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颂展承戈 第2章 拨乱反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吉祥语展承戈第2章 拨乱反正的全文深度阅读,吉祥语垂头丧气的从咖啡店里出,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从上次这场相亲对象里回过神来。“祝小...“祝小姐……您的手机忘记拿了。”店员追出来,把手机还给祝颂,朝她笑笑。。...

  祝颂垂头丧气的从咖啡店里出来,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从刚才这场相亲里回过神来。

  “祝小姐……您的手机忘记拿了。”店员追出来,把手机还给祝颂,朝她笑笑。

  “谢谢。”

  她的姓氏才改过来不久,所以每次听到别人叫她祝小姐的时候,总是反应不过来。

  她是三年前,才知道自己原来是祝家的亲生女儿。

  祝家的千金小姐发生车祸,发现血型与父母任一方都不符合。祝家这才查到当初阴差阳错的在医院抱错了女儿,于是找到了祝颂。因为她就是被抱错的真正的千金小姐。

  祝颂以前也不叫祝颂,叫李颂。因为爸爸姓李,妈妈姓宋。可叫李宋未免太随便,于是把宋改成了颂。她原本的父母是工薪阶层,社会关系简单,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把她当掌上明珠16年。

  祝家人在找到祝颂时,本来就要接她回去的。回去的前一天,因为闺蜜的初恋夭折,她去她家陪她睡了一夜。第二天上午,铺天盖地的新闻都在报道他们家遭遇入室抢劫杀人的事,她的父母被歹徒捅死。

  她执意住在老房子里,替养父母守孝三年。如今三年已过,她回到了祝家。

  今天,她回到祝家正好满两个月。该办的手续都已经全部办好,该斩断的社会关系也已经斩断。她错位的人生被扳正,成为了千金大小姐。

  “二小姐,您是回去还是再逛一逛?”看到祝颂出来在门口站了半天,司机赶了过来,笑眯眯地问。

  祝颂低声说:“回家吧。”

  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祝颂坐上车就十分困。可是脑子里却无比清明,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就想展承戈,想他刚才到底是故意耍自己,还是真的……想来想去,她觉得前着居多。她有自知之明,虽然自己不丑,但也没有到能让人一见倾心的地步;再者,祝氏确实比不上展氏,对于展承戈来说,他肯定会有更好的选择。就从他迟到半个钟头毫无歉意,就可以看出他对此次相亲的态度。想必是因为家里催得紧,他才不情愿地来了。

  想通了这一点,祝颂叹了一口气,阖上眼。

  祝家的别墅在城西,是赤临市很有名的地段,寸土寸金。祝颂刚回到家,爸爸祝相濡立刻表达了他的惊讶:“这么快就回来了?”

  头一次见面,哪怕没有看对眼,出于礼貌,也应该要一起吃个饭吧?哪怕不吃饭,也得聊一聊了解一下啊,难道展氏少爷并没有去?

  祝颂“嗯”了一声。她知道祝相濡对这次相亲期望挺大,所以换了鞋就去了沙发上,接受盘问。

  她的姐姐祝心洁和妹妹祝菲蓉听到动静,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

  祝菲蓉人还没有过来,声音就已经传来了:“我就说人家展少爷不会去吧,颂颂姐,你白等了吧?看你这一脸垂头丧气的模样,哼……”

  祝颂平时就被祝菲蓉冷嘲热讽惯了,无论她说什么,都能面不改色的露出笑脸。正要答话,又听祝冰洁说:“没去就没去,爸爸,你让颂颂去,本来就是为难她。咱们家的事传得谁不知道?颂颂毕竟是乡下养大的,没见过什么世面。展少爷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见过?眼高于顶,平时就连于大小姐的面子都不会给,咱们家的女孩子,他大概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祝颂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直等她们话说完了,才对祝相濡开口:“展先生去了,不过他很忙,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祝相濡连忙问:“那他都说什么了?”

  祝颂自然不会把展承戈的原话说出来。她现在已经认定对方只是在耍他,等她对外说被展少爷看中了,再告诉别人是误会。于是她从包里把拿出来一张名片,说:“别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有空,给他打电话。不过爸爸,我觉得人家只不过是出于礼貌才这么做的,我……”

  “你知道就好,别不知天高地厚不停地打电话,让人觉得恶心。”祝菲蓉哼了一声,顺带翻了个白眼。

  祝相濡瞪了祝菲蓉一眼,虽然心里失望,但也是可以预料的结果。祝家四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已经有了男朋友,小女儿还小,而且也带去给展家见过面,展少爷并不喜欢。还有一个出生时抱错了的别人家女儿,三年前已经出车祸死了。哪怕没死,她也算不得祝家的人。所以,只能让祝颂去试试了。

  可祝颂毕竟是小门小户养大的,和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完全不能比。有这样的结果,也不意外。

  这么一想,他反而安慰了祝颂几句:“没事,你年纪还小。将来选择多得是。再说了展少爷给了你名片就是有希望的,你也可以试着约一约。”

  祝颂心里想,人家可是明确说了,没事别打电话。她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嘴上应着:“好,爸爸。那我上楼休息一下了。”

  回房间一觉睡到吃晚饭,祝颂被保姆敲门叫起来,洗漱了一下,就下楼了。她现在住的房间是之前已经去世的二小姐的,她的继母也没给她安排另外的房间。

  正下着楼,听到祝相濡接电话。语气很是激动高兴,几乎算得上是眉飞色舞了。等她走到饭桌旁,被祝相濡一把抓住了手,吓了一跳。

  “颂颂……”祝相濡脸上都是笑容,因为激动把祝颂的手臂捏得一阵生疼,祝颂表情扭曲,疼得是龇牙咧嘴。

  “颂颂,你这孩子怎么能骗爸爸呢?真是不像话!”

  骗?

  祝颂心想,骗了什么?被骗还这么高兴?

  “你和展少爷明明就已经说好了要订婚,怎么还说什么都没有?”

  此话一出,不但是祝颂,饭桌上一桌子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祝颂一下子成为了全家的焦点,身上仿佛要被无数双眼睛盯出两个洞来。

  说好了……要订婚?

  难道上流社会和普通家庭的生活相差这么大?相亲只是看几眼,就能下决定婚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