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难自禁宽子衿 第5章 纠缠不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韩芷萱听了他的话,嘴角钩起了一丝不满意的弧度,这个男人,的确但是很在乎自己的。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就给她离开了。那孩子是自己的了。这样也好,省得还得她去为他生个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就让她离开。那孩子就是自己的了。这样也好,免得还要她去为他生个孩子。要知道,在演艺圈,很多女明星就是因为生下了孩子身材走样,所以才渐渐没落的,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韩芷萱听了他的话,嘴角勾起了一丝满意的弧度,这个男人,看来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等那个女人生下孩子后,就让她离开。那孩子就是自己的了。这样也好,免得还要她去为他生个孩子。要知道,在演艺圈,很多女明星就是因为生下了孩子身材走样,所以才渐渐没落的,她,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只要这个男人的心还在自己的身上,其他的都好说。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本来满目泪痕的脸渐渐的有了笑容,一双莹白的小手向上官逸的身上摸去。

“逸,你要记得你说的话,这辈子,除了我,你不可以爱上其他女人。因为你是我的。“韩芷萱宣誓主权般的对他说。

“傻瓜,我爱的永远都只有你一个女人。所以,别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上官逸看着灵动的嘴唇,感觉到她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他便无所顾忌的吻了下去。

她的身上,原本就只穿着黑色睡裙。此时,因与他紧密的拥抱,她身上的柔软,更是与他的皮肤紧密接触着。那柔美的触觉,立马激起了他最原始的冲动。

大手一挑,她身上那仅有的一件睡衣就从她的身上滑了下来,细腻光滑的雪肤就这样映在了上官逸的眼前。他的吻,如雨点般吻上她性感的肌肤。

她樱桃小嘴一般的薄唇勾起了狡黠的笑意。

韩芷萱的身材绝对是完美的,那纤细的小腰,一双手便握住了全部,没有一丝赘肉。完美的翘臀更是饱满而性感。这样完美的身材,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无不为其心动的。

上官逸丝毫不客气,有条不紊的在她的身上下动作。

屋内,涟漪春色,诱惑人心。

而此时的上官大宅里,上官夫人一脸严厉的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夏莜溪。

冷淡的开口,“你去哪儿了?“

“我,我回了趟家,我,我把钱交给我,我的父母。“夏莜溪害怕的哆嗦,带着颤音说道。

“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耍什么花招。你的身体是我们上官家的,别想着跟外面的那些野男人搞个野种出来滥竽充数!现在,两年内你都只能在这待着。“上官夫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气愤的说道。

“我,我不会那样做的。“上官夫人毫无根据的对她的侮辱,让她蓦然的感到委屈。为了那一百万,她已经将自己卖给了上官家,连同着她那脆弱的自尊心。

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这样的屈辱,她却连为自己辩解的权利都没有。因为她清楚,就算再怎么解释,上官夫人不信,也是惘然。

从上官夫人谨慎的让医生为自己检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这个上官夫人绝对是个小心的人。就算她不说自己去哪儿了,想必上官夫人也会去查清楚。

“回房去,记住,以后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可以出去。“丢下话,上官夫人便往楼上走去,不再看夏莜溪一眼。

在她的眼里,夏莜溪只是个生孩子的机器,要不是因为儿子喜欢的那个女人不愿意生。根本也用不上她,她也就不用操心这些事了。

等上官夫人离开后,夏莜溪蹲在沙发的某个角落哭了起来。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竟然要这样对她不公,她明明才只有十八岁,却要承受这么多。

这样的事情已经让她很伤心了,可她,却连一个妓女都比不上,只能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机器。还有两年的时间,她到底要怎么过下去。

在这里,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感受,更没有人去同情她。有的,都只是佣人对她的嗤笑,好几次她都听到了女佣在背后说她是个下贱的女人。为了钱,不仅出卖了自己的身体,连骨肉都拿去卖,真是丢女人的脸。

可是,这一切她也不想发生!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夏莜溪回到了上官夫人为她准备的房后默默的趟下了,眼角的泪就这样顺着流了下来。一双清淡的眸子了无生趣的望着天花板。她从不喜欢与别人去争论些什么,只是想平淡的过完这一生。她的要求不高,只是想找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她不需要他多有钱,也不需要他有绝样的面容。她要的,只是那个男人的心都在她的身上,在她冷的时候给她一个拥抱而已。

可如今,她却走上了代孕的道路。还有什么资格奢求别人去爱她。

代孕,在别人的眼里,也只不过是高级词汇的妓女罢了。性质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她还需要生下孩子。

身体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更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她昨日发生的一切,想起上官少爷那一句句讽刺的话。她的心,便疼的几乎要碎掉。

一行清泪从脸庞滑过,今天一天哭的泪比她活了这么多年流的加起来还要多。她并不是个爱哭的姑娘,可那又能怎么办?

怨吗?她都不知道该要怨谁,没有人逼迫她,都是自己自愿的。

上官夫人?她自然是没有理由去怨的,如果不是她,自己怕是已经被丢到夜总会了,过着更悲惨的生活了。

上官逸?那个男人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什么人,而且,她的任务本来就是跟他。。。他厌恶她也是理所当然的,就连她自己,都厌恶现在的自己。

她的父亲?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可是怨又有什么用呢?

没有自由,没有亲情,也没有自尊。什么都没有,就这样活着。她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如果她死了,会不会就解脱了呢?家里的债也还完了,也没有什么留恋的。她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有了这个想法后,夏莜溪立马从床上爬了起来,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走出了房门。死,她也不能死在上官家。毕竟上官家并没有做错什么。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到上官家的时候。在他们家的外围看见了大海。如果,她将自己的尸体丢进大海里,是不是玷污的身体就会干净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