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七子 第四话 闯进竹林阵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貌似宋会长这六合四极尺,灵气肆溢,妙用无穷无穷,让晚辈眼开了。”宋寒之哈哈一笑:“做生意用的,没什么大用处,哈哈。这陈水镇的买卖少不了尺子。”陈风递过来话来:“这陈水镇确是块宝地,陈会长生意昌隆的很。此外不想烈阳子师叔也隐居山林于此,黑人手陈风微微一笑:“陈会长见笑了,家师希望我们能早日修习有成,才恩予我们这两把宝剑,奈何我们师兄妹实在愚钝,至今也没练成什么本事来。”陈风话虽如此,却难掩得意之色,继而又继续说道:“倒是宋会长这六合四极尺,灵气四溢,妙用无穷,让晚辈开眼了。”。...

  宋寒之和陈风,卫灵华三人在空中飞着,宋寒之看了一眼两人脚下的长剑,陈风脚下的剑冰蓝剔透,隐隐有雷纹缠绕,卫灵华脚下那把则是碧绿如玉,上有黑白纹路:“苍雷,春风,两位年纪轻轻就成了这两把宝剑的主人,不简单,不简单。”

  陈风微微一笑:“陈会长见笑了,家师希望我们能早日修习有成,才恩予我们这两把宝剑,奈何我们师兄妹实在愚钝,至今也没练成什么本事来。”陈风话虽如此,却难掩得意之色,继而又继续说道:“倒是宋会长这六合四极尺,灵气四溢,妙用无穷,让晚辈开眼了。”

  宋寒之哈哈一笑:“做生意用的,没什么大用处,哈哈。这陈水镇的买卖少不了尺子。”

  陈风接过话来:“这陈水镇确是块宝地,陈会长生意兴隆的很。另外不想烈阳子师叔也隐居于此,黑鬼手和白头陀竟也常来这里,不知道这二人和烈阳子师叔之间有什么瓜葛。”

  宋寒之摇了摇头:“这我也说不清楚,陈水镇这块地头我熟得很,竟也未曾察觉烈阳子在这里隐姓埋名这么久,他自化名周贯隐居在此,行事很是低调,和寻常武师无异,平时交游也都是市井闲人,和修真界众人并无来往。”

  陈风点点头:“看来昨晚杀害师叔的人来头不小,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发现了师叔的身份行踪。”

  宋寒之道:“那黑衣人身份尚不知晓,多半是魔道中人。黑鬼手和白头陀以往和烈阳子应该没什么来往,不然凭这二人名头难免引人注意,黑鬼手又向来行事高调,恐怕烈阳子身份早就被别人知晓了。”

  卫灵华也开口说道:“白头陀是法生寺的和尚,不知怎么离开了寺院,听说他一身佛门神通很是厉害,修习也是正宗的达摩心法,而那黑鬼手年纪轻轻能和他齐名,而且传闻中还要凶狠上几分,不知他出身何处。”

  宋寒之说:“黑鬼手用的兵器是把宽刀,修习功法独树一帜,少有雷同。他身边那个女娃子也有些道行,却是一般,前些年南华洞的胡千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这个女娃子,被黑鬼手废了一身修为,黑鬼手的名号也传了开来。”宋寒之讲的这些,陈风卫灵华倒是也听说过,只是不知道,黑鬼手对胡千出手,是因为一个小女孩。南华洞算不上什么大门派,但也有些地位,胡千修为也还算可以,好端端的被一个少年废了功力,南华洞竟然没有出头,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出头了,却没奈何的了这黑鬼手。

  三人边说边行,很快就看到前方不远处,郁郁葱葱一片竹林,宋寒之说道:“我们下去吧,这竹林很是诡异,要是从当中落下,只怕一进去就着了什么阵法。”

  陈风说:“多亏宋会长想的周全。”说着便各自收了尺子长剑落在竹林外围。

  宋寒之和陈风,卫灵华三人在竹林中前行了几步,只觉得竹林之中竹香阵阵,生机盎然,竹林间有不少鸟儿,很是清幽雅静,走了许久,不见异常。陈风开口说道:“宋会长,这里我看不像有什么魔道中人,也不似有修真人的样子,多半是寻常的野竹林罢了。”

  宋寒之点点头说:“我们再往深处走走看,我起初担心这竹林中有什么阵法,怕贸然闯入生出祸端,想来是我多心了。”

