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之重回末世 第四章 幼儿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摩托车载着陈晟祀,慢慢的开向目的地——西山路的S县第一幼儿园。第一次送儿子去上学,陈日宏在兴奋之余又有一点儿兴奋,嘛是一种说不出的深深的感动。他在心里想,不知不觉自己从一个青年人变为中年人了(他自己想的,才29岁嘛。),并且还当了爸爸!嘿嘿,是儿子今天一大早,不知道是不是隔壁养鸡的那个人把鸡给宰了,陈晟祀和陈日宏都没有听到鸡鸣声,不过还好有闹钟!被闹钟叫醒陈日宏和陈晟祀吃完了(老婆)妈妈黄慧甘早早起来去买的早餐。然后洗脸刷牙,下楼开车去了。陈日宏今天穿着一身红色的悠闲服和一条白色的尼龙裤,开着摩托车载着陈晟祀,慢慢开向目的地——西山路的S县第一幼儿园。第一次送儿子上学,陈日宏在兴奋之余又有一点激动,反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他在心里想,不知不觉自己从一个青年人变成中年了(他自己想的,才29岁嘛。),而且还当了爸爸!嘿嘿,就是儿子好像有点怪。。...

  今年是1999年,是20世纪的最后一年。今天是三月十一号,不管是小学生还是幼稚生。都是在今天去上学,而我们四岁的陈晟祀也要在今天去上幼儿园啦。

  今天一大早,不知道是不是隔壁养鸡的那个人把鸡给宰了,陈晟祀和陈日宏都没有听到鸡鸣声,不过还好有闹钟!被闹钟叫醒陈日宏和陈晟祀吃完了(老婆)妈妈黄慧甘早早起来去买的早餐。然后洗脸刷牙,下楼开车去了。陈日宏今天穿着一身红色的悠闲服和一条白色的尼龙裤,开着摩托车载着陈晟祀,慢慢开向目的地——西山路的S县第一幼儿园。第一次送儿子上学,陈日宏在兴奋之余又有一点激动,反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他在心里想,不知不觉自己从一个青年人变成中年了(他自己想的,才29岁嘛。),而且还当了爸爸!嘿嘿,就是儿子好像有点怪。

  S县第一幼儿园离陈晟祀居住的“黛汉”小区不算远,才900多米左右。果然!不到十分钟,陈家父子俩就开着车出现在幼儿园的路口前了。现在是早上7点钟,幼儿园大门前的这一条路叫水米路,在新中国解放的那几年这里是派米的,只是后来变成被人拆了罢了。水米路早已是人山人海了。几乎所有大人都是带小孩来这里入学的,这和陈日宏倒也一样。

  随着人群的熙攘前进,陈日宏也慢慢把车开了进去。新来的学生都需要在门口那张桌子去登记名字,算是新生报到报到!然后知道自己的班级是哪个,由父母带过去。这也是为什么这一条路会这么多人的原因,人很多,门又只有一个,又摆上一张桌子登记,不挤才怪。

  新来的幼稚生很多个都在嚎声大哭,犹如人间地狱。在这种气氛下,本来有一些大班的幼稚生重温记忆也大哭了起来。陈日宏开车快开到中间的一个停车场的时候,还看到一个紧紧抓住自己母亲裤脚不肯松开的小孩,哭得满脸鼻涕,任凭他母亲怎么用手打他的屁股,就是不松手,完全深得古人的一句诗词“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的真髓。

  看到这情形,陈日宏扭过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儿子。陈晟祀今天穿了一条黑色的休闲服和黑色的休闲裤,脚上是一双和他皮肤一样白的运动鞋。黑色的长发绑在脑后变成了小马尾,那对镰刀眉之下的大眼睛十分随意的扫视着周围,哪里有一点儿想哭的意思?“果然是个怪胎,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孩子嘛!”陈日宏把头转回来,无奈得翻了翻眼白,样子要多搞怪就多搞怪。

