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校话 《一个校话》第四章 第一天就领略的各种无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向导小说名字叫作《一个校话》,提供更多向导是哪部小说,向导是什么小说。一个校话小说向导节选:向导。向导向导,想一想啊有些双重的意思在里面。向导长了一张看上来就很很精明的脸并且详细介绍自己有个比橘子他们没什么大不了的几岁的儿子并…...

向导小说名字叫做《一个校话》,这里提供向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个校话小说精选:中国的国情好像就是不论在做什么之前都要开个会,然后一系列领导发言,这位领导发言那位领导发言,学生代表发言,前列腺发炎等等。似乎不这么做就没有足够的理由开始一个活动或者说是继续将一件事情做下去,所以课表上每周一都会有班会课。“没有选修课?”橘子看着课表有些疑问。“大一是没有选修课的,都是必修。还好,我们班早上一二节有课的只有周二和周五。”壮美看着课表回答到。“难怪益达说课表挺爽的了,都是能睡懒觉的日子。”胖子兴高采烈。“…

中国的国情好像就是不论在做什么之前都要开个会,然后一系列领导发言,这位领导发言那位领导发言,学生代表发言,前列腺发炎等等。似乎不这么做就没有足够的理由开始一个活动或者说是继续将一件事情做下去,所以课表上每周一都会有班会课。

“没有选修课?”橘子看着课表有些疑问。

“大一是没有选修课的,都是必修。还好,我们班早上一二节有课的只有周二和周五。”壮美看着课表回答到。

“难怪益达说课表挺爽的了,都是能睡懒觉的日子。”胖子兴高采烈。

“同学们,我说个事儿。”辅导员站在讲台上拍了拍手。

辅导员姓向,同学基本都叫她向导。向导向导,想想真是有些双重的意思在里面。向导长了一张看上去就很精明的脸而且介绍自己有个比橘子他们大不了几岁的儿子并且之前每天和他斗智斗勇。

“院里都我们大一的新生有个规定,就是每逢周一周二周三的早上,七点准时晨跑。”向导说。

“什么玩意?!”

“跑步?军训都结束了,为什么还要跑步?”

“向导我有心脏病能不跑么。”

诸如此类的学生们炸开了锅。

似乎觉得班级还不够乱,向导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学生处要点名,还要算进学分!所以千万不要逃,这个活动明天早上开始。”

“什么!”

“天啊,收了这些个院领导吧。”

“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相处这么坑人的方法。”

“不高尚的人,不纯粹的人,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一片骂声中散会了。

第二天早上当橘子被壮美叫起来晨跑的时候小未小鸿夜子和胖子都还在睡觉,橘子踢了下夜子的床叫他起来。

“别第一天就不去,查人算学分的。”

“嗯。”朦胧中哼了一声的夜子翻身过去继续春秋大梦。

“走吧。”壮美说,他放弃了叫另外三个人。

“还没洗脸。”

“洗个鸟,回来继续睡。”

“好主意。”

实事证明跑了一千五百米之后再想睡个回笼觉是不可能的事情,气喘吁吁回到寝室早就没了睡意,于是躺在床上玩手机的橘子和壮美就无比艳羡还在梦中的四个人。

不能说的巧合或者好像是自己故意和自己过不去,直到快要上课的时候橘子才开始有些困意。而夜子和胖子已经起床,小鸿和小未还在睡觉。

“小鸿和小未他们班前两节早上不是有课么?”胖子昨天对于几乎每天早上前两节都有课的两人还幸灾乐祸了一把此时快上课了正好想起来。

“他俩不是一般人,喊不醒。”夜子说转头对着还在床上的两人说。“接下来是大课,你们俩赶紧起床,我们先去吃饭再上课。嘿,走了。”

招呼了一声,四个人去出门了。

基础课是两三个班级一起上的有时候会一连一个半小时所以又被称做大课,大概也只有最初的几堂课才会有位子爆满的情况。在必须上课而且人又多的情况下,有些学生会提前来抢最后一排作为争取做到离老师的伤害圈最远一边将伤害降到最小化。橘子几人来的不算早,只有靠前的几排有位子,直到响了上课铃小鸿和小未才姗姗来迟。

毛概,几乎可以说是每个学生心中的痛了。上课没有什么好听的,下课没有什么好复习的,考试的时候没有什么会写的基本成了定律。当然文科生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只要是参加高考的基本都能拿下,特别是像橘子这样从高三开始几乎每周都被政治老师叫去开小灶。可后来发现考试只要可劲的赞美国家和领导人及其提出的理论基本都能过关。

每次开学的时候绝大部分的学生都会这样想:今年一定要好好听课认真学习要考第一啊怎么怎么样,接着就暗自将所有励志的话语暗自在心里默默地换成毒誓发了个遍。并且说男人说的话要像山一样永远**。但是在上了没几堂课之后就会抛出极不负责任的后半句:男人发的誓就像屁一样散了就散了。

橘子料到了这种情况但是却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尤其是这个毛概的老师还是个嗦的秃子。

“这个学校秃子好多。”橘子转头对壮美说。

“对啊,而且都不带假发。”壮美也正无聊。“秃子一般不都是会带假发出门的么,我家附近以前就有个戴假发的,不过假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这个是个人喜好吧,人家不喜欢又不能强迫。而且听说这靠湖边风大。”橘子说。

“风大?”壮美有些不解。

“你想想,秃子。其实不算丢人,对吧?”

