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重回末世 始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识了3年,结婚了也将近两年。在这个淳朴童真的年代里,他们现在的但是都属于“蜜月期”新婚夫妇,再加在这两年里又为自己的爱人怀了一个孩子,青年男子对女子更是因而而细心呵护有佳。这爱的结晶直接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升到了极点。  男人的名字叫陈日宏,去年25岁这所医院妇产科诸多产房里的一间,有一个青年男子正在把一台印着“青海”两个蓝色大字的收音机摆在一个皮肤较白长有一头黑色长发的漂亮女子身旁。这名女子坐在白色的病床上,黑褐色的眼珠子透露着爱与幸福,微微翘起的嘴唇因为掩盖不了她白齿而暴露了她的美丽。。...

  1996年的一个夜晚,中国G东省D市S县的一家医院里,有一个新的生命正准备与这个世界发生接触,第一次接触。同时,我们故事也将要在这里展开。

  这所医院妇产科诸多产房里的一间,有一个青年男子正在把一台印着“青海”两个蓝色大字的收音机摆在一个皮肤较白长有一头黑色长发的漂亮女子身旁。这名女子坐在白色的病床上,黑褐色的眼珠子透露着爱与幸福,微微翘起的嘴唇因为掩盖不了她白齿而暴露了她的美丽。

  她和他相识了5年,结婚也不到一年。在这个纯朴纯真的年代里,他们现在还是属于“蜜月期”新婚夫妇,加上在这一年里又为自己的爱人怀了一个孩子,青年男子对女子更是因此而呵护有加。这爱的结晶直接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升到了极点。

  男人的名字叫陈日宏,今年25岁,比自己的妻子大一岁。和女子的美丽相比,陈日宏的样貌就显得较为俊朗。宽大的脸庞上面棱角分明,给他增添一分阳刚俊气,皮肤介于黄色与褐色之间更是显示出他身体的健壮,一头黑得发亮的短发从额头往后梳去,如果单看头发的话就会觉得比较像某国百元纸币上伟人(向毛军神致敬),或许他是这位伟人的崇拜者吧。黑褐色的眼珠子和又黑又粗的眉毛看起来给人一种真汉子的感觉,加上眉宇之间的若隐若现的皱痕和双手上的爆筋肌肉,不难看出他绝对是在道上混过的。

  90年代的中国,科技尚且落后。就连经济也尚还在发展之中。大城市还好点,有电脑、冰箱、彩色电视之类的“高科技”。但是像S县的这种小地方,最好的只有12寸的黑白电视,而且还是有钱买不到那种,有价无市。老百姓的娱乐方式除了看书、下棋之外就是听录音机和收音机了。陈日宏是一间发电厂的车间主任,一个月工资才340元。因为为人比较讲义气,所以他带领的工人工作都出尽了力,自然干什么都是第一名,如此一来,年终奖金也就多了起来。

  这样,所以算上年终奖金,他一年的收入大约在4000元左右徘徊把。而一台收音机最便宜的也要280块钱,可别少看这280元,在这个时候可是可以养活280个人两天时间了。

  陈日宏他买的这台收音机是7百块钱,买来不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子能在产房里解解闷,也是为了能让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听听音乐,艺术细胞得从小培养起。

  打开收音机,调了调上面的频数,一阵沙沙的声音从收音机里面传出,随后则是慢慢响起了当时最红最火的明星邓丽君主唱的“甜蜜蜜”。配合着这种气氛这对年轻的夫妇对视了一会,无言的笑了起来。

  现在是五月份,天气本应十分闷热。,但是黄慧甘在产房里面却没有感到一丝闷热的感觉,反而有阵阵清风从窗外吹进来,带动黄蓝色的花纹窗帘飘起落下。因为现在是晚上八点多钟了,天早已暗下,除了天上的星星和同步卫星(同步卫星就是和第一同一频率转动的卫星)里的宇航员之外没有人看到,有一片巨大的乌云笼罩在整个G东省之上,而这片乌云的中心,位于S县上空。

