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你未曾走远 第2章 摊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说着这个俗套又俗不可耐的对白之后我耐心的等待着付明哲的回应。我的预想之中付明哲的惊诧并也没回到。反倒是一双滚烫的唇封死了我下面要说的话。粉唇的柔软细腻,带着微微的酒香。一刹反而是一双滚烫的唇封住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说完这个老套又俗气的对白之后我等待着付明哲的回应。我的预想之中付明哲的诧异并没有来到。

反而是一双滚烫的唇封住了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唇瓣的柔软,带着微微的酒香。一瞬间就让我失了神。

除去邵奇峰,这是第二个和我接吻的男人。不同于邵奇峰,付明哲的吻格外有力又格外缠/绵,我在这么炙热的吻里渐渐软成了一滩泥。

也许是我寂寞了太久,也许是对奇峰的失望让我萌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决心。我开始回应付明哲,换来了付明哲更为猛烈的热情。

不知道是付明哲在我耳边温柔地说爱我时,还是当他拥抱我时,我之前所有的犹豫和顾虑全部功亏一篑,在付明哲独特的温柔与火热的激/情下,我溃不成军。

也许世间众人之中,真的有磁场一说。我平日里干涩紧绷的身体头一次湿润了起来,也柔软了许多。

付明哲无疑是个情场高手,而我一开始的想法也很简单。无非就是个吻,我也就是体验一下所谓出轨。如果真有下一步,就算我愿意,我的身体也会比我早一步做出拒绝。

毕竟,我和邵奇峰已经无数次的证明过这个事实了。

然而,所有的一切自那个吻之后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他让我体验了从未体验过的愉悦。在我们共同的律动下,我终于明白,所谓欢爱一场,确似鱼水之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体力终于消失殆尽,在付明哲滚烫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时,天已大亮。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付明哲那一张若有所思的俊脸,以及一双充满探究意味的深沉眼眸。

我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胸口的凉意让我不由自主地拉高了被子,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还好,理智在短暂的离开之后终于回归。

“u盘,里面应该有很让你吃惊的东西。”我慌乱的搜寻着,昨晚的疯狂,u盘似乎也不知道被遗落何处。

“这个?”付哲明举起手中的物件,正是我找了很久的u盘。

“让我吃惊的东西?是你昨晚录了像,借此想来敲诈勒索一笔?”付哲明捏紧手中的u盘,探寻地看向我。

听到这里,我索性也放下戒心。大大方方地起身穿衣,既然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过了,现在也没必要矫情扭捏。

“我个人的建议是你先打开看一下,我想你会感谢我带给你的礼物。”穿上慌乱中踢到床下的高跟鞋,我向着盥洗室走去。

鬼知道一晚的奋战之后我成了什么样子……

背后传来付明哲走动的声音,过不多久,电脑开机的声音响起。

目的达到!可是看着镜子里妆容凌乱的自己,我实在是有些笑不出声。面前的这个女鬼一定不是我……

心中默默计算好时间,顺便洗了把脸,将自己收拾干净走出去。

抬头,挺胸,深呼吸。

“你很让我惊喜。”付明哲站在盥洗室门口低着头说道。

我耸了耸肩:“各取所需。”

“这个礼物,你想要我拿什么来交换?”

“邵奇峰身败名裂,还有……这辈子都翻不了身。”

“你们女人都这么狠吗?”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这句话,付明哲微微皱了皱眉。

我推开挡在盥洗室门口的付明哲。狠吗?我也不知道。但是看着邵奇峰出轨丽萨的那些证据时,我的心又何尝不是在滴血!

“东西已经交给你,后面的事情就拜托付总裁了。”我微微颔首,拿着手包准备离开。

“那个……昨晚的事。”付明哲在我身后有些迟疑地开口。

“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把东西交给你。”这次,我没有回头,手轻轻按在房门的把手上等着付明哲的回答。

“好,合作愉快。”闻言,我点头离开。

所有的故作潇洒在我越来越靠近家时慢慢溃败。邵奇峰应该回来了吧?他昨晚去做了什么?和我一样的事吗?

苦笑一声,取出钥匙开门,却不想门先一步从里面打开。

“小柔,我有话和你说。”屋内的邵奇峰似乎十分紧张,看样子不知道靠在门口等了多久。

“你一直在这等我?”我指了指门口,有些诧异地问道。邵奇峰脸上的黑眼圈浓重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一夜没睡。

昨晚?他不是应该和丽萨一夜风流去了吗?这个样子……似乎很不尽兴?

邵奇峰点了点头,拿过我手中的包随手往鞋柜上一扔,关上门就拉着我往沙发方向走去。

我有些不明所以,但邵奇峰一直都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试着挣扎了几次却根本无法挣脱,最后也就放弃了。

他还能在这里动手把我打一顿不成?我看着手腕上被捏出的青紫有些怀疑。

然而,走在前面的邵奇峰忽然松开手,转过头“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膝盖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听得我一阵心惊。

“小柔,对不起。”再次开口邵奇峰竟然带了些哭腔。

这又是唱哪出?我耐着性子继续装白痴,但也没有去扶他,只是安静地开口问道:“怎么了?看来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呢。”

“我该死!我,我对不起你。但是,小柔……”邵奇峰说道最后索性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紧接着又是一堆无意义的重复。

懒得去看邵奇峰的表演,我试图转移视线,却被沙发前茶几上的一张纸吸引了注意力。

这才是主要目的吧?我拿起来看着上面的“诊断证明”四个大字,明白了邵奇峰给我演这出戏的意思。

丽萨怀孕了。

看来他昨晚是过的不怎么愉快。想也能想到丽萨逼着他跟我摊牌的那些措辞。

邵奇峰看我拿着诊断证明倒也不扇自己了,而是直接起身走到我身边。

“我让你起来了吗?”我转过头看着邵奇峰问道,连演戏都不能演全套。

“这个……”邵奇峰的脸红了又白,最后看着我有些尴尬地开口,“这是个意外,但是我是男人,必须要负责,你当初不是也说很喜欢我的责任心吗?”

看着邵奇峰干净的脸,哪里有什么涕泗横流的痕迹。呵,我现在真的是被气得没了脾气。

“负责任?我喜欢你对别的女人负责任?邵奇峰,你觉得能说出这种话的是人还是畜生!”第一次,我第一次如此失态的在邵奇峰面前大声咆哮。

收获的除了邵奇峰的震惊之外只有鄙夷。

“小柔,我印象之中的你不是这样的。你很温柔,很乖……”邵奇峰语无伦次地形容着,那些词汇硬是把我堆砌成了一个无喜无悲的菩萨模样。

“所以,我应该微笑着说‘奇峰,我理解你,你快去为你的孩子负责吧?’是这样吗?邵奇峰,我只能祝你断子绝孙!”最后一句话让我体验到了什么叫做酣畅淋漓,我将手中的诊断证明随手一扔,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看着邵奇峰。

然后,就见一个花瓶迎面朝我砸来。

“砰!”花瓶在耳边炸裂,紧接着脸上一痛。花瓶破裂的碎片四处崩散,应该是划伤了脸。我伸手去摸,果然摸到了一篇粘腻的猩红。

“以前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你还有家暴的潜质?”我看着邵奇峰说道,脸部的刺痛提醒着我面前的男人已经变成了一个恶魔。

“唐曼柔,我以前也没看透你。既然如此,我也不废话了,我们离婚,你净身出户!”邵奇峰也不甘示弱,看着我脸上的伤痕还露出了几分得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