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重回末世 第二章 来自未来的“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明,隐约还也可以玻璃窗他的身体看见他身后的景物,让人觉得他像是一个被投影仪投影出的投影人像,非常奇妙。  “也好,实际上能看见你们我了很能满足了。这么多年来,为的不是这个?”说着,白发男子的帅脸又露着了真挚的笑容,让他看上来更为很亲切了。他“是啊,现在的我是灵魂体。根本无法与肉体接触的啊。”错楞了一会的白发男子叹了以口气,自顾自地说,同时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但是脸上那笑容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不看不知道,白发男子浑身上下都呈现着一种半透明,隐约还可以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他身后的景物,让人感觉他像是一个被投影仪投影出来的投影人一样,十分神奇。。...

  看着躺在产房的病床上的黄慧甘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白发男子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向这张脸摸过去,似乎是要触摸什么名贵的东西一样。但是在接触到皮肤那一瞬间他的手却如空气一般穿了过去,没有一点停顿。

  “是啊,现在的我是灵魂体。根本无法与肉体接触的啊。”错楞了一会的白发男子叹了以口气,自顾自地说,同时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但是脸上那笑容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不看不知道,白发男子浑身上下都呈现着一种半透明,隐约还可以透过他的身体看到他身后的景物,让人感觉他像是一个被投影仪投影出来的投影人一样,十分神奇。

  “也好,其实能看到你们我已经很满足了。这么多年来,为的不就是这个?”说着,白发男子的帅脸又露出了真诚的笑容,让他看上去更加亲切了。他扭头看了看坐在一边椅子的的陈日宏,陈日宏的头已经歪了下了睡着了。口嘴微微打开,走近一看还可以看到里面那因为吸烟而变得有点发黑的牙齿。看到陈日宏的睡姿,白发男子无奈瘪了瘪嘴,又摇了摇头之后叹了一口气。左手高举,右手去把左手的衣袖收了起来,露出玉臂,然后左手微张,向坐在椅子上的陈日宏轻轻地一挥,一团蓝白色的光球从他的掌心飞出,不留痕迹的没入了陈日宏的眉心。然后又扭头向黄慧甘用手也打出一团蓝白色的光球,没入黄慧甘的额头。

  做完这些,白发男子放下左手衣袖,然后双手缓缓合十放于胸前,闭上眼睛,双脚向上收起呈盘坐的姿态悬浮于半空中,看上去像坐在那里一样。然后慢慢地,白发男子整个人缓缓向上升起,又向病床的床尾横移过去,在来到床尾的上空才停了下来,静止在那儿。“时、绝、炼、魂....”白发男子猛地张开眼睛,紫色的双眼色出一种光芒,同时双手也没有停着,两只手一下子分开又猛地一拍,手指交叉合拢抱成拳头,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并拢向上。同时口中细声快语的念着什么,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正在做法的老道一样。

  只见一团由紫色、蓝色、红色和银白色这几种颜色混合在一起的4彩光团从白发男子的眉宇之间慢慢的冒了出来,在4彩光球完全从额头出来的那一刹那!白发男子的身躯变得更加透明了,几近消失。

  “去!”白发男子一声底喝,4彩光团应声飞出,速度快得就像一个被打飞出去的棒球一样。光球一下子飞进黄慧甘那如小山般凸起的大肚子,穿过被子、穿过黄慧甘的肚皮,来到里面那个比BB机大了好几倍的胎儿眉宇之前。

  似乎感觉到面前有什么东西,黄慧甘肚子里的那个胎儿竟然缓缓睁开了双眼!那是一双充满迷茫、无知却又不缺乏天真和无邪的眼睛,是那么的纯粹、无暇。

  就在胎儿双眼睁开同时,4彩光团猛地冲入婴儿额头的正中....

  “呼~,呼,呼!”白发男子在光团进入胎儿的眉心以后,大口的吸了几口气,似乎刚才打了一场篮球赛一样。

  白发男子收回双手,缓缓冲空中落在地上。就站在床边,他看了看黄慧甘,又扭头看看陈日宏,眼角流出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他那白皙无暇的脸庞滑落下来。

  “啪!”一声如玻璃破碎的声音突然在天地间响起,白发男子应声破碎开来,化为无数颗闪闪发光的粉尘,散落在四周。

  “唔,老公!老公!啊~老公,快叫医生,要生啦。快点,啊!”就在最后一颗粉尘落在地上以后,天地间的灰色一下子消失,一切又似乎被人用遥控器按下播放键一样,进行刚才还在进行的一切。黄慧甘被肚子突如其来的剧痛疼醒了过来,艰难的向还在睡觉的陈日宏叫喊着。“啊?啊!要生啦?!吴教授!吴教授快来啊,医生,医...”“来了,来了。真是难搞了,居然在这个时候,小张!小张!快点把蜡烛拿过来,曹主任你去把手术车推过来。”陈日宏听到妻子的叫声愣了一愣,明白过来后就如同蚱蜢一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边喊边跑向门去。还没跑到门边,吴槟莲就从外面门就拉开。从陈日宏的叫喊中吴槟莲已经知道,黄慧甘已经进入要分娩的状态!时间不等人,吴槟莲扯开喉咙大声地向门后叫喊了起来。

  “来了,来了。蜡烛来了!”一个绑着马尾的年轻护士跑了进来,随后的是推着手术车的曹主任。“马上点蜡烛,在边上拿着。几个主任和护士留下来,其他无关人员请出去....”

  没有人!没有人发现刚才的那一切。就似乎,似乎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不同的只有天上的乌云消失了,雷也不打电也不闪了,虽然雨照样下,但没有乌云的支持,它们只能越来越少罢了。产房的地上不知何时铺满淡淡银光的粉尘,随着接生手术的进行慢慢淡去、暗去、消失...

