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仙途 第五章 考核 无名山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容普普通通,但眼睛却清明时清透,恰恰昨天缥缈门大门处有过一面之缘唐明口中的李师兄。看了看孟飞随即一脸铁青向唐明不温不火道:“唐师弟你们来的可真早啊!”“难不成唐师弟带给这位小兄弟了选择放弃昨日考评,而已来观摩学习的吗?”“哼,“李立”你少在那风嘲一路无话,半个时辰后,飘渺门后院广场。四名白衫青年背对来路而站。其对面十余名孩童一脸紧张等待着。而孩童身后便是万丈悬崖,而最为之醒目的却是一条长达三四千米通往对面比飘渺峰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型山脉所连接的铁索桥,横云而立。。...

  飘渺门直通后院一条宽广石路上,唐明一脸严肃快步于前,孟飞则一脸坚定紧跟其后。路人为之侧目,沿途风光却无暇它顾。

  一路无话,半个时辰后,飘渺门后院广场。四名白衫青年背对来路而站。其对面十余名孩童一脸紧张等待着。而孩童身后便是万丈悬崖,而最为之醒目的却是一条长达三四千米通往对面比飘渺峰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型山脉所连接的铁索桥,横云而立。

  听到脚步声,一白衫青年回过头瞄了眼,此人二十岁左右,虽面容普通,但眼睛却清明透亮,正是昨晚飘渺门大门处有过一面之缘唐明口中的李师兄。看了看孟飞随后一脸阴沉向唐明不温不火道:“唐师弟你们来的可真早啊!”“难不成唐师弟带来这位小兄弟已经放弃今日考核,只是来观摩的吗?”

  “哼,“李立”你少在那风嘲冷语,据我所知考核开始时,人未到才算弃权吧?”“在说赵师叔不是还没来吗?”“如你有何不满可以找我师父“混鹏真人”明言。”唐明向这位李师兄“李立”冷言道。

  听到唐明的师父“昆鹏真人”李立嘴角抽畜了下,忍下心里不愤随后平静道:“那就麻烦这为孟小兄弟入列略为等待了,怠慢之处还请见谅!”李立略为讽刺道。脸色平静,但眼里的愤怒却无法掩饰。

  唐明也没理他,接拉起孟飞向广场内十余名孩童处走去。孟飞找了个靠左的位置站定,如其他孩童般静静等待着。唐明责走到对面和李立等四人并排而站。

  片刻后天边尽头远远看去,一蓝色光点正以极快速度渐渐放大接近孟飞等人所在位置。待近时才看清蓝光乃是一人,准确的说是踏着一把黄色大剑在天空飞遁之人。对就是一会飞之人!眨眼工夫一道剑破长空之声便已传入耳中。瞬间便到唐明五人中间靠前位置停了下来。

  来人和昆鹏真人般,一身蓝衫。但身材清瘦,年约五十,山羊胡,一头黑发整齐梳于头顶,以发冠扎起。双手倒背却手持一把淡黄色长剑。正是刚才飞遁时所踏之剑的缩小版。一眼看去便能给人以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参见赵天极师叔!”唐明等五人一见此人便恭敬道。

  “行了这些俗礼还是免了吧!”罢了罢手赵天极道。“今天主要是让这些孩童能够顺利考核。”

  看了看对面孟飞等十几位孩童,赵天极厉声道:“今日入门考核,和以往略为不同。”“考核内容乃是对你们生存能力的一种考验。”“看到你们身后的山峰了吗?”“你们需要在对面山峰待足七天,其中不允许带任何食物,山中食物也需你们自己去取,取的了取不了就与我无关了。”“也不允许和其他孩童有任何接触。”“修仙之道,本就需忍受孤寂,适者生存。”“如连这点考验都过不了,那也没有待在飘渺门的必要了。”

  “你们身后山峰,包括这铁索桥都已被门内四名结丹期长老联手下过禁制。”“走入铁索桥尽头处,将会启动长老连手禁制,将你们随机传送于山内任何一角。”“同时你们的行踪也尽在我掌控之内,所以休想出山或者结伴取巧。”

  说完,从腰间不知名布袋一摸,手腕抖动下一片黄光传去。黄光所落方向都是每名孩童手腕处。顿时每名孩童手腕处都多了一点米粒大小光点。

  “此乃“寻踪粒”在对面山峰无论遇到任何情况,无法坚持完七天的话,只需稍微用力按向手腕处将此“寻踪粒”按碎,自会有人来接应你们。”“当然若“寻踪粒”碎了只能说明你们与飘渺门无缘。”“自应从哪来回哪去。”“该说的已向你们说明,接下来一切看你们自己的了。”“现在出发吧!”赵天极面无表情道。说完笔直而立,双手倒背,闭目待之!

