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七子 第三话 竹林隐逸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林小院的主人陶先生。陶先生看见青衣少年和他抱着的周茂一,面色一顿,地说,“赶快屋里。”青衣少年屋里后把周茂一放到床上,周茂一依旧紧紧地握着刀,陶先生轻抬几下他的手腕,手掌才伸出双手,陶先生取过刀,放到一旁,就给他号脉,青衣少年站在边敢周茂一听着阵阵风涛,睁开眼看看四周,竟是一片竹林。青衣少年和粉衣女孩在竹林中一前一后的快步穿行。在竹林中来回穿梭,转过几个弯,到了一处小院前。青衣少年抱着周茂一走进院子,大声喊道:“陶先生,陶先生!”。...

  周茂一被青衣少年横抱着,觉得天旋地转,自己体内两股气息不断碰撞,脑子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青衣少年落到地面上,开始步行。

  周茂一听着阵阵风涛,睁开眼看看四周,竟是一片竹林。青衣少年和粉衣女孩在竹林中一前一后的快步穿行。在竹林中来回穿梭,转过几个弯,到了一处小院前。青衣少年抱着周茂一走进院子,大声喊道:“陶先生,陶先生!”

  一名老者从屋内走出,头发半黑半白,穿着粗麻布衣,目光祥和,正是这竹林小院的主人陶先生。陶先生看到青衣少年和他抱着的周茂一,面色一顿,说道,“快快进屋。”

  青衣少年进屋后把周茂一放到床上,周茂一依旧紧紧握着刀,陶先生轻点几下他的手腕,手掌才伸开,陶先生取过刀,放在一旁,开始给他把脉,青衣少年站在一边不敢打扰,而粉衣女孩此时正在屋里小声喊:“夭夭,夭夭!”喊了两声,一直黑色小猫不知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粉衣女孩一把抱起小猫来,小猫也眯起眼睛在小女孩脸上蹭着,样子很是亲昵。

  陶先生搭着周茂一手腕,又进屋一人,正是赶来的白衣和尚,白衣和尚看到床上昏迷的周茂一,说道:“先生,这孩子他…”陶先生只是紧皱着眉头,一语不发,良久,才徐徐说道:“此子昏迷,不是外伤,而是经脉有异,这般异样,反倒与鬼手当初相似。”陶先生边说边看了青衣少年一眼,青衣少年急声说:“和我相似?他应该从未修习过道家真法,怎么会?”

  陶先生站起身来:“和你相似,又大不相同。你当初是练功出错,岔了真气,阴阳相冲,险些坏了自己性命,而他是自身阴阳二气控制不好,在刺激下突然同时在周身行走,他这没淬炼过筋骨的身子自然承受不了,方才如此。”

  这时白衣和尚说道:“先生,烈阳子昨晚已经羽化。而出手的黑衣人却不知是哪路人,功力极深,而且还精通我佛门神通。”

  陶先生摇摇头说:“我也不知,只是前几日司南魔盘有异样,我便想是有魔道中人要来,而且这人或许还知道我的修行法门,知晓我这几日不能运转功力,瞧好了时机才来。我自负倚靠这竹林中的阵法,也能挡他几日。不料,这人竟不是冲我而来,而是要去找烈阳子。我只道烈阳子功力已然不在,慌忙通知你二人前去,不想最后竟是这般结果。”言语之中,颇是自责。

  白衣和尚说:“烈阳子当初练功乱了经脉,他自己吊的一口真气在,昨日气势实不弱于当年,只是这口真气一动,便油尽灯枯,难以活命了。”

  青衣少年听到此竟眼圈一红:“他能战死,死的威风!比在那俗世武馆躲着苟活,强了太多!只是这周茂一,得想办法治好他。”

  陶先生说:“我去准备几味药,先给他喝下,保住他性命。要想让他阴阳二气和周身经脉平和下来,恐怕不是要有千年玄参之类的天才地宝服用,便是得有郑神医手中的一粒药丸了。”

  白衣和尚和青衣少年听罢都摇摇头。千年玄参可遇不可求,一时半会儿哪里弄去,而郑神医身在何处都不知道,求他的药更是难了。陶先生看出二人心思,说:“不当紧,我先保住了他性命,只要他不再练功,一时半刻倒还无虞,你们也不用太过担心。”

  青衣少年说道:“烈阳子临死之前交代,要我送他上穹宇峰。”陶先生听了也是一惊,拍了拍青衣少年的肩膀说:“那你就完成他的心愿吧,既然他觉得那里是对的,你又何必太过在意。”青衣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床上的周茂一,和床边周茂一那把刀。白衣和尚说:“他若上了穹宇峰,练起道法来,岂不是真气经脉又要受损?”陶先生说道:“那倒无妨。通天观清皓大师要是出手,救他不是难事。再说,穹宇峰上还会少了丹药么。你们先各自去休息一下,等他醒了再做商议吧。”

  周茂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中间陶先生给他灌了两服药,浑身已经不再发烫,面色也渐渐正常了,只是仍未清醒。