  把车开进一边被当成停车场的空地,找到一个位置,停好车拿起钥匙。把坐在后面的儿子抱了下来,再锁上车。拉起自己儿子的小白手,向附近的一个文具店走去,这是妈妈吩咐的前些天忘记了!走着走着陈日宏突然发现,他奶妈的!这周围的孩子咋那么丑呢?哎,还是自己儿子可爱点,没办法,遗传我的嘛!心想着,自然而然的自豪了起来。来到文具店后,转头看向儿子问:“儿子,要什么样的书包?爸爸都买给你。”

  “哇,好可爱的一个小女孩啊。”陈晟祀还没有说话,一个中年的肥胖妇女从文具店里面走出来,显然是这家文具店老板娘了。老板娘看到自己店里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快步走了过来,显然是被陈晟祀的“美貌”给吸引住了。来到陈晟祀身前蹲下来,用手摸了摸他的头说:“小妹妹,你要买什么?阿姨都给你打5折。”

  听到有折扣,本来还想给自己老爸省点钱的心思顿时消失。说了一句“谢谢阿姨!”以后后,就自己去拿了一个褐色的小熊笔袋,几支铅笔、一个橡皮、两本画簿和一个黑白色的背包(不是书包)。

  “你的女儿很可爱啊!先生,真是羡慕你。”老板娘虽然很喜欢陈晟祀,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所以就和“金主”交谈了起来。

  “谢谢,不过他不是女孩子他是男孩子。”

  “呃哈哈,不好意思,他长得太像了女孩子了没看出来。他是刚刚读幼儿园的?”

  “是啊,刚刚4岁。应该也到年龄了...”

  “老豆(老爸的意思),我已经选好了。”在父亲和老板娘交谈的这段时间里,陈晟祀又挑了一套尺子,把东西都给老板娘和老爸看。“一共是一百四十七块,打5折是七十三元五毛。”老板娘走到店里拿出一个小算盘拨弄了几下,很快就算出了总数。这个年代计算机还没有普及呢!算盘还是大家常用的计算工具。

  “谢谢老板娘,下次我还来这里买东西。”付了账的陈日宏拉起背着背包的陈晟祀,背包太大直接垂到陈晟祀的脚关节窝上,还好里面的东西是刚才买的文具,要是全装上书,怕是要把陈晟祀给压扁了。陈晟祀一边被爸爸拖着走,一边侧过身子用手挥了挥,向老板娘道别。

  “欢迎你在来~”不得不说,陈晟祀已经把老板娘给萌坏了。

  “叭!叭!”一辆黑色的丰田佳美从路口一路逼开人群开了进来。90年代能买车的都是一些真正的有钱人,不是很有有钱的都买不起,哪怕是一辆比较便宜的,手续费都比你买车的要贵。陈日宏不过是电厂里一个小小的车间主任而已,这种车别说买,刮一下就是半年的工资。陈日宏可不想赔这种冤枉钱,现在的陈日宏已经有妻子儿女了,哪里还有年轻时的锐气。拉着儿子的手,陈日宏走到一边,看着这辆丰田佳美从自己面前开过,眼里的羡慕怎么也掩盖不住。毕竟,没有那个男人不喜欢车。

  丰田佳美直接开到幼儿园大门边停了下来,这里可没有什么汽车的停车位,也没有谁敢去赶他们。从车前面下来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黄衣男子,年龄大约在30岁左右,和陈日宏相当。车后面则是下来一个穿着豹纹连衣裙的金发女子,白皙的手上挎着一个红色的皮包,也是戴着墨镜不过颜色是红色的,穿着的高跟鞋让他看起来比墨镜男子高了半个头。随后下来的是一个和陈晟祀一样把长头发绑着马尾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皮肤和她妈妈一样十分白皙,穿着一身粉白色的HelloKitty的连衣裙,脚上的凉鞋和背后的书包也是粉色的HelloKitty版本的,小脚丫子通过凉鞋的缝隙露了出来给她增添了几分可爱看上去就像只小花猫。小花猫下来以后,墨镜二人组一左一右的拉起了她的小手走向幼儿园大门前的登记处,显然这两个人是小花猫的父母。登记完以后,小花猫显得十分开心,把父母的手当成蹦绳了,一蹦一跳的走进了幼儿园。

