她拿起来就吃,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洗就洗嘛”小声嘀咕一句便起身去厨房洗手。

她本是一只祥瑞兽,以前每日受子民供奉,东西她拿起来就吃,哪里需要这么麻烦。

手背又痛又麻,被打到那地方通红一片,心里忍不住埋怨他,这得打得多狠,打得那么用力,疼死人了,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其实她也知道家里的三位哥哥好像都不怎么喜欢她。

因为她是外室生的女儿,或许是怕以后会跟他们争家产吧,不过那身外之物,送她她都不要。

要钱她会自己赚,不稀罕他们的,她要好好读书好好赚钱养自己,等身体恢复了,就回山头去,才不要在这里,没一个好人,个个欺负她。

洗完手回来,古莱香低着头怯怯的坐到沙发上,偷偷看了他一眼,才伸手去拿了蜜瓜。

古乾宇一直在玩着手机,眼角时不时的撇向对面的女孩,吃得跟个小老鼠一样,嘴巴都塞不下去了,还便命塞,又没人跟她抢。

“像个饿死鬼一样,家里缺你那口吃的?”古乾宇突然冒出一句话,其实他想说让她慢慢吃,谁知道出口却变了样,算了,反正也说了,他是不会收回,更加不会道歉。

他这个便宜妹妹是去年带回来的,刚听老头说这消息时,还真让他们大吃一惊。

想不到平时严以律己的老头,竟然在外头偷吃,还弄出这么大的女儿来,那可就好玩了。

刚来时这个丫头黑不溜秋,瘦骨伶仃,那时候他还惊讶难道农村里面没饭吃吗?瘦成这个鬼样,看着她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身土味,不知道还以为是从哪个难民窟里出来的。

他的设想里小丫头应该是圆滚滚的小脸蛋,黑长直的头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就算皮肤不白,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如果不是看到她那双由古老头遗传下来的狐狸眼,还真不相信这个是他妹妹,实在是长得太磕碜了,磕碜的让人不敢认。

第一次见面时,他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要他跟她住在一起,那绝对不可能的,谁要跟小乞丐住一屋。

如果不是那张脸顶着一双跟他一样的眼睛,他早把她丢出去了。

他被老头勒令在这里住了几天,他试着强迫自己不要去嫌弃她,耐心的跟她相处。

而后他发现这个妹妹智力好像有问题,什么都不会,什么不懂,对谁都一脸天真懵懂,一脸我很好骗的样子。

一经细问才知这个便宜妹妹小时候生过病,脑子被烧傻了。

那时候的他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本来吧,这人虽然瘦了点,黑了点,养养就好了,毕竟五官摆在那里,差不到那里去,养好了还能拖出去显摆显摆,毕竟大院有妹妹的人少之又少。

谁他M的知道原来这是个傻子,他就像吃着美味的巧克力,突然有人告诉他那是屎做的,塞到你嘴里了,你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后来不但显摆不成,反被人嘲笑,他开始各种看不顺眼这个妹妹。

反正那时候他尽量不回来,眼不见为净,他也没那时间往家里跑。

后来小丫头养了半年,越养越水灵,看起来也顺眼多了,嫌弃的心已没那么强烈,他也找到了与小丫头相处的乐趣。

女孩子就是听话,叫她往东她不敢往西,叫她坐她不敢站。

有几次看到她眼睛里起了逆反心思,他还来了点兴趣。

但他只要他凶一点小丫头就不敢再造次,就是一个纸老虎,一点劲都没有,唯一的用处就是空闲时他可以拉出来溜溜解解闷。

听说老头找关系把她塞进了学校,听说这傻妹妹没有读过书,从进学校到现在每次成绩都倒数第一,这对古家来说简直一大笑话。

他三兄弟学习成绩都位列前矛,突然多了位倒数第一,古家英名真是一朝丧。

正在吃得津津有味的古莱香停了下来,看着手上的蜜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最后还是叭叭地嚼完嘴巴的,把手上的放回去。