  卫灵华也欣然说:“这里虽然不及穹宇峰气势宏伟,但也算得上别有风韵了,在这里搭上一间竹屋住下,倒也惬意的很。”

  陈风鼻子哼了一声说:“这竹林灵气淡泊,只是偏远城镇。凡人居住于此躲避乱世倒是可以,我们穹宇弟子别生这种念头,还是应修习好功力,来救济天下苍生。”

  卫灵华听了俏脸一红低下头来,说:“师兄教训的是。”

  陈风仍是一副轻忿之色:“师妹这次跟我下山不久,就贪恋安逸,倘若让门中师兄弟知道,岂非…”卫灵华搓着手,很是窘迫。

  宋寒之哈哈一笑:“宋道友胸怀大志,心系天下,实在是伟丈夫胸怀。卫道友也不过是看着竹林幽静,女孩子喜好恬静,才说想居于此,只是一时儿女情愫,也不必太过当真。”

  陈风这才又哼了一下鼻子,不再多说,大步向前走去。宋寒之见卫灵华眼眶中泪水盈盈,也是不便多劝:“卫道友,我们走吧。”

  一路沉默,气氛很是尴尬。宋寒之突然停下,说:“等等,有些不对。”陈风和卫灵华也止下脚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陈风开口问:“怎么了?莫不是我们在兜圈子?”

  宋寒之摇摇头,说:“没有,不过我们好像着道了。”说罢祭出六合四极尺,那尺子到了半空中,光芒大盛,左右光芒朝两端射去,不一会收回光芒,又转了个方向,光芒再次射向两端,如此几次变换方向后,光芒再次射出却好像受到阻力,被挡了回来。宋寒之面色凝重,喝到“疾!”六合四极尺又一次射出光芒,而光芒刚射出丈许又被逼退回来,宋寒之刚欲再次催动,却见那六合四极尺竟然旋转起来,宋寒之又厉声喝到:“定!”那尺子才慢慢停下,不再旋转,落回宋寒之手中,陈风上前问道:“怎么样?”宋寒之缓缓开口:“这竹林中有阵法!”

  陈风一惊:“当真有阵法?是道家阵法,还是佛门阵法?又或是魔道…”

  宋寒之摇摇头:“都不是,又都是,这阵法布置的相当隐晦,似乎有道家八卦的味道,但也有五行命理在其中,但都只是相似,我换了方向再测,发现有罗汉伏魔阵的套路,却也不是很像,而后我又感觉还有别道的阵法,想再测时,这尺子就好像受到了禁制,我只觉得这竹林中,阵法甚多,又或者是一个集合各道精要而别出心裁布出的一方大阵!”

  陈风听后一阵寒意,不曾想到这竹林之中竟有这种厉害的大阵,左右环视一下,拔出苍雷剑:“我来试试这大阵的成色。”说着作势要运转功力。

  宋寒之急忙喝道:“陈道友不可鲁莽!布阵之人是敌是友尚未知晓,强行破阵,难免多滋生是非。”

  陈风止住气息:“难不成要原路返回?”

  宋寒之一声苦笑:“怕就怕这阵法玄妙,来路早已变换了。”

  卫灵华在一旁插话:“那宋会长可曾听说有陈水镇的百姓来过这竹林,他们又安然返回了么?”

  宋寒之说:“此处离陈水镇百里,寻常百姓很少来此荒无人烟的地方,镇外的村落中,倒有人来这里挖过竹笋,但是也没听说有人死亡或是失踪。想来这阵法是刚布下不久,或者是,一直没有启动,我们今日撞了进来,这阵法却是运转起来。”

  陈风抬头看看天际,冷声道:“如若不行,我们就纵上云端,飞出去好了。”

  宋寒之说到:“这等阵法,我们要是不去抵制,也就是被困,要是强行去破,搞不好还会受到攻击。”

  卫灵华见二人一筹莫展,自行到一边去观摩竹子,想找出些许线索。陈风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总不至于坐在这里等阵法主人来找我们吧?”

  宋寒之一点头:“有理!嗯,有理!”

  陈风看向宋寒之:“什么有理?”

  “陈道友言之有理啊!我们在这竹林走了许久,阵法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我刚才贸然用六合四极尺去窥探它,方才收到压制,我想,我们要是不再主动出手,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宋寒之缓缓解释,“既然阵法主人不会主动前来,又没主动发难的迹象,我们何必考虑这么多,不如就这般朝前走下去就是!”