  一行十余名孩童转身朝铁桥处走去,回过头孟飞深深的看了唐明一眼。迎来了唐明鼓励的目光。坚定的向唐明点了点了。随后大步向铁索桥迈去!

  铁索桥尽头,走在前是一身材健硕孩童,一头钢针般短发,回身看了看身后众孩童。咧嘴一笑露出两颗尖尖虎牙。回过头又看了看前方,深吸一口气,扭转身型,右脚一步迈向山脉处,而当左脚刚抬起准备迈出时,一片霞光席卷,人已凭空消失在铁桥尽头处!

  身后数名孩童看的目瞪口呆,其中更有三个小女孩尖叫出声!摇了摇头,孟飞在靠中位置一脸平静等待着前面之人“凭空消失”。

  当身前最后一名孩童“消失”后,下意识孟飞握了握拳。毫不犹豫两步踏出,踏出同时一阵天旋地转,下意识闭起了眼睛,顿时头痛欲裂感席卷而来。不到十秒便已脚踏实地。摇了摇头,微微睁开双眼。

  入眼处不知是山脉何处,一片三个成年人才能合抱的粗壮大树印入眼帘。看了看周围,雾气并不是太重看来自己正处山腰处。

  找了块石头坐下,思量着来之前赵天极所说之话。赵天极所说山脉食物必须靠自己取,取的到取不到全看自己?“难道山脉存有飘渺门所放食物?”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就算山脉存有食物的话估计也轮不到自己,怕早已被野兽所吃了吧!“野兽!对,赵天极所指的食物怕就是山中野兽吧。”要不怎么会有取不到之说。如果自己猜的不错,山中恐怕小型动物都已被飘渺门弟子所清除。大家都才十来岁孩童要面队凶猛野兽还要熬上七天,恐怕难也是难在此处吧!

  仿佛是为了印证孟飞所想,伴随一道咕```咕噜声,一头灰毛獠牙,长约一米五左右成年野猪,冲孟飞狂奔而来。小时候山中砍柴虽未遭遇过野猪,但野猪的凶悍和对敌人致死方休的性格,父亲却是时时提起。无不心惊!

  “哇!”下意识孟飞大叫一声。弹簧般从石头上跳起,撒腿便跑,逃跑速度之快,甚至比初见唐明时还有过之。而野猪仿佛和孟飞有杀亲之仇般对孟飞紧追不舍。就这样某不知名山脉处上演着一人被一猪追的落荒而逃,却不失戏剧性的一幕。

  而孟飞心里却是百味瓶般翻滚不定,是自己运气好呢还是运气差。刚到山脉便遇到这样一头足够自己吃半个的食物,但前提是能不能将它摆平。运气差却是因为,这山腰处的树木都有三个人环抱之粗,自己想上却上不去啊!

  伴随追逐预演预烈。孟飞体力也渐渐不支,额头已见汗。还好头天晚上服用了那枚“定气丹”要不自己启不是刚来不到一刻钟便要回去了吗?正当走投无路时,前方却出现了一棵仿佛救命稻草般小树!

  小树有孟飞大腿粗细,大概十来米高,树干略为弯曲,枝叶并不算茂密,但也不显枯乏。因体力不支,野猪尖尖獠牙已离孟飞越来越近,看着小树,心里默念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终于奔到树下。孟飞便已前所未有的弹跳飞上树干向上攀爬,而脚下野猪却一头撞在小树上!却被树干弹开,同时反震力也差点使孟飞从树上掉下。死死抱住树干朝树枝爬去。

  坐于树枝孟飞大口喘息着,看向树下的野猪,此时树下的野猪也从略为眩晕中清醒几分,晃了黄肥硕的大耳,两只小眼滴溜溜的看着坐于树干的孟飞,不时发出咕```咕声!

  一人一猪从追逐到现在的对持着,显然野猪并没有罢手的意思,趁孟飞稍做放松,獠牙野猪却以极快速度于牙齿分岔处,一头拱下树根处。又是差点摔下。孟飞也不敢再大意,就这么直直盯着下面野猪。

  而野猪却一次又一次向树根部撞去。眼看可怜小树却是无法支撑多久了!

  〔大家好!初次见面还望大家多多关照。我知道自己文笔不是太好,没资格要什么票,只希望如果书中有什么不足处,还望大家能提出,我会及时修改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嘛。呵呵!冬天来了大家注意保暖,祝大家天天快乐!〕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