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之兵器 第一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小姐要回屋了,至于记时,你该找谁找谁去吧!我走了!”少女离开了小亭,边走边道。“风链!你怎么这样啊,也不是师傅叫你帮我记时的吗,你怎么不辜负责任啊!”燎原之火大叫,但齐链早以跑的没影了,“死丫头,小心我和你友尽。”燎原之火碎碎念。“燎原之火!你怎么院中央,一名青衣少年抱剑独脚而立,额上豆大的汗珠显示出他的疲劳。。...

  第一章

  天启楼里院

  阳春三月,花红柳绿,燕子呢喃,一片生机盎然的景像。

  院中央,一名青衣少年抱剑独脚而立,额上豆大的汗珠显示出他的疲劳。

  “喂,我说,一柱香的时候还没到啊。累死我了。”良久,青衣少年忍不住说道。“你就省点力气吧,还有半炷香时间呢。留点力气吧。”东侧小亭里,一名蓝衣少女说道。

  “我不干了!这要累死人的!”青衣少年嘴上虽这么说,但依旧坚持着。

  “燎原!你就慢慢立着吧!本小姐要回屋了,至于计时,你该找谁找谁去吧!我走了!”少女离开小亭,边走边道。

  “风链!你怎么这样啊,不是师傅叫你帮我计时的吗,你怎么不负责任啊!”燎原大叫,可风链早已跑的没影了,“死丫头,当心我和你绝交。”燎原碎碎念。

  “燎原!你怎么还在这里啊,快去前院。雨信等你好久了。”这时,从前院跑来一个约莫二十一二的下人模样的男子,催促道。

  “谁又找老子有事,我不去,老子郁闷着呢。”燎原还在为之前的事生着气呢。

  “怎么还老子、老子的,这回真碰到老子了!”男子一脸焦急。

  “咱的人又惹上哪家公子啦,那公子的老子来找我们了?”燎原双脚落地,略带玩味的说。

  “我可没空和你解释,快去前院吧。师傅也在。”“什么!?晓七,你可不够意思,你不早说啊!”燎原来不及放下手中的剑,几乎是狂奔着冲了出去。

  “大少爷哟,您没听我说啊。”晓七的脸跟苦瓜一样的跟在燎原身后跑着。

  前院

  一位身着宝蓝色的中年男子坐在堂屋里,目光凝视着前方空缺的四个位置,不禁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在他的左手侧还有一位身着淡黄色长衫的青年,青年嘴角微微带笑,一双冰蓝色的眸子看着眼前的一切,十几个身着黑色衣服的人排成两排,表情几乎一致,都是严肃一张脸,但头上冒出的冷汗掩盖不了他们的紧张。

  “还有四个人呢,怎么还没来!”中年男子骤然开口,浑厚的声音更是吓得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再呼吸了。“燎原那里派人去叫了,应该马上就到。风链不知道去哪里玩了。雨信去城外接霜雪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一名小厮战战兢兢地说道。“谁让他们自由跑的!”男子怒气直升。没等小厮回答就有一个声音幽幽的接了口:“您不是允许我们可以自由跑的呢?您忘了?”话落,一个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轻巧的落下,身后还有一位手持长剑的少年。“霜雪,你——”男子哑言,“雨信,你好好管管你家霜雪!”只听见少年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她不是我家的。”这一句话竟让阳春三月无顾的添了一股寒意。青年双眼微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雨信。“雨信,他是谁啊。”霜雪突然看到一个陌生的身影,指着那名青年问道。雨信也发现了青年,用浅蓝色的眸子打量了一会儿,缓缓道:“当朝皇帝,袭渊。二十四岁,执政八年。”“怪不得啊,长得不错。”霜雪摸着下巴打量着袭渊,柳叶似的眉毛,狭长的眼睛,少有的冰蓝色眸子,微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再加上完美的脸蛋,简直无懈可击。“就是比咱家雨信差点。”风链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后面还跟着满头大汗的燎原,“现在看起来不咋样,但佛要金装,人要衣装,雨信打扮起来也蛮好看的嘛。来——给姐姐捏捏。”风链把魔爪伸向雨信的脸,看得另外两人一阵恶寒。

  “雨信,你在城外看到什么奇怪的人没有。”燎原突然问道。

  “干嘛突然问这个。”风链收回手好奇地问道。

  “前几天听茶馆的商旅说这里有异族人贩卖兵器。”燎原道,“这几天我又不能出去。。。”

  “异族人?今天好像看到几个。”霜雪道,“不过,他们不是商人。”

  “你怎么能确定。”风链道。“我查过他们的行李,没有兵器,甚至连铁器都没有。”霜雪道。

  “兵器除了几家大型的店,已经禁止出售了。不可能还有人贩卖。”袭渊惊讶,“自从开国以来,就严令除军队、贵族之外不许使用、收藏。就连小型打铁铺也封了,那这些贩卖的是从哪里来的。”