“嗯。”

“戴假发其实也挺正常的对吧?”橘子说。

“是啊。”

“然后你再想想,风大,戴的假发被吹掉了呢?”橘子继续引导壮美的想象力。

“呃…”壮美无语。

“一阵风吹过,假发掉了…”橘子脑补情境中,一脸猥琐。

“唉…”壮美无奈摇头。

“那位摇头的同学,可是对我说的有什么不同意见?”老秃头看向壮美。

“没有。”壮美摇头。

“哦…那请你起来回答下这个理论提出的背景。”老秃头说。

“%¥%&.…”壮美突然有种想骂娘的感觉。

“旁边的那位同学笑的很开心嘛….那你肯定会了。你来回答下?”老秃头阴险地叫着橘子。

他正在脑补假发被风吹到湖里然后被某位喜欢钓鱼的同学钓上来之后的欢乐情景,听到了秃头叫自己之后一脸的茫然。

“你起来回答下这个问题。”秃头又说了一遍。

“@¥%¥…”现在橘子也有了骂娘的冲动。

大课是漫长的,学生们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一待到铃声响便飞奔出去为自己解决最基本的生理需求,这其中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很早来到教室抢后排位置的。

“赶着去投胎啊,这帮人是没吃过饭还是怎么滴。”小鸿颇有些鄙视这些人。

“大概吧,你们要去吃吗?”夜子问。

“你们不吃?”小鸿反问。

“上课前去吃的,现在不饿。”橘子说。“你们去吃饭?那我们先回去。”

“我饿。”胖子说。“咱们去吃饭。”说着拉走了小鸿小未两人。

“胖子果然都是吃出来的。”夜子说。

“也有吸收好的。”橘子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要锻炼啊橘子,看哥的几大块!绝逼是炼出来的。”一提到和健身有关的壮美立刻活跃起来了。

于是话题由壮美掌握这转向了健身方面,比如要坚持锻炼才会有效果之类的。套用壮美的原话是:“男人只有持久才会招女人喜欢。”橘子选择性遗忘了有关健身和某些能力挂钩的言论,并且下定义为妖言惑众。

下午是专业课,其实在橘子看来也没有多专业,无非就是一帮老师拿着书照本宣科用一些专业名词忽悠学生。几乎没多久就又产生了厌学的情绪,心想这下学生生涯不会又玩蛋了吧。于是抱着这种担心和对未来种种未知的忧虑橘子就这么过了一个下午。

大一的学生总是有很多的怨言,不仅仅是在美好早晨不得不离开床晨跑的事情,就连吃完晚饭几乎都不能安稳的休息,因为要上晚自习。

“我觉得我这不是来上大学的,介尼玛又回到了高中了,还是半封闭式的那种校园生活。”壮美在去自习室的路上对众人说。

“没试过,不清楚。但是那种憋屈的感觉我能体会。”橘子说。

“嗯。我也很清楚。”夜子赞同。

“我又不想去了。”小未说。

“早上就没去,小心向导找你麻烦。”橘子提醒道。

“有什么好找的,老子病没好彻底要休息。”小鸿说。

“出来都出来了,去坐坐呗。”胖子说。

话说到了自习的教室,发现向导已经站在门口等他们了。

“看样子就像在等你们的。”夜子看苗头不对转头对小鸿说。

“没事,去看看她能说什么。”小鸿还是无所谓的态度。

“你们几个等等。”橘子几个人正准备进教室的时候被叫住了。“你们四个早上没起来晨跑,你们俩连课都没上。第一天上课就逃课很厉害嘛。”四个没跑步的人自然是胖子夜子小鸿小未,又指的两个人是小鸿小未,开学第一天就跷课的人着实不是很多就两个。

“睡过了。”小未说。

“怎么没叫他们叫你们起床的,你们俩是跑步了吧,起这么早没叫醒他们?”向导转头问橘子和壮美。

“我们不知道他俩有课。”橘子说。

“那怎么跑步也没叫?”向导逼问。

“我们也迟了,走的急没注意。”橘子接着说。

向导看了看几人,叹了口气说:“跷课的老师都和我反应了,第一天就翘课的态度很恶劣的,下次叫寝室的叫你们起床,省的又睡过了。扣学分到时候不及格可别怪早先没提醒过你们,这是为了你们好。”

“好的,向导,知道了。”几人异口同声的说。

“进去吧。”

等到进教室坐了下来橘子对壮美说:“老向可真聪明。”

“嗯?”壮美等待解释。

“其实她想套话的,如果我们说叫他们起床了那等于说他们故意不去,加上之前说睡过了就是撒谎,还会挑起我们内部矛盾。”橘子说。“而且问了两次,真阴险。”

“这么一说还真是。”壮美说。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她肯定什么都知道,他有个比我们还要大点的儿子,不了解这些小动作才怪,说话下套子很正常。”

“嗯,以后找借口跷课还要给口风都统一了才行。”坐在后面的夜子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然后说道。

“对的。”壮美表示赞同。

所谓的自习其实就是看着学生们不去瞎跑,毕竟一群刚到了一个新的地方精力过剩的小伙子们姑娘们难免在晚上干点什么令人激动的事情,学校本着防患于未然的态度对少年们严加看管。

这仔细说白了就是一帮学生没事情做,大家坐在一起吹吹牛。有热爱学习的能顺便看看书,当然除了预习将要学的东西也没什么好看的。

等到吹牛吹的嘴巴干的时候也就算自习时间结束了,结束的时间也是很尴尬,睡觉吧太早,活动吧又没有多长时间。于是乎又是骂声一片,夜子直摇头感叹院领导也不是好当的。

等到出了教室遇到了小鸿,他第一句话就是,老向真阴险。

众人心照不宣。

回了寝室,几人各自收拾了一下这一天就算是过去了,说累不累说省心又不省心,橘子躺在床上想这样的日子还长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接着叹了口气,然后昏昏然睡去。寝室其他人也都各自**,熄灯睡觉。

直到他们被阵阵敲门声砸醒。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