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娇妻跑不了 第3章 乖,打掉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不明白为什么,悄悄地把面具再次再带,宫屿也没见状拦阻,不是默默的站在后面望着她。“苏小姐,很很抱歉的说你,你的弟弟苏予西由于突然病发紧急抢救效的死亡……,请及时来医院处理,“苏小姐,很抱歉的告诉你,你的弟弟苏予西由于突然病发抢救无效死亡,请及时来医院处理,以及节哀顺变。”。...

不知道为什么,悄悄把面具重新带上,宫屿没有上前阻拦,而是默默站在后面看着她。

“苏小姐,很抱歉的告诉你,你的弟弟苏予西由于突然病发抢救无效死亡,请及时来医院处理,以及节哀顺变。”

世界仿佛忽然静止,耳畔像有撕裂般的风声,空气里仿佛有悬浮的气泡,分不清真实和虚幻,没有意识到,苏予淳已经满脸都是泪水。

看着突然崩溃大哭的苏予淳,宫屿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快步走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女孩。

没有反抗,女孩墨玉似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红肿着眼睛喃喃自语:“我弟弟他死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离开他,我不该……”

苏予淳趴在宫屿怀里失声痛哭,突然,她直直地坐起来,生硬地推开宫屿,冷冰冰地说道,“我们解除合约吧,我不要你的钱了,我要去医院,我现在就要去医院。”

“好,”喉咙哽住,看着悲恸绝望的女孩,宫屿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了,心里像下了一场冬雨般濡湿冰冷,突然有一种想紧紧抱住苏予淳的冲动。

“刷——”地起身,抑制住自己的渴望,宫屿开始换衣服,“穿上衣服就走吧,我开车送你去。”

路途当中一直有电话铃声的响起,宫屿没有看是谁的来电显示就直接挂掉。现在送这个小姑娘去见自己的弟弟更为重要。

抵达医院,苏予淳不顾一切地向弟弟的病房跑去,然而她清楚的知道,一切早已来不及了。

苏予西的身体似乎还没有变凉,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只是僵硬的姿势和痛苦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这个曾经鲜活的生命,她唯一的亲人,已经离开了,带着遗憾和从未说出口的委屈,永远的离开了她。

想到这,苏予淳再也按捺不住,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

等到把予西火化,葬在他们常去的郊外旁的墓地,已经是一个月之后。

失去亲人的痛像刀子一般日日夜夜割裂予淳的心,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去医院办理手续,忽然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等到苏予淳醒过来,就看见医生一脸鄙夷扔给她一张检查单,“小小年纪不学好,这么小就有了孩子……”

剩下的话苏予淳全然听不见,整个人置身于巨大的惊惧当中。

双手捧起检查单,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怀上那个人的孩子……

恐惧攫住她的心,从心脏到脚底突然变得冰冷,那个男人,他的家世,他绝对不会让她留下这个孩子的。

她摸向自己的肚子,这是一个新生命的开始。即使,那是一个自己所不喜欢的人的孩子。

可她还是想要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想到这,苏予淳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身体像绷紧的钢丝一般。慌慌张张跑下楼,可能再次失去的恐惧像无形的恶魔一般追在她的身后。

匆忙之中,苏予淳不小心撞到一个男人。

那是一张刀削斧刻的面庞,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剑眉斜飞入鬓,墨玉般的眸子里散发出凛冽桀骜的光芒。

匆匆瞟过一眼,“对不起,对不起。”苏予淳连声道歉,爬起身来跑掉了。

望着慌张跑掉的苏予淳,宫屿神色复杂,收回视线,忽然看见地上掉落的一张纸片。

“检查报告单,姓名,苏予淳。”

等看到检察意见里的“怀孕四周,确诊”几个字时宫屿心脏不可遏制地一颤,猛地抬起头来,可是却早已看不见女孩的身影了。

而此时,宫屿集团一楼大厅内早就围满了记者,记者们举起相机“咔擦咔擦”的拍着照。

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宫屿的父亲宫泓宣布了一个让各大媒体记者们沸腾的消息,“宫家主动取消犬子宫屿与江伊的婚约。”

片刻的寂静后,记者们像开了锅的沸水一般举起话筒。

“宫先生,请问是什么原因做出这个决定的呢?”

“宫先生,这个决定是宫屿先生自己的想法吗?”

“宫先生……”

惴惴不安地收拾着行李,苏予淳的心里像揣了一只兔子一般跳个不停。

本来,她之所以和那个男人交易,就是各取所需。

他需要她为他生一个孩子。

而她需要一笔钱来救自己的弟弟。

只是,天不如人愿。

她弟弟还是死了,而这个男人也不想要孩子了。

不过,幸好几日前宫屿为了在她怀孕之后方便到国外养胎,已经为她办好了护照和相关手续,所以她只是匆匆收拾了几件必备物品。

她不会去怀疑在这座城市里边的男人,能够住的起那么一座巨大的庄园。

自然也有滔天的权势,她甚至觉得自己在被人监视着。

正当她拉起行李箱准备离开时,大门却突然被人踹开,一群黑衣人破门而入,架起予淳就往门外走。

隐隐有种不安,苏予淳大声叫嚷着向周围的人呼救,然而住宅楼里几个人打开门看见凶神恶煞的一群人,又紧紧把门闭上,再也不探出头来。

挣扎着想要逃离却无济于事,予淳像个小鸡仔一般被塞到一辆车上。

随着车子愈行愈远,窗外的景色变得越来越熟悉,直到一个多月前的那栋熟悉的别墅闯入眼帘,苏予淳忽然如坠冰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女孩无力的抗拒显得毫无意义,黑衣人推搡着予淳进去。宫屿果然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她。狐狸面具遮不住冷冽的棱角,男人伸开长腿,双手抱胸,仿佛天神等待着蝼蚁的觐见。

摆摆手示意手下退下,宫屿站起身走到桌边,拿起一张薄薄的纸片。看到他手里那张检查单,苏予淳的脸色立刻惨白如纸,她不自觉的后退两步,花瓣似的唇凄惨地翕动着。

“你要走吗?”宫屿转过身来看着苏予淳,“你想怎么做?”一步步逼近,“你想留着他?”

直到苏予淳退到门口,背后是紧闭的大门,宫屿才停下来。他伸出一只手撑在墙壁上,另一只手用力捏住予淳的下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