  “哎,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坐上这样的车...”陈日宏并没有去注意从车上下来的一家三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辆黑色的丰田佳美,心情意境是波澜起伏了。或许是感觉到自己父亲的心情,陈晟祀用力的拉了拉陈日宏的手,把陈日宏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以后,用另一边手向下招了招,示意陈日宏把头低下来。

  “老豆,等我长大一点你就会开上比这种好上几十倍的汽车了。”陈日宏把头低下来以后,陈晟祀就把小嘴放到他的耳朵前面,轻轻的说了那么一句话。

  “哈哈,好!好!会有那么一天的,爸爸等着。我们也快进去吧,不要迟到了。”陈日宏听到儿子的安慰,十分开心的笑了起来,突然就有一种想哭的感动涌上心头。强忍下情绪以后,陈日宏拉着陈晟祀的小手走到幼儿园大门前的登记处,写上陈晟祀的名字,便把陈晟祀送到他的班级里去了。

  ——————————提克划的分割线———————————

  “各位小朋友们,今天我们都是第一次见面,大家都互不认识!有没有哪位小朋友要上来作自我介绍啊?”幼儿园不打,除了煮饭的地方,就只有教学楼一栋楼了,教学楼很大进了幼儿园的大门就是教学楼。教学楼的设计和四合院一样,除了大门这一面还有另外三面,呈“凹”字型,一共有4层楼,第一层是小班,第二层是中班,第三层是大班,顶层是学前班。而这些让大家来自我介绍的话,就只能是刚刚接收新生的小班了。

  小(6)班中,一个盖耳短发的女性站在讲台上,手里拿着手拍鼓。“请你跟我这样做!”“我就跟你这样做!”“请你跟我拍拍腿!”“我就跟你拍拍腿!”陈晟祀感觉就要疯了,怎么也没想到幼儿园小班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因为大脑的记忆力有清晰记忆的时间是陈晟祀5岁的时候,之前的根本就看不到。十分无奈,他必须和一个幼稚生一模一样。所有,他得跟着老师这样做、那样做,做着一些无聊的神经动作!

  讲台一边是两个铁桶,里面散发出“猪肉粥”的味道,这也是这一名老师能把一大群哭鼻子的小屁孩给“安慰”下来的原因。

  老师背后黑板上有三个字“李茉莫”,这是她干脆自我介绍的时候写上去的。李茉莫今年二十七岁,已经毕业5年了。在这一所幼儿园已经当了4年的老师,今年是她的第五年,刚刚送走一批调皮捣蛋鬼从学前班毕业,有迎来了一群“烂哭喵”(爱哭鬼),她都有点崩溃了。

  “好了,现在有哪位小朋友要第一个上讲台来自我介绍的?”李茉莫在带这一群烂哭喵做完运动以后,开始了最重要的环节——自我介绍。良久,没有一个人上去。正打算拿出点名簿来点名的李茉莫,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女孩走了上来,她注意到小女孩的眉毛是向上弯起的,跟镰刀一样。

  “让我们送上掌声,这一位小姐姐很勇敢!”看到有一个小女孩主动上来自我介绍,帮自己化解了尴尬,让李茉莫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同时对这一个小女孩好感大增。“大家好,我叫陈晟祀!今年4岁,是一名男生。”没错,这位“小姐姐”就是陈晟祀,很不幸他又被别人搞错性别了。

  “噼里啪啦...”又是掌声送上,李茉莫拍的最使劲了,她听得出陈晟祀后面那一句是说给她听的,很无奈她只能用掌声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大家好,我叫王杵!今年5岁,是一名男生。”有了带头的,自然就有了跟尾的。只是因为陈晟祀的原因,李茉莫十分清楚的知道了每一个小朋友的性别。