  —————————————————————————————

  2012年,冬季!12月21日。那个夜晚,同样是天空突然暗下来。不同的是这次不是乌云,笼罩的也不止是G东省!那一天晚上,整个地球就像被一块黑布包住了。北半球是因为白天突然变暗所以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南半球是因为睡醒过后看钟表才发现的。同时,他们发现电话打不开了,电脑也是如此。由于某些远古文明的预言和占卜,大家都知道世界末日来临的日期,但是没想到预言居然是真的!

  黑暗的日子持续了三天,在第四天,人们终于见到了天空,但却早已不是人们熟悉的那个天空。被黑幕笼罩了三天的地球,彻底被整容了。地球的体积变大了,大了整整十倍。而原来地球的区域全部都被挤在一起,人类居住的地方从全球五分之1变成了五百分之1。另外的五百分之499中有五百分之113是变成了那些突然冒出来的异族占据;五百分之119是海洋与淡水;五百分之59是一些危险的神秘区域;剩下209都是被凶兽占据的大森林。

  其实,被改变的不只是地球,原地球的所有生物也受到了改变。少部分虫鱼鸟兽在体魄被改变的同时拥有了智慧,一部分只是被改变体魄而已,很大部分都是发生了变异和返祖。而变异的除了良性变异还有恶性变异,良性变异是有很多,其中代表性就有元素化和肢体强化,喷火或者爪子可以变长变短都还算常见,变异得厉害的甚至可以变长类人凶兽。而恶性变化就是多出了一些自己无法控制的变化,多出一条腿或者脑袋长错地方的就算是恶性变化中的一种。还有一部分是强化失败的凶兽,躯体因为强化失败让其失去理智,只剩下兽性和赴利本能。这种强化失败的凶兽统称为感染兽,它们的基因因为强化失败而被体内的病毒入侵,每一个被它们攻击过的人或兽都会感染它们身上的病毒,体魄不强就会成为它们之中的一份子,体魄强的就会有一段虚弱期。而身为万物之灵的人类,变化的方向有三个。一个是躯体强化类的,大脑、体魄,就是这方面的。另一个则是和凶兽一样强化失败而被病毒入侵的感染丧尸,它们同样也是可以感染别人。最后一种就是出现异能的超能力者。

  这又如大灾变的黑暗三天,被后来的人称为“旧文明之逝”也称为“新世纪之始”。

  从那三天之后的5年,在异族和凶兽还有感染群体的欺压之下,人类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与他们对抗了三年以后。人族终于把它们赶出了原地球区,由当时最强的三千人组建地球联盟,宣布了独立。在那以后的两百年里,三千强者陆续离开原地球区,寻找让自己更进一步机缘。之后在“新世纪408年(末日后的第四百年)”,三千强者中最强的一百人离开了地球,飞向无尽宇宙。这一百人在地球或许很强,但是面对无尽宇宙中层出不穷的强者,还是不够看的,一百人在短短30宇宙日(三百年)只剩下二十人了。这二十人,无一不是成为宇宙中声名显彰的人物。在这二十人中有一位被称为“白发死神”的强者,听说他一直在寻找“求死回生”之术,用来复活他的亲人。他在寻找的过程中一直在变强,这体现了信念与目标的重要性。而且他性格孤僻,没有一个朋友。如果有人与他争抢“求死回生”之术,他就会下杀手,连灵魂他都不会放过。

  但是后来“白发死神”神秘失踪了,人们从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了一些信息。“白发死神”的身影最后一次是出现在东方的一个神界区域中,貌似听说他得到切确消息说东方神界之中有一件逆天神器可以掌生控死。后来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只是知道东方神界已经变成一片死地,而且那里出现过时空风暴的痕迹,人们推测“白发死神”和东方神界的人可能都被时空风暴给吸进去了。凡是被时空风暴吸走的人或神,都九死无生,至少没有一个幸存者再出现过。

  —————————————————————————————

  “啊哈,啊~”“用力,出来了!出来了...”这是S县人民医院5楼的一件产房里传出来的声音,里面是几个主任和护士都在协助一位老妇人在蜡烛的火光下进行接生手术,额头上的汗水无形中说出了手术的麻烦。在他们身后几个护士拿着蜡烛高高举起,手上早已经滴满了蜡油,形成一边白色的蜡层。但是为了手术的进行,她们依旧高举着,久久不肯放下......

  凌晨4点44分....一个护士打开了房门,一边用手指扣掉另一边手上的蜡层一边对站在门外的陈日宏说:“陈先生,恭喜你!是个男孩。”“哈哈,太好了,太好啦!谢谢你们啊,辛苦你们这些当护士的了,明天我请大家去"南陵酒庄"去吃饭,给你们封一封大红包,一定要到啊!对了!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喜当爹的陈日宏借着房里的火光也注意到这位护士手术的蜡层,马上就明白过来了,但是心中对妻子还有刚出生的儿子都十分着急,所以他只是许下承诺之后就想进去看看自己的妻儿了。

  “当然可以,你进去吧,我先去打些热水来给婴儿洗澡。”护士听到陈日宏话里的大红包,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了,语气也轻快多了,向陈日宏点点头就快步走下楼去了。“慧甘,怎么样?”陈日宏一进来就一脸紧张地问起了自己爱人的情况,在一边的累的满头汗水教授和主任都被他忽视了呢,这似乎有点过河拆桥的味道。“是个男孩,日宏,多谢医生吧!辛苦他们了。”进过分娩之痛的黄慧甘看到自己的丈夫来了,那张苍白的脸露出了笑容。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奇妙。当然,我们的故事也正式开始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