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香 第一章 飞来横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肩头,手中脚上都顶有数只碗。这时,下边的人又抛上一只碗来,这姑娘不慌不忙用脚扔来了,随着一声“好——”响了了热闹的场面的掌声。夜在热闹的场面中分外有着生机,但在另边的小巷却寂静的极其,只听见几只野狗的叫声,不一会,就连狗也宁静下去。高高的围虽然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但集市依旧热闹如常,做糖人的大叔专心于手中的作品,卖小玩意的姑娘,小伙子们叫喊着,咦!瞧那边好多人,哦,原来是耍杂技的,只见一姑娘单脚站在一人肩头,手中脚上都顶着数只碗。这时,下边的人又抛上一只碗来,这姑娘不慌不忙用脚接住了,随着一声“好——”响起了热闹的掌声。。...

  夕阳将近,秋风徐徐,温和的太阳照耀着,柳枝儿随着轻轻摇曳。不时飞过几只燕子,停在树梢上叽叽喳喳唱着歌曲。河边来来回回走过几个人儿,再往远处望去,只见一边的凉亭中坐着一对年轻人不时传来清脆而爽朗的笑声,女孩的脸上是遮掩不了的笑容。

  虽然天色渐渐暗沉下来,但集市依旧热闹如常,做糖人的大叔专心于手中的作品,卖小玩意的姑娘