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禁宽子衿 第3章 断绝关系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静寂,死亡……通常的静寂,两个人谁都也没先张口。夏莜溪很想让上官逸从她的身上离开了,可她却敢这么跟他说。谁叫他是她的买主呢?过了一会儿后,上官逸终于等到松绑了她,从夏莜夏莜溪很想让上官逸从她的身上离开,可她却不敢这么跟他说。谁叫他是她的买主呢?。...

寂静,死亡一般的寂静,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夏莜溪很想让上官逸从她的身上离开,可她却不敢这么跟他说。谁叫他是她的买主呢?

过了一会儿后,上官逸终于放开了她,从夏莜溪的身上离开后便迅速捡起了地上的衣物。穿戴好后冷漠的开口“在这待着,记住,安分点。”

话一说完,上官逸便立马转身离开了,不带一丝留恋,只给夏莜溪留下了一个冷酷的背影。

看着已经关闭了的门,夏莜溪再也忍不住了,抱着自己的膝盖放声大哭了起来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纯洁的她了。

而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把她当做最低贱的妓女。伸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是那样的羞辱她,而她却为了钱,只能任他摆布。

而且上官夫人已经跟她说过了,两年之内,只要能生下上官家的孩子,就放她走。可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啊!

这时,房门再次被打开,华贵的妇人再次出现在了房内,一脸满意的笑容。

刚刚,她在外面已经观察到了一切,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结果。

她倒是没有想到儿子竟然真的跟这个女人发生关系了。

看来,抱孙子有望了。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夏莜溪,径直的从她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份合约给夏莜溪,示意她签了它。

夏莜溪接过的便是前几日上官夫人跟她谈的条件。

她,一个下贱的女人。不仅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连带着自己的第一个孩子都给卖了!

想到孩子,夏莜溪不禁用手摸上了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在18岁就有了孩子,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把第一个孩子卖给别人。

可现实却逼着她不得不这么做。

看她签好了名字,上官夫人丢给了她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好了,这是你的定金。等你生下孩子,剩下的钱我会补齐的。”

在此之前,上官夫人已经帮她还了一些债款了,所以她才会顺从的被她带到了这里。

而现在,真的把钱丢给她时,她竟不想接。

她虽然出卖了自己的身体,可这全都是为了还债,相比被卖到夜总会,代孕显然要好很多。至少,她只被一个男人拥有过。

上官夫人把支票丢到床上后,也不管夏莜溪接不接,她便走出了房间,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那模样,就好像是已经看见了未出世的孙子。

夏莜溪淡淡的看着床头的那张支票,虽然她很有骨气的想要拒绝,但一想到还在上学的妹妹,她又不得不妥协。

妹妹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只可惜家里太穷了没能让她上更好的学校。只要有了这笔钱之后,妹妹就可以上好的学校了,以后毕业了找工作也不会像她这样没出息。

想到这,夏莜溪匆忙的将衣服穿好,紧紧的拿着支票,便坐了车回到自己的家里。

当她走到家门口时,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整个房里都是烟雾缭绕,本来就只有两室一厅的房子更是聚满了人,好像是在庆祝着什么。

“老夏啊!还是养女儿好啊!随便丢出去就是100万,这笔买卖很划算啊,以后,你就是百万富翁了。哈哈哈哈哈哈。。。”坐在桌子边喝酒的男人对着夏莜溪的父亲大声的庆贺着。

“哼,那是。我夏永林生的女儿必须这么有用。”夏永林一脸骄傲的跟别人吹捧着,“要是早知道生女儿这么赚钱,早就让她出去代孕了,生一个一百万,那要是多生几个,那我这钱,哈哈哈。。。。。。”

他们聊的甚欢,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门外的夏莜溪,夏永林越说越兴奋,压根就没有想过这钱都是女儿用自己的身体和孩子换来的。想的全都是怎么赚更多的钱,却不想想女儿的身体到底受不受的了。

“莜溪,你回来啦!“夏莜溪的母亲倒是注意到了门口脸上垮白的夏莜溪,有点心疼的开口问道,但,并没有朝她走去,而是小心的带着询问的眼神向自己的丈夫看去,像是在等着丈夫的回复。

这样的情景,让来送钱的夏莜溪心里一凉,难道在父母的眼里,自己还没有那一百万重要!

她心里很难受,可她此时却哭不出来,她早就知道自己在父母的眼里是无可是非的人了。现在流泪,还有什么用。

从小到大,在父母的眼里只有妹妹夏莜雪一个人,父母会给妹妹买漂亮的衣服,好玩的玩具,可这一切却都没有她的份。偶尔,母亲看不下去了,会偷偷的给她一点零花钱,却,只是一点点。因为母亲在外面花的每一分钱,父亲都是清清楚楚的。

而这点零花钱还是母亲买菜和不吃饭省下的。母亲常常教导她不要争什么,因为有一个疼爱自己母亲,所以,她一直都没有跟妹妹计较着什么。

而在去年,父亲突然跟她说家里没有那么多钱,实在供应不起两个人读书,虽然父亲没有明说,但夏莜溪却很懂事的办理了退学手续。

可现在,从父亲的嘴里听到了自己的价值,心里还是会很痛很痛很痛的。

十八岁的年龄,本应该是含苞待放,被父母呵护在手里,可谁知竟是这样。

没有谁会不希望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母,幸福的生活。可是她从小都活在妹妹的光环下,竟然连上学的资格都没有。而她为了给父亲还钱,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第一个孩子。

得到的又是什么呢?父亲的冷眼相待还是母亲的欲言又止。为什么她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和一个美满的家庭呢?

“回来了。你回来,上官夫人知道吗?还有,上官夫人说什么时候给钱没有。。。“看到夏莜溪,夏父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只是冷着一张脸向夏莜溪询问钱的事情。

钱钱钱,满脑子都是钱。我一个活人站在你面前,你也不问一下。张口闭口都是钱。夏莜溪很想冲上去质问父亲,但理智让她忍住了。

她这么拼命的赚钱,不就是想让父亲多看她几眼吗?可现在,结果竟是这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