拿起书包恶狠狠地给古乾宇丢下一句“讨厌的二哥,哼”便跑没影了。

古乾宇有些气乐,舌头顶了顶牙龈,小傻子长本事了,敢还嘴是吧?看来好久没收拾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古乾宇大古莱香十三岁,按古莱香的话说,谁家有这么可爱的妹妹不紧着疼着点,偏偏这二哥还老是欺负她,她心里不说,可谁对她好,谁对她不好都默默地记着。

晚上她不愿下来吃饭,古乾宇亲自上来逮她。

古乾宇知道家里这只小饭桶,看似长得瘦瘦弱弱,那饭量不比一个成年男子差,一晚上不吃东西,半夜肯定饿得嗷嗷叫。

刚来时瘦得只剩皮包骨,矮挫黑简直就是她的代名词,来这里一年才渐渐长起了一些肉,看起来顺眼一些,万一被饿瘦了亏得可是他,他可不想再污了他的眼睛。

古莱香自知拼不过他,便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像只鹌鹑鸡一样乖乖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下了楼。

看到一桌的美食古莱香瞬间把之前那些不快都抛之脑后,愉快地当起了干饭人。

“吃吃吃,就只知道吃,跟个猪一样”古乾宇看她不停的夹肉往自己嘴里塞,也不知道给哥哥夹一块,心里不得劲。

古莱香把头抬起来,看了桌上的菜,茫然的看了古乾宇一眼,她觉得这二哥有病,少一会不骂她都不舒服。

初婶做的菜那么好吃,她当然要多吃点,谁叫他那么慢,吃光了活该,饿不死你,哼。

古乾宇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知道这个妹妹在心里骂他。

“你再骂我一句,这饭你也不要吃了”

古莱香顿住了,她二哥好厉害哟,知道她在心里骂他,难道他有读心术?

“我没有读心术,但你骂我的话都写在脸上了,蠢货,烦人”古乾宇觉得没劲,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便出门。

看着突然发脾气的二哥,有些反应不过来,她也没做什么吧,脑子有毛病。

大门一关古莱香立马来了精神,讨厌的二哥走了,终于可以大口大口吃饭吃菜,再没有人在她耳边叨叨叨。

晚上,古莱香吃得太饱,因为二哥回来饭菜做的是双人份,他没吃两口就走了,为了不浪费粮食,她把她二哥那份也吃掉。

现在后悔了,感觉东西撑到了喉咙上面,非常的难受,早知道就把菜留些明天吃。

古莱香拍了拍自己那涨的小肚子,悠悠叹了一口气,怕是一时半会也消不掉。

便想着去自家院子散散步,消消食,走到花房那边时,不经意看到隔壁家亮起了灯光。

她来这么久,从未看见隔壁家有人什么出入,她问过初婶,初婶说叫她不要打听这些,对面的人更加不能问。

说的这般神秘,她越是好奇对面住的是什么人,今天好不容易发现有人,怎么放过如此好的探查机会。

古莱香踮起脚尖努力往上看,却什么都看不到,不一会,那楼上的人便熄了灯。

什么嘛,那么快熄灯干嘛,她还什么都没看着,没劲。

没东西可看,她便继续在花房游荡,满园的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她来到花圃中心,看到最喜欢的天香莲耷拉弯下了腰杆,花瓣也失去了光泽,她面色微变,心一惊怎么回事。

平时就这朵花开得最漂亮,散发出来的香味也是最浓郁的,这朵花还有入药价值,不过得等它结出果才算成熟,它的药用价值才能将其发挥最大,现在花耷了,花香也淡了很多,这是快要死了?好可惜。

古莱香摸了摸它的花瓣,悒悒不乐,思考着要不要把它摘下来。

她脑中灵机一动,向四周张望着,到处都静悄悄,应该没有什么人。

便伸出两只小手,轻轻地抚摸着花瓣,双手聚拢,把花苞捧在两手之间,慢慢地向天香莲输送她仅有的一点点灵力。

仅用几秒的时间,天香莲立马撑起了花杆,花瓣也恢复了以往的光泽,噌亮噌亮的。

花心散发出阵阵花香,比刚开时的那会还要更为浓烈,古莱香看着天香莲恢复正常,稚嫩的脸庞扬起一抹舒心的笑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