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印仙天 第四章 挟郡主令诸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的问着:“妈妈你怎么了?是思思惹你不高兴了吗?”“也没。思思这么乖,妈妈又怎会不高兴?貌似那些军官非常讨厌的很,像疯狗一样四处乱咬。”刘老爹听出司马夫人夹枪带棒之意,干咳了两声靠在廊壁上也不说话的。貌似两个小孩生性天真烂漫,不一会儿又先说笑了笑出来。心怡见司马夫人脸色阴沉,低声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心怡惹你生气了吗?”“没有。心怡这么乖,妈妈又怎会生气?倒是那些军官讨厌的很,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刘老爹听出司马夫人指桑骂槐之意,咳嗽了两声靠在廊壁上也不说话。倒是两个小孩生性天真烂漫,不一会儿又说说笑笑起来。。...

  刘老爹走过来一把抱起了天月,关心的问道:“天月,你没事吧?”悄然在天月身上摸了一遍,当碰到那个坚硬之物时紧张的神色方才缓了下来。牛皮卷和玉佩是七彩丹峡山青凤所赠,乃是灵异之物,刚才若是在自己身上难免被那些军官搜出,不但不能完成青凤临死所托之事反倒会害了自己,此时想来犹自害怕。司马夫人冷声道:“他只是与心怡待了一会儿而已,又会有什么闪失了?”说着向怀中拉了拉心怡。

  心怡见司马夫人脸色阴沉,低声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了?是心怡惹你生气了吗?”“没有。心怡这么乖,妈妈又怎会生气?倒是那些军官讨厌的很,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刘老爹听出司马夫人指桑骂槐之意,咳嗽了两声靠在廊壁上也不说话。倒是两个小孩生性天真烂漫,不一会儿又说说笑笑起来。

  军官对客栈所有房屋搜查一遍后又开始对所有人进行盘问,逐个做下讯问笔录,从讯问室中出来的没有一个不是灰头土脸,有的被放回了原处,有的却被关押,未经讯问的人已是有些躁动起来。直到天亮方才挨上刘老爹,刘老爹心中有事,到了此时不免有些紧张,看着天月满是怜惜之色,转头对司马夫人道:“司马夫人,我要被讯问,天月年小见不得声严厉色,恐吓坏了他,你看……”司马夫人淡淡道:“我倒是有那个心,只怕天月跟着我莫名其妙的受了什么伤担待不起。”“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刘老爹铁骨铮铮,可是一到天月身上便变得柔软起来,两眼有些发红,声音竟也变得沙哑了。

  “快点,啰里啰嗦做什么?”传讯的军官有些不耐。“若是你放心留下他便是。”刘老爹抱着天月正要转身突然传来司马夫人的声音。刘老爹放下天月凝望片刻,毅然跟着军官向着讯问室走去。司马夫人幽幽地看了一眼,刘老爹苍老的身影在烛火中消失不见,竟有种淡淡的苍凉孤独。

  等了很久也不见刘老爹回来,司马夫人眉头悄然蹙了起来。又见传讯军官出来,“你,过来。”传讯军官指着司马夫人说道。司马夫人俯下身对心怡和天月柔柔的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好好玩,我一会儿就回来。”天月眨了眨眼睛,突然问道:“我爹爹为何还不回来?”司马夫人温尔一笑,“阿姨回来时你爹爹也就回来了。”天月欣喜的点点头。

  讯问室是用一间客房简单的改换而成,中央放了一张木桌,一张椅子。司马夫人刚走进门便听到有人喊道:“坐下。”似乎没有其它可想,司马夫人顺从的坐在了房子中央的那张椅子上。木桌上放着一幅黑色圆盘,从中心向外分成九格,每格上方镶嵌着一块晶莹的彩石,颜色各自不同,甚是古朴。当司马夫人坐定,那副黑色圆盘忽然亮起阵阵光华,继而彩石闪烁,片刻后只剩了一块青石明亮无比。

  “修者,主修木元气,凝气中境。”昏暗的角落里走出一名身着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此人鹰鼻深目,目光炯炯,随着他的临近一股阴厉的气息压迫而至。“你是什么人?”司马夫人目光如织,声音陡然变得尖厉。“万水漾,镇南王万凯之女,盛唐国郡主,师出百花谷,三十五岁,育有一女。”黄袍男子神色淡然,说的轻松随意,如数家珍。这几句话听在司马夫人耳中却像是惊雷闪过,身体微微一颤,神色惊异的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会知道我的身份?”司马夫人见黄袍男子掌握的信息如此详实定然有着惊天手段,心想隐瞒身份再也无用只好坦言。原来她便是黄袍男子口中所说的镇南王之女万水漾。

