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生装甲 第二章 希望?诅咒?迟来的支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上纵伸四万多米,呈一个倒立姿势的金字塔的形状。最高的离地距离也在一千四百米以上,虽然整个城镇却一颤不动的定在空中,并也没即为也没相对固定而随意飘舞。整个城市的外围有一层淡淡的光晕,这是城市的防御机构。每个建筑物之间都无数个管道相联接。有的是透明的的“是!”士兵在听完吩咐以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报告!”身着战斗服的士兵笔直的站在约瑟的身后,“机体数据收集完毕,请求下一步的指示!”

  “哦~收集好了?把个机器拆解了,然后拿出核心部件以后再组装起来。”约瑟依然在摆弄着手中的高脚杯,轻轻的喝了一小口杯中的红酒,“然后把这堆废铁送给强化人。”

  “是!”士兵在听完吩咐以后快速的退了出去。

  “嘿嘿……”约瑟放下手中的杯子,站起身;兴致勃勃的向科技研究所走去。

  整个城市都是悬浮在空中的,向上纵伸四万多米,呈一个倒立的金字塔的形状。最低的离地距离也在一千六百米以上,但是整个城镇却一动不动的定在空中,并没有应为没有固定而随意飘动。整个城市的外围有一层淡淡的光晕,这是城市的防御机构。每个建筑物之间都无数个管道相连接。有的是透明的管道,中间人来人往。有的是蓝色的管道,勉强可以看见里面穿梭着类似现在高铁一样的车子,只不过比高铁要快的多得多。还有的管道是深蓝色的,更本看不见里面是什么;听说这种管道和黑色最粗的管道一样,是军方使用的。还有一种是绿色管道,这里就像是公路,只不过没有行人罢了,全是车辆。

  四十五公里在“浮梭”的脚下连热身都算不上,还没有两分钟,约瑟就到了科研所。伸出手在门上一个突起的蓝色按钮上轻轻的按了一下,厚重的大门开始缓缓地打开。长长的甬道直挺挺的垂直向下延伸着,连一丝的光亮也没有。

  “呵~知道我要来,也不来迎接一下。”约瑟笑着,自言自语的说道;张开双臂,纵身跃下。通常要是从高空向下跳会有劲风扑面、呼吸困难的状态。但是甬道中却连一丝的风也感觉不到。约瑟从怀中掏出一根烟悠闲的抽了起来。

  人类要塞、避难所。

  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慕容枫,慕容成呆呆的站在一旁,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脸庞:“对不起,孩子。”目光中充满了悲伤,“原谅我……”

  “首领,请您节哀。现有的所有医疗方法都无法挽回枫的生命,虽然可以使用离子构造将心脏再造出来,但是也不能构造已经逝去的生命。”独孤雁有些无奈的看着慕容成颓废的背影。

  “我知道,辛苦你了。请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独孤崖摇了摇头,退出医疗室。

  刚迈出一只脚的独孤崖,还有没完全走出医疗室。手术台的正上方突然之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那光芒来得快,去的也快。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两人就看见光芒散去的地方有一个奇怪的东西悬在那里。

  那东西有两个拳头一般的大小,细长的椭圆体,表面全是一些类似图腾一样的花纹淡淡的发着光,光线柔和,隐隐的似乎还能看见在在椭圆体的周围还有很多道光环在流动,时快时慢。

  两人大吃一惊。“成,这不是古老的繁体字吗?”独孤崖激动地说道,光环之中便是那古老的繁体字,“这是……元始天尊!!”独孤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慕容成的身边,趴在手术台的一边仔细的端详起来。

  “元始天尊?!”慕容成有些糊涂,在这科技发达的时代,还有谁会相信古老的神话?这完全是说给小孩听得玩意。“元始天尊不是道家的神么?怎么会……”话还没有说玩,独孤崖就一把抱起慕容成,拼了命的摇晃,“成,枫有救了!有救了!”

  “停下!”慕容成喝道,“我知道你想就枫,我也想。但是你要分清楚现实的状况……”“不,我的意思是这个能救你家的枫。”独孤崖满脸的笑容,不停地用手指着那个椭圆体,兴奋的脸手指都在抖动。“嗯~啥?”慕容成脑子有些白,“就是说,这个?”成也指着这个椭圆体。

  “恩,是这样的。”独孤崖看着成的眼睛,“这个确实是元始天尊的东西。”看着成有点发火了,急忙解释道,“听我说完,这真的是元始天尊的东西,只不过来的有点晚。”

  “你什么意思?”成稳定了情绪,接着问道。

  “没有什么意思,这个上面说了,只有炎黄的血脉可以唤醒这个‘东西’,其实元始天尊也是人类,只不过是因为他掌握到了别人能以想象的知识,具体是怎么回事,上面也没有说清楚,但是这个东西似乎是用来阻止‘核派对’的。可是在传输的途中时光流有些错乱了,结果到了这个时空……”“等等再说这个。”慕容有些焦急的打断了独孤崖的解释,“给我说说怎么就我的孩子?”

