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梦璇玑 005 首席祸害登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紫袍公子顺手将战刀扔给他身边的侍卫,一路回到厅门前,大声地道:“臣弟来迟,请母妃恕罪!”厅门吱嘎一声从内再打开,朦朦胧胧月色里,一个紫衣身影深深地投射技术入厅内每一个人眼中心中。几名了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姑娘望着这天神般降临到的英俊救星,想起这是自己的主人云歌的小心肝也狠狠地多跳了几下,忍不住偷偷咕哝了一句“祸害”。。...

紫袍公子随手将长刀扔还给身边的侍卫,一路来到厅门前,高声道:“儿臣来迟,请母妃恕罪!”

厅门吱嘎一声从内打开,朦胧月色里,一个紫衣身影深深投射入厅内每一个人眼中心中。几名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的姑娘看着这天神般降临的俊美救星,想到这就是自己的主人七王爷赵见慎,一时芳心荡漾,又是惊又是喜。

云歌的小心肝也狠狠地多跳了几下,忍不住偷偷咕哝了一句“祸害”。

赵见慎皱眉扫了一眼厅中桌上那一盘刺眼的酒杯,没有理会厅内那些惊魂未定的女子行礼,匆匆走到王妃面前单膝下跪,扶在王妃膝上的双手轻不可见地颤抖着。只差一点,自己就要与母亲天人永隔。

即使再如何强大的人,也会有不可承受的事情。

王妃伸手理了一下儿子的头发,笑得温柔慈和:“娘没事,娘没事,你来了就好。只要本宫的儿子在,没有人能伤害本宫。”

张妈看到这个母慈子孝的场面,忍不住伸手擦擦眼角的水珠,想到庄中一片混乱,马上打起精神,找来侍卫主管,安顿厅上被惊吓了大半天的姑娘各自回去休息。

云歌紧张了半天,听说可以回去休息,马上美滋滋的跟着侍卫走了,压根没注意到背后那几双别含深意的目光。

回到自己的小院子,侍卫进去检查了一通确认没有贼人潜入窝藏后,便退出守在院外。

云歌很想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但还是忍不住动手烧了一壶热水好好擦洗一遍。

每到这个时候就会无限怀念那个时代的热水器自来水花洒头,实在是十分伟大的发明啊,有钱了一定要研制个替代品,这里冬天虽然短,但也很不方便。

躺在逐渐温暖的被窝里,云歌顺利地展开与周公的会谈,一夜无梦到中午。

小人物可以安心睡觉,大人物可就没那么幸福了。

伺候王妃休息后,赵见慎马上招来下属细问今日之事。

因为整个山庄就剩下南院这边还算整齐,于是赵见慎也就顺理成章地把南院书房当作临时办公室。

听完侍卫主管报告如何抚恤殉职受伤的侍卫,贼党审问有何结果后,赵见慎忽然眉头一挑,对刚推门进来送夜宵的张妈说道:“常有人来看书?”

张妈一怔,随着赵见慎的视线,看到窗下小几上放着的那本《论耕》,歉然道:“老身一时疏忽忘了收拾,是院子里的姑娘云歌看的。”

王爷微微一笑:“张妈不必自责,今天的事情让你受累了。”

张妈低头一福,想到王爷还记挂自己辛苦,心下很是感动。

“云歌?就是今天救了母妃的那个女子?”赵见慎手指轻轻地敲打着檀木桌面,目光还是看着那本书。

这女子看书的爱好也太古怪了。

张妈会意的过去拿起那本倒盖着已经翻了大半的书,发现书下还压着另外一本书《闺训》,便一起拿了送到王爷面前的书桌上。

赵见慎随手翻了一下两本书,发现《闺训》开始几页中插了一张小小的纸笺,上面草草画了一个怪脸,瞪眼吐舌,十分滑稽。

张妈也看到那张纸笺,不觉嘴角含笑。

“这云歌性情如何?”

张妈想了想,谨慎地说:“与其他人不同,说不上哪里不同。”抬头看赵见慎的神色示意继续说,便道:“按负责照顾她的李二嫂说,她十分嗜睡,好洁成癖,不爱理事,不爱打扮,每日除了与姑娘们打牌便多会到此看书,常会吩咐李二嫂找人做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见与哪个姑娘特别亲近,但姑娘们倒是挺喜欢与她亲近的。”

“打牌?”赵见慎听到一个奇怪的新词。

张妈啊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地从袖袋里拿出一叠纸笺:“就是这个,云歌姑娘做了教院子里其他姑娘玩,老身有时也会与家人消遣一番。”

赵见慎看着面前画满不同花点的纸笺,看不出来什么门道,但张妈是王府的老人,见过的世面也不少,能让她看得上的玩意,想必也有过人之处。

“她是何人送来的?”

张妈马上回到:“宁国富商苏百万所送,到这庄子已有七个月。”

“你看她是否可疑?”

“云歌刚到别院时曾说自己在被送往王府的路上得了重病,好了之后把从前的事情忘了……有时会请教别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曾经试探过,她似乎确实有点不太对劲。”

“其他……除了今日,其余时候并无可疑之处。”

“今日?”

“云歌今日救王妃,见机极快……太快。”

“你是说她对李侍卫早有防备?”

张妈犹豫了一下,她打心里不愿相信云歌会有坏心,但出于对王府的忠诚,让她还是肯定地说道:“是。”

“今日大家辛苦了一日,张妈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赵见慎打住话题。

看着张妈离开的身影,赵见慎微微一笑,看来张妈很欣赏这个云歌呢,有意思。

云歌醒来时,正是午饭时间,略略梳洗过出门取了李二嫂留下的食盒。

唔,真香,应该有排骨和红萝卜!

张妈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云歌一脸幸福地抱着食盒沐浴在阳光下,神情十足的一个小孩子,不禁莞尔,现在午时都快到了,莫非这姑娘才刚刚起身?

“姑娘,王爷让你马上过去,有事请问你。”

“啊?现在过去?打扰王爷午饭,不是太好吧。”云歌看看怀里的食盒,万分不舍。稍微对她有点了解的都听得出来,她的意思其实是“打扰我吃饭,不是太好吧”。

看着她那个不情愿的样子,张妈心想,以王爷的身份,传唤任何一个姑娘,别说耽误一顿午饭了,就算让那些姑娘空着肚子等上一两天,她们也是求之不得的,这个云歌是真不在意还是故作姿态?若是后者,那也太不懂事了。

“王爷传唤,姑娘还是快去吧。”语气不禁硬了几分。

云歌叹口气,忍痛放下食盒,走势要走。

张妈一把拉住她:“姑娘就这样去?”

云歌打量一下自己,才猛然明白过来,素面朝天,一身素淡,别说发簪镯子,连耳环都欠奉,就这样去见王爷,确实太过随便了。

“姑娘去换身衣裳打点一下比较好。”张妈含蓄地说,王府上随便一个丫鬟的行头都比她能看,人美也不能这么糟蹋。让王爷看了,还以为自己这个主管刻薄了姑娘们呢。

云歌眨眨眼,请张妈在门外稍候,乖乖抱着食盒走进房间换衣装扮。

也好,可以先偷吃点菜垫垫底,嘿嘿!

见大人物就是麻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