  四人对视:这皇帝怎么当的,走私都不懂。。。。

  “您要不要回去查查?”燎原语气里略带嬉笑。

  “对!我得回去趟。先走了。”说完袭渊快步朝外走去。

  突然袭渊停下脚步,转过身。对雨信一行人道:“我对你们很感兴趣。希望能合作。”说完就转身跑走,一会儿便消失在人群中。

  “我说呢,咱们皇帝怎么会好端端的来咱这里。原来有所求助啊。”宝蓝色衣着男子开口,沙哑的声音却似乎有着冲破一切的力量。

  听到这个声音,五人同时右手置于胸前,身子微微向前倾,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齐声道:“师傅。”

  “你们四个人啊,都大了。怎么还玩世不恭的,你们说,我怎么放心把天启楼交给你们啊。”被称作师傅的人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忧愁。

  “您是说,您要隐退?!”霜雪的语气十分惊讶,带着几分不可置信。霜雪说完几人一下子抬起头,对视。

  “是的,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坐在这里。我明白了,现在的这个时代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我老了。。。希望你们不负重托。。。从今天起你们四个就是这里的主人了,楼里上下你们要全权负责,出了事,不要来找我诉苦哦。你们也知道干这行多危险,所以,我最后一次给你们叮嘱:一切以安全为主,没有十足的安全把握的单子千万不要接,还有,不许卖大量的兵器给异族人和皇族。。。”

  “那。。。袭渊的那单我们。。。”燎原问道。

  “接!皇室军队的兵器稀少,既然人家皇帝亲自来和我们说,我们有理由不接吗?我说的皇族是指除玉王之外的任何和皇族沾边的人。”康燕在说到“玉王”二字时眼神黯淡下来,“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我也走了。”

  “您以后怎么过,去哪里。”雨信的声音突然在厅内响起。“游山玩水,四海为家。悠哉啊~~”说完康燕大笑而去。

  “什么啊,都是些什么啊。我乱了,乱了,乱了。”燎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挠着头发。

  “乱了没有用,既然这个担子交给了我们,我们就担起来吧。”霜雪说的爽快,但很快一脸无奈,“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啊。”

  “查库存,接单子。”雨信幽幽说出六个字,平静如水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慌乱。

  “库存上次不是查过了吗,还有没单子可接。”风链不知好歹的说了句。

  “库存的确要查。单子不可能没有,去公告处看看去,多少单子等着我们。”霜雪没好气的给了风链一个“栗子”。

  “那些回掉,既然是我们掌管,那就该有个新面貌。”燎原突然脑筋开窍道。

  “那么,晓七,你和清九去查库存,琴五在的话也去叫。我和燎原去推单子。雨信、霜雪你们休息吧。”风链严肃起来。

  “是。”晓七迅速地朝里院跑去。“知道了。你们去吧,去吧。”霜雪摆摆手。“一切当心。”雨信道。“什么?!雨信,你刚才说什么!”霜雪不敢相信雨信既然说出这么温柔的句子。

  “我怕他们退单的时候被人骂或者更差的情况。”“没事、没事。我们什么人啊,又不是禁不住小风小浪的人。走啦。”风链推着燎原向外走去。

  “我回去休息。”雨信起身。“好的,辛苦了~”霜雪笑嘻嘻的摆手。“恩。”

  雨信房内

  几盆文竹摆在窗边,它们的气质就像房间的主人一样坚韧而又峻冷。

  一只银狐眯着双眼,静静的趴在窗边的书桌上,等待着主人的回来。银狐的毛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是不可多得的纯种银狐。

  “吱嘎——”房门被推开。银狐耳朵竖起,睁开眼睛,跳下书桌,直奔门口。

  雨信刚踏进房间,就感觉有一个东西在朝自己扑过来。忽然他感觉自己脚下有个毛茸茸的小东西在脚边趴着。雨信抱起银狐,抚了抚它柔顺的毛,脸上竟浮现出一丝舒心的笑容。

  雨信打开桌上的一个木盒,里面是满满的肉干,银狐见了也不客气,蹦到桌上用爪子掏出一片肉干,自行啃起来。

  雨信无奈一笑,坐在桌边,长剑出鞘,掏出一方白绢布,轻轻的擦起来。

  长剑是由精铁打造而成,呈灰色,在阳光下闪着寒光。剑身上有一条血槽,大约一厘米宽,血槽两旁分别有一道铭文,看上去像是刻上的,但细看又不是,像是浮在上面。铭文不知刻的是些什么,似文字但又不像,雨信找遍所有古籍都无法查询它是什么文字。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