  云霄武馆的一众弟子埋了周贯,已然散去不少,有几个收拾好东西,跟着大师兄樊峥来到坟前,和师父告别。这时,三个人也朝坟前走来,走在最前一个,是一个中年男子,锦衣绸缎,穿的很是华丽,一副儒雅之气,正是这陈水镇中锦帛商会分会会长宋寒之。其后两人一男一女两个青年,都背负着长剑,一身道家装束。三人行至坟前,宋寒之也先行先对着坟头行了一礼,直起身来:“在下宋寒之,这两位是尊师同门中人陈风,卫灵华,特来吊唁。”

  身后被称作穹宇峰弟子的两人在坟前跪下,端端正正的叩了一个头,才又起身,武馆弟子吃了一惊,宋寒之在这陈水镇生意很大,名头也极响,这些弟子中倒是有人认得,却不知道师父和这人何时有过交游。而另外两人是穹宇峰的?穹宇峰不是虚无缥缈的仙家所在么?那这二人真是师父的同门?不是同门这二人怎么行如此大礼,师父莫不是仙家什么大人物?

  樊峥拱拱手:“你们是穹宇峰上的仙人,还跪拜我们师父?这…”

  陈风答道:“你们师父道号烈阳,是我们师叔,我们跪拜他是应该的。”樊峥听罢,和几名武馆弟子面面相觑。

  宋寒之说:“敢烦相问几位小哥,令师昨日是和何人交手?”

  几名弟子都摇摇头,说:“不认识,是一个黑衣人,十分厉害,只是没想到,我们师父也那么大神通,可惜还是不敌那人。我们却是什么忙也帮不上的。”又一个弟子说:“昨天还来个青衣服的年轻人,背着把刀,要帮我们师父,也没帮上,另外有个白衣服的大和尚,最后和那个黑衣人交手,倒是护着了师父的尸身。”

  宋寒之又问:“那青衣少年一起来的是不是还有一个粉衣女孩?”几名弟子想了想说:“是,是还有一个女孩,什么衣服没看清,站在不远处的屋檐上,有十几岁吧。”宋寒之点点头:“一黑一白,这么大名头的人都来了。”

  陈风上前一步:“你们师父是不是有个儿子?他现在在哪?”一名武馆弟子指了指南方,“小师弟受了重伤,被青衣少年抱着朝那边,飞,飞去了,大和尚也去了那边。”

  陈风听了面带疑惑,看向宋寒之,宋寒之开口说:“黑鬼手,白头陀都是赫赫有名的主,亦正亦邪,各道中人也都忌惮的很。我们锦帛帮在俗世走动的多,知道这二人不像烈阳子那样化为百姓过寻常日子,而是飘忽不定,但来这陈水镇却是不少。”

  陈风紧锁眉头:“莫不是这陈水镇有他们的故交或是想要的东西?”

  宋寒之猛然大悟一般:“此处南去百里,有一片竹林,从没有人进去过,这陈水镇的百姓有人说那里有仙人洞府,有人说有鬼怪精灵,我想,黑鬼手和白头陀多半带着烈阳子的儿子去了那里。”

  陈风说:“小道有一个不情之请,宋会长可否为我们引路,去那竹林一趟?”

  宋寒之一笑:“陈道友客气了,我们锦帛帮和贵派渊源极深,说是一家人也不为过,这是穹宇峰的事,我岂有推脱搪塞的道理?我们这就前去。”

  陈风说:“多谢馆主,以后有用的着我们师兄妹的地方,一定尽心竭力。”说罢,又对身边的卫灵华说:“师妹,这次下山寻访师叔下落,不想师叔已然身死,我们如若不把师叔的骨肉带回山上,恐怕难以交代了。”

  卫灵华说:“带回去倒是应该,只是不知他到了山上习不习惯…”

  陈风说:“那些不是我们能够操心了,先找到他再说吧。”卫灵华点了点头,似乎她很习惯听自己师兄的话。

  宋寒之从袖中取出一把银两,交付在武馆弟子手中,说:“我以前也不知晓尊师身份,昨晚那么大动静,我只道是魔教中有人火并,不想多滋生是非,才未露面。我也是刚才和陈道友,卫道友相遇,他们见到练武场中气息,认得是火龙剑和火龙钟残骸,方才知道,周馆主就是烈阳子,怪我,怪我啊。若是知道烈阳子道兄有难,于情于理我都会前来相助。现在你们师父已经仙逝,这些银两你们收下,各自谋生吧,若是有不嫌弃的,也可到锦帛商会去做个伙计,到时报我的名讳就是,商会一定给你们妥善安排。”

  宋寒之给了银两,不待武馆弟子们答话,就对陈风和卫灵华说道:“我们走吧。”边说边掏出一个碧绿的小尺子,祭在空中,小尺子陡然变大成三尺长,宋寒之越上尺子,说:“两位道友,我前面带路了。”陈风卫灵华点点头,也各自祭出背负的剑来,和宋寒之一道向南飞去。

  一名武馆弟子张大了嘴巴,愣在原地说:“乖乖,不得了了,原来仙人这么多。师父是仙人,和尚是仙人,道士是仙人,青衣男娃是仙人,粉衣女娃也是仙人,商人老爷子也是仙人哪!”另一名武馆弟子说:“会飞的都是仙人?那鸟也算了,咱也走吧。”

  樊峥看着飞离而去的三人,回头跪在师父墓前,郑重的叩了一个头:“各位师弟,大家各自散去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