  黄袍男子也不回答,继续淡淡的道:“镇南王为盛唐国十王之一,手握十万雄兵,镇守南部疆域数十载,威名赫赫,素有‘南天王’之美誉。但更为奇特的是,镇南王已修至地阶中境,实力强横。”万水漾冷冷的道:“你们如此煞费功夫原来是因为我爹爹镇守南部疆域让你们无懈可击,故此将心思又下到了我的身上,在此布下陷阱引我上钩,果不然落入了你们圈套,是也不是?”郡主果然聪慧过人,只是听我说几句话便能想到这些,真是难得!“黄袍男子神色郑重,好似非常敬重的样子。万水漾冷哼一声,却不说话。黄袍男子淡然一笑,只是眉宇间犹自带着阴冷之感孰无喜色倒显得难看之极,又听他徐徐说道:“郡主从小机敏过人,镇南王膝下无子更是疼爱有加,方及成年镇南王便有意安排参知军务,因其见解独到,思虑细密,每逢战事总能建树奇功,数年间成为镇南王府智囊般的人物。郡主在军中虽无实职但身份却是尊崇已极。听说镇南王特制一枚金色令牌赏赐郡主,南疆十万雄兵皆可调度,是也不是?”

  “你们痴心妄想,枉自在这里打这如意算盘,看来要令你们失望了。”万水漾冷冷一笑,竟有几分慷慨赴死之色。黄袍男子并不发怒,又挤出一个难看的笑脸说道:“郡主有一女,身患心脉玄寒之证,多年来未曾得解,若是郡主愿意交出令牌我等自当奉上心阳草。”

  万水漾见黄袍男子以心怡为威胁脸色登时变得紧张起来,斥声骂道:“你们这些猪狗不如的东西,战场上打不过居然用此卑鄙下流的手段,我是绝对不会交出去的!”黄袍男子沉声道:“兵者诡道也!只要能够得胜又何须在意那手段?”他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对一直侍立在旁边传讯军官道:“去,带那小女孩回来。”

  传讯军官应了一声转身出去。未及片刻忽见传讯军官抢进门来,惊慌失措的道:“将军不好了,有修者杀上来了。”“什么?”黄袍男子身形未动脸上隐然闪过一抹惊奇之色。正在这时门口闯进一个人来,只见蓝影一闪,站在门口的传讯军官立时被削成两半,鲜血四溅。

  此时方才看清闯进来的是一名身着蓝色长袍的年轻男子,约莫三十岁样子。其速度极快,一个飘掠已是越过尸身向着黄袍男子挺剑刺来。散立万水漾身后的三名军官拔刀出鞘向着黄袍青年迎击过去,赤光涌动顿时化作滚滚浪潮分上中下砍向蓝袍青年,三人配合默契,顷刻间将蓝袍青年阻拦而住。

  黄袍青年身形稍顿,刺出的长剑挽出一片圆形剑影,只听“叮叮叮”三声响三名军官齐齐向后退开。忽见一柄金刀横斩,气势雄洪,如同大河激浪滔滔不绝。蓝袍青年急忙举剑横挡,碰的一声登时向后翻飞出去。“噗”蓝袍青年吐出一口鲜血,沾满了胸前衣襟。又见三道刀影卷动而至,蓝袍青年向那黄袍男子深深看了一眼立时向后飘掠而开。“赤火宗果然不同一般,萧逸以后再来领教。”蓝袍青年身形展动出门而去,等黄袍男子追出去那蓝袍青年已然不见了踪影。

  “你们看着万水漾,我去找那女孩。”黄袍男子说了一句登时顺着走廊急掠远去。

  ……

  天月正在和心怡玩耍,忽见传讯军官走来。传讯军官指着心怡喊道:“那个小女孩,你过来。”“是妈妈叫我吗?”心怡欢喜的问道。传讯军官冷声道:“自然是了。”心怡便要过去,天月见刘老爹、司马夫人、小女孩一个一个的离去忽然有些不舍,拉着小女孩的手道:“姐姐别去。”

  传讯军官正要呵斥,突然听到打斗之声,好似在楼梯之中。向前几步俯身看去,却见一个蓝袍青年被几名军官围攻,其身形奇妙,游走之间两名军官被其手中长剑砍翻在地,然后向着楼上冲来。传讯军官平日虽然狐假虎威但人却激灵,见到如此强者冲上来大感不妙,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立时便要逃走,忽然想起黄袍男子命令急忙向着心怡飞掠过来。心怡见那传讯军官气势汹汹,脸上带着杀气立时有些怕了,抱住天月道:“我要妈妈来接我。”

  传讯军官一把将心怡夹在了腋下便要离开,天月却是拉着小女孩的手死死不放。传讯军官一脚踹去,天月登时砸在远处墙壁上昏了过去。传讯军官正要走面前忽然多了个月色长袍男子,正是由中天。由中天呵斥道:“放下这个小孩。”手中长剑向着传讯军官刺来。传讯军官见其剑势凌厉,拔刀不及,慌忙之中将小女孩向着由中天长剑递去。

  传讯军官突觉手腕上一疼,小女孩已然不在自己手中。此时长刀在手胡乱砍了几刀便向着讯问室跑去。刚跑的几步又见蓝袍青年从楼梯中飞了上来,不由得逃命也似向前跑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