  不远处卫灵华突然喝道:“是谁?谁在那里?”陈风,宋寒之急忙闪至卫灵华身旁,陈风说:“你看到人了?”卫灵华摇摇头,低声说:“是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宋寒之三人凝神戒备,大气也不敢出,良久不见动静。陈风说:“师妹,莫不是你看花眼了?”

  话未说完,又一道黑影从竹子上闪过,围绕三人来回转了几下。陈风三人凝神静气,严阵以待,陈风沉声说:“装神弄鬼!”宋寒之却嘿嘿一笑:“我道是什么物事,原来是只小猫在作怪!”

  说完,果然见一只黑色小猫从前方蹿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三人,陈风惊讶道:“哪来的小猫?”边说边走近,那黑色小猫起初也不动,看得陈风走得近了,背部拱起,浑身毛都竖了起来,陈风正惊疑间,卫灵华小跑到身前:“你吓坏它了呢,师兄。”说着半蹲下身来,伸手要去抱起小猫,小猫这下倒是没有反抗,很温顺让卫灵华抱起,卫灵华捋着小猫的毛,小猫眯眼睛很享受的样子。

  宋寒之看向卫灵华怀中的小猫:“这黑猫并不惧怕人,只怕不是野猫,不是这阵法主人的,也应是有着什么关联。如若跟着它,搞不好到能走出这竹林,不过也可能…”

  “不过也可能被带到阵法主人那里去!”陈风说,“既然我们已然进了这其中,也没什么好怕的了,见了阵法的主人,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夭夭…夭夭,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从远处竹林间跑过来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长得很是精致,眉宇之间更是灵气十足,小女孩正是跟在青衣少年身边的粉衣女孩,女孩跑近后,说道:“夭夭还不快回来。”小黑猫一下跃出卫灵华怀中,朝小女孩跑去,小女孩抱起小猫:“夭夭,你再乱跑,今晚就不喂你吃东西了。”边说边揪小黑猫的耳朵,也不去理会宋寒之三人。

  宋寒之干咳一声:“咳,这位小姑娘,你…”

  粉衣女孩抬起头来看着三人,说:“老头,刚才那尺子是你的吧,嗯,是件宝贝,把它给我吧。”

  卫灵华笑道:“刚一见面,就开口要人家宝贝,小妹妹有点无礼了哦。”

  粉衣女孩嘻嘻一笑:“啧啧,刚才那老头是想问我叫什么名字,是也不是?告诉你们好了,我叫凝儿,这小猫叫夭夭。接下来你们又要问我父母是谁,我呢只好说,我没爹没娘,只有一个哥哥,最后你们又要问我知不知道这竹林怎么走出去,是不是有人下了阵法,我会说,是呀是呀,有阵法,怎么走出去,把尺子给我就告诉你们!”凝儿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夭夭也抬起头看着三人,待到凝儿说完,夭夭点了一下头“喵呜……”了一声,很是同意的样子。

  宋寒之三人听完都哑然失笑,陈风先开口说道:“你那个哥哥是叫黑鬼手吧。”

  凝儿撇撇嘴:“是别人称他黑鬼手,至于他本来叫什么,我才不告诉你们。”

  宋寒之说:“果然是在这里。小姑娘,你带我们去见你哥哥,我便给你一件宝贝。”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条彩缎:“这个给你。”

  “这有什么神奇的,比刚才那个尺子差远了。”凝儿看了一眼,不屑的说道。

  宋寒之呵呵一笑,把绳索祭在空中,绳索来回盘旋,竟然成了七彩之色,来回翻弄,煞是好看,凝儿咂了咂嘴:“倒也是件宝贝。”

  宋寒之说:“怎么样,我这七彩绸缎索好看么?”

  小女孩点点头:“拿来吧,算够格交易。”

  宋寒之说道:“那我们怎么走才能见你哥哥?”说着把七彩绸缎索抛了过去。

  凝儿说:“嘿嘿,想得美,我才…”边说边伸出一只手要接,宋寒之却又喝到:“回!”七彩绸缎索边又飞了回去。

  这时一道黑影从女孩怀里飞出,一口叼住七彩绸缎索,正是夭夭,凝儿一看掉头就跑,夭夭衔着七彩绸缎索,紧跟上去。凝儿边跑边说:“臭老头,上当了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