  “慧甘,我来查房了。”一个满头灰白色头发的老妇人拿着牌板子走了进来,一边说一边用笔在上面记着什么。这位老妇人身穿一身大白褂,左胸口前挂着一个小身份牌,上面写着“吴槟莲:S县人民医院妇科教授。”

  人民医院相信大家都有听说过,因为全国的人民医院多的数不过来,唯一的区别就是每一间“人民医院”前面是什么地方的名字,S县人民医院是S县最大也是最好的一间医院。这里除了医学设备差了点,其他的都是在国内算得上是一流的。

  S县人民医院它建成时间是在1965年,而1966年又发生了“文化(和谐真理)大革命”一些老宝贝(权威老人)都被抓去批斗,一些收到风声的一早就带着家眷和财物跑路了,像S县这种地方又偏僻又小,来到这来躲过风头是最好不过了。S县一连来了十几位“避难”老人,而那时的S县的县长是一个老好人,很自然把他们给接纳了下来,分配在他们可以帮忙的地方。十几位老人之中就有几个老人是医学的,直接就被分进了人民医院。因为这里的人纯朴真诚,而且老人们在这里过得日子很快乐。在后来虽然风声过了,但他们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浓厚感情,加上人也老了,没有什么追求,自然也就留在这里不走了。

  吴槟莲吴老教授就是这十几位老人中的一位,79岁高龄的她,除了样貌以外,其他的可没有半丁点儿老态。加上她又是S县人民医院唯一的一位妇科教授,所以S县的妇科被她宣布承包了,她帮S县接生的婴儿人数多达一万名,这是一个的恐怖数字,要知道现在的S县也不过4万人口而已。

  所以吴老教授在S县这里算得上是德高望重,连出去买菜都遇到曾经被她接生过的人。只不过就是长大变成菜贩子罢了。买菜的菜贩子也知道吴老教授曾经接生过他,所以一般老教授来买菜都肯不收她的钱了。但吴老教授为人正直清廉,哪会白吃白喝白拿别人的东西?所以一旦有人说不收她的钱,她就会气呼呼的大骂一顿。可是日有阴晴,月有圆缺。吴老教授终于遇到需要帮忙的地方了,自己的孙子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学,需要交八万元。多年两袖清风的吴槟莲自己的积蓄也不过5万多而已,儿子儿媳是做小本生意的,能拿出来的钱也不到两万。去向别人借,他们也是泥菩萨过海,自身难保。大家餐找餐吃顿顿清(方言:形容没什么积蓄)不过努力凑点,还是凑得出的。吴槟莲左借右凑,加上自家的零零总总也才7万6千左右,缺的这剩下4千块这可让吴槟莲愁苦了那张老脸。而听到吴槟莲有难的陈日宏立马拿着3千元红包去敲吴老教授的家门。

  就这样一直不收红包的清廉老教授在陈日宏和自己儿子儿媳的劝说之下很是无奈的收下了红包,虽然她不是迂腐的人,不过因为这件事,吴老教授怎么看陈日宏就怎么不顺眼,对他说起话来自然也就不客气了。当然!对陈日宏的妻子则是温声柔气的,感觉就像是在问候自己的亲闺女一样,明显的差别对待。陈日宏在外或许穷凶恶极,但是面对吴老教授他可不敢闹脾气,不单是为了自己的妻儿,也是因为他曾经也是吴老教授接生的。

  黄慧甘就是陈日宏的妻子,她虽然是S县的,但却是在乡下被同村的接生婆给接生的,这倒是让吴老教授少了几分尴尬。去帮自己接生过的人接生,怎么看都是奇怪事儿,本来她已经不再帮人接生了,她带出的学生有这么多个,随便来一个都可以搞定,她肯亲自出手自然是陈日宏给的大红包在发功啦。

  “唔,慧甘你今天晚上准备一下。有很大可能你就是在今晚生,我先去给你安排一下。记住了,在这期间你千万不要吃东西,任何东西。”吴槟莲教授,伸手帮黄慧甘把了把脉又摸了摸肚子,瘪着嘴说道,虽然有些难看,不过却透露着一股道喜的味道。吴老教授断定今天晚上就要分娩了,这可让这一对年轻的夫妇紧张起来。在这个年代大哥大都还没有普及,更别说手机这么高科技的东西,就连作为车间主任的陈日宏也不过是有一台半个巴掌大的BB机,只能发一些设定好的短信。

