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初晞薄允慎 第3章 连侵犯自己的男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八点零五分,迟到五分钟,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意味着她这个月的伙食费要减半。  时初晞眉头紧皱,没留意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走来。  “时、初、晞。”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传...

  八点零五分,迟到五分钟,这个月的奖金泡汤了,意味着她这个月的伙食费要减半。

  时初晞眉头紧皱,没留意一道身影风风火火的走来。

  “时、初、晞。”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传来。

  时初晞转头看去,人事部经理郭秀恶狠狠的站在远处瞪着她,从她所站的方向来看刚从洗手间出来。

  “郭小姐。”时初晞淡叫了一声。

  “你这么晚才过来,是不是把自己还当成千金大小姐?别忘了,你只是个打杂的!快去,把所有地方的卫生全部给我搞干净,尤其是洗手间,臭得要命,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拉肚子,居然连冲都不冲,你……快去、快去处理……”

  时初晞点了下头,拿上工具先去了洗手间,刚一进去,一股扑鼻的恶臭袭来,让人几欲作呕。

  难怪郭秀一大早怒气冲冲对她发火。

  时初晞屏住呼吸,忍着恶心,拿起马桶的水箱盖,一定是里面的浮球出了问题,打开一看,果然是。

  她轻车熟路的修好,按了下冲水,瞬间把马桶内的脏物冲干净,可那恶臭味却在空间内久久不散,更让人胃中翻江倒海。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她唇边划过一抹苦笑,这事要在以前,别说做,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可眼下她早已不是时家掌上明珠,不再保姆成群,也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用做的千金小姐,按在她身上的是“大贪官之女”的恶名,她每天一睁眼第一件要想的是,她要活下去,她要找到真相,为爸爸洗脱冤屈,把他从牢里救出来。

  去年时泰铭出事的时候正值她大学毕业,所有投出去的简历不是石沉大海,就是对方照着简历上的电话打过来辱骂一通。

  最后闹到没办法,她只得每天同时打几分工,这才勉强度日。

  身后有脚步声,时初晞不敢偷懒,赶紧拿起马桶刷刷起了马桶,手上动作未停,思绪却翻转开来。

  这一年的时间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年,时泰铭出事被带走的那天,她从学校刚参加完毕业典礼,兴冲冲的赶回来要和他们庆祝,却亲眼目睹了他双手带铐,被带上警车,绝尘而去。

  她往宅子里跑,想问问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她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也没找到妈妈,保姆说爸爸从前门被带走,妈妈就从后门跑了,丢下了她一个人承受接下来的一切,承受无止境的漫骂、羞辱……

  要说唯一给过她温暖的应该就是那个“靳先生”,要不是他肯要她,给了她六百万,爸爸的减刑申请法院根本不会通过。

  想到“靳先生”,再一想到自己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痕迹,时初晞心中既羞愤又愧疚,她想过要回物业找经理,可无凭无据,她连那个侵犯自己的男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要怎么找?

  看来,只有按捺住性子,等今天下午去别墅的时候留个心眼,说不定那个人还会再犯案。

  打定了这个主意,时初晞开始抓紧干活。

  ……

  最后的工作是收格子间每个人办公桌旁的垃圾袋,每到这个时候就是时初晞最开心的时候,往往她总会在编剧组多逗留一会儿,有意无意的多看两眼电脑屏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