  “这个……”独孤崖有些迟疑,“上面说可以让使用者起死回生,但是也会让使用者背负一个诅咒。”

  “诅咒?什么诅咒?”

  “不知道。”独孤崖拍了拍脑门,“可是天尊说他自己应经尽力了。”

  “算了,不管这么多了。既然能让死者苏生,应该所有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也不会轻。试试瞧吧。”慕容成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伸出手,想将枫的血液涂抹在这个奇怪的东西上面。

  成的手指还没沾到那个“东西”,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那椭圆体迅速的转动起来,小小的东西带起的劲风竟然将医疗室内的器具吹得东倒西歪。两人纷纷架起手臂,护住双目。但枫的身体似乎没有受到一丝的影响,头发纹丝不动。随着转速的加快,周围的劲风也越来越猛,连较重的器材也被吹了起来。枫的身体缓慢的浮向空中,而那小小的东西也渐渐地填入枫胸口的大洞之中,刚好吻合!

  就在椭圆体的东西融入枫的一瞬间,周围变得安静起来,只有枫还浮在空中。两人狼狈的放下手臂,被眼前这诡异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枫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一点点的伤疤,连以前小时候的伤疤也不见了,胸口也完好如初。身体周围浮现出刚才那奇怪的光环,但是上面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光环开始收缩,如同心脏的跳动。这时的枫也开始有些反应了,微动的眼皮表示着快要醒来的信号。两人心中不由一喜,“嘭。”枫重重的被摔在了手术台上;光环也随之消失了。

  “这是……”成看着独孤崖,意思是你知道得多,给我解释一下。独孤崖摇了摇头,同样疑惑的看着成。

  “混蛋!我和你拼了!”慕容枫嗖得一下坐起身,伸出双臂在不停地挥舞着。两人被慕容枫的动作吓了一跳。

  “额……这里不是……?”慕容枫晃了晃脑袋,“呓?哪来这么多奇怪的记忆?”慕容枫嘀咕着,“我不是死了吗?”

  “啊~你好啊、枫~”独孤崖瞬间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恐怕这个速度比枫快多了,也不理会已经呆坐在地上,眼泪婆娑的成,急急忙忙的走到了枫的身边,“你是死了没错,不过被某位神仙就活了。走,我带你做个‘有趣’的小实验。”

  “可是老爸……”枫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呆坐在地上的父亲。

  “哦~他啊,没事、一会就好。估计在感谢作……哦~是‘神仙’呢。”独孤崖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披在枫的身上,然后就半推半就的把枫带走了。

  ——半个小时以后。

  “哐当!”研究室的门打开了,不过是方式有些奇怪,倒下的门扬起一阵灰尘。慕容成一脸的青筋暴起,气势汹涌的走到独孤崖的面前,“你狠敬业啊~?”

  “你说的是、是哪里话?额……哈、哈哈。”额角的汗如同下雨,尴尬的笑容和抽动的嘴角,“别、别激、别激动。”

  “别激动?你要是把我儿子怎么了,我就拿洋葱爆你的菊花,还是基因改造的品种!比普通的大三倍!听见了没有!”慕容成的脸已经快要和独孤城的脸贴在一起了,口水全部喷到了独孤崖的脸上。

  “放、放心吧,你儿子回去休息了。”独孤崖想把脸上的口水擦掉,但是又不敢动。

  “恩。知道了。”听完崖的回答,慕容成的脸上瞬间堆满笑容。“我去休息了,你忙你的吧。”说完也不理会周围其他人呆滞的表情,摆了摆手,逃命似地离开了研究室。

  “老不死的,你给我回来!!陪我的研究成果!!”崖脱掉白大褂,疯了似地追了出去。

  其他研究员摇了摇头,开始收拾“战场”。

  新人类科研院所。

  “哥、不是叫你不要抽烟了吗?”一个柔柔的女声响起。

  约瑟刚刚结束了自由落体,手中的烟早就抽完了。“你怎么知道我抽了烟?”约瑟回过头,看着走来的女生,问道。

  一张再标准不过的古典瓜子脸,就象从最标准的美女漫画上走下来的人一样;比起一般美女的大眼睛不同,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那紫色的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又有点男性才有的英气;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随时细润的仿佛看一眼就能让人沉醉似的;一头水一样柔美的齐腰长发,淡淡的水蓝色如流瀑般倾斜下来。随着女生的脚步,似乎一股柔柔的馨香也扑面而来。

  这样的美人儿别说在人类中,就是在新人类中也少有存在。她就是约瑟的亲生妹妹潇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