  自我介绍完以后就开始发放课本了,坐在前一排的同学被老师给征兵了。教室不打,一共才80立方米,小朋友分成4组,每一组有八张桌子幼儿园的桌子是连在一起的),每张桌子坐两个人,除了第四组多了一个以外,其他组都有十六个人,全班一共有六十五个学生。陈晟祀坐在第一组第七张桌子,后面是一个肥一个瘦的肥瘦组合。陈晟祀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同桌竟然是刚才坐黑色丰田佳美的“小花猫”,现在的小花猫可没有刚才那样开心了,她被自己父母骗过来扔在这里不要她了(她自己认为的),要不是同桌陈晟祀给了她一包纸巾,或许现在她早已经满脸鼻涕了。

  发书的过程十分枯燥,至少陈晟祀是这么认为的。打开放在椅子后面的书包,拿出铅笔、尺子、橡皮和画簿。开始了画画,不一会儿一个比较奇异的机关立体图出现在上面,这是陈晟祀准备制作出来的东西,设计已经接近尾声了,只有现在把它改成“易携带式”,陈晟祀就可以去买材料来开工了。在几个要点是写上了英文,陈晟祀就开始了思考。不过在他前面的两个女生和他后面两个男生还有同桌似乎很好动啊。

  “哇,陈晟祀。你画的是什么?好丑啊。”坐在后面的一个胖子看到陈晟祀在画画,用手臂撑着桌子高抬起头去偷瞄。发现陈晟祀画的东西乱七八糟(他怎么可能看得有条理?)的,就小声地叫起来。这一叫,可是让周围几个同样无聊的同道中人一起凑了过来。

  “是啊,好丑啊。到处都是线条,没有太阳和小鸟。怎么像是一坨便便啊?”瘦瘦的那个叫做李栋,显然他是一个搞怪的人,一说话就把边上的人逗笑了。

  “去你的,人家陈晟祀画的东西你看不懂,是不是啊?陈晟祀。”这是陈晟祀的同桌,名字叫做江伊沁,因为陈晟祀刚才提给她纸巾让他把陈晟祀当成了“被父母抛弃”以后唯一的依靠,说话自然帮起陈晟祀来。前面的两个小女孩没有说话,就和江伊沁看着陈晟祀等待他的回答。

  “行了,是我画的丑。现在我们来比赛画画吧,看谁画得漂亮。”已经接近了崩溃边缘的陈晟祀把另外一本画簿拿了出来,撕成5份,分给了他们,只求一刻的安宁。

  “哈哈,看我的厉害。”胖子一拿到画纸,立马就从书包里拿出铅笔,在上面画了起来。瘦子则是和陈晟祀前面那两个女生从书包拿出水彩笔低头作画,唯独江伊沁依旧想要和陈晟祀说话:“陈晟祀,谢谢你。等等我画好了就给你看,我打算...”

  “OK,你先画吧。画画说话是很不礼貌的。”陈晟祀没想到自己的同桌居然是个话痨,头都大了。用食指点在江伊沁的额头,立下了画画不能说话的规矩,这让再后来陈晟祀画画的时候周围都没有人敢来打扰他,都怕变成一个没礼貌的小朋友。

  ———————————提克划的分割线———————————

  发完了课本,发早餐!吃完早餐以后,李茉莫开始了一项活动,投票选班长。不用说,陈晟祀因为把画簿分给前后两人家同桌,直接就得选5票。或许中国的走后门就是这样来的吧,明显的贿赂啊!除了这5票以外,陈晟祀因为是全班最漂亮和因为老师表扬他勇敢以39票直接晋升为班长大人。不管怎么说,陈晟祀的幼儿园生活开始了。“陈晟祀班长,你说如果我尿裤子里了怎么办?”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