  无法通知亲戚,陈日宏只能自己守着妻子了。

  “轰隆隆...”午夜两点钟,天空响起了雷声。一阵大风掠过以后,天就开始下雨了。在黄慧甘的隔壁房间里,睡觉的吴老教授也被雷声吵醒。因为今晚有大工程,所以她在八点半的时候就睡觉了。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妇科主任,全部都是她曾经带过的学生,陈日宏为了这个未出世孩子可是操碎了心,还把一年的收入都花了出去,给的红包自然不会只有吴老教授一个人啦。

  “劈啪轰隆隆...”天空闪过一道幽紫色的闪电,随后而来的是响彻天地的打雷声。

  “啪。”一声轻响,整个S县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断电了!小张,小张,快去我办公桌边上的柜子里面拿火柴和蜡烛过来。”一个女主任的声音在断电之后响起。一片漆黑让吴老教授感到不安,马上下床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布鞋穿上,然后对着其他人说:“你们先和我去慧甘那边,先守着以防有意外发生。”

  “噗咻——滋”S县人民医院的正上空忽然出现了一个灰乌色的漩涡,只见漩涡中射出一道幽紫色的雷柱,打在医院妇产科这栋楼楼顶的“引雷针”上。“呼!!!”一个灰色的小点,出现在雷柱与“引雷针”的接口上,随着声音的出现一下子扩大散开到整个S县、D市、G东省、中国、地球再到太阳系、银河系...灰色一直向无尽宇宙蔓延而去....

  而在这个灰色时间里面,似乎一切都静止了,就像VCD里的录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一样。空中被空气挤压成长条的雨滴保持着下垂的样子,却怎么也落不到地面。远处一道劈下的雷电也静止在乌云之中,远远看去让人感到大自然的可怕。整片天地都被染成一片灰色,地球不自转了,九大行星也不绕着太阳转了,就连银河也不流动了。

  向天空仔细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道从天而降的雷柱后面出现了一条看不出深浅的裂痕,裂痕里面都是紫蓝色的气流,与外面静止的灰色时间不同,这些气流就像圆桶里被搅拌转动的水一样,慢慢的转,转啊转。只见一个紫红色的光团从裂缝里面飞了出来,慢慢顺着雷柱落下来。

  如果有人在,那么他就可以看到凡是紫红色光团经过的地方,雨滴和那些微不可见的尘埃就像平民见到皇帝一样低头后退。慢慢德,光团来到医院妇产科病房楼的楼顶的底板上,渗了进去。穿过7楼和6楼,光团来到5楼520产房中,520正是黄慧甘的产房号码。原本因为断电造成的黑暗,被光团的紫红色光芒驱散了。光团来到黄慧甘的床边,变成一个身穿紫白色长袍的白发男子。

  白发男子的头发不算是纯白,而是苍白,而苍白中还夹带着一点点银色。白发男子的相貌大约在二十至三十岁左右,与房里的夫妇相当。白皙得过分的皮肤,简直可以与雪相比,紫幽色的眼瞳呆在长有双眼皮的眼眶里,虽然透露出一股古老沧桑的气息,却又因为薄薄的嘴唇的微翘而让人感到有那么一丝亲切。男子的脸庞和黄慧甘一样是圆脸,而五官又像陈日宏那样严俊,若非那对向上勾起的眉毛使他看上去和陈日宏有了那么些不同,别人都要认为他就是陈日宏的翻版。

  整体来说,白发男子的样貌虽然算不上十分俊美,但是无暇的脸和银白色的长发让他看上去又是那么地神秘和帅气。

  看着床上正在睡觉的黄慧甘,白发男子伸出手去把她额前的一缕乌黑色的垂发抚到耳后,同时露出发自心底的笑容。

  “终于又再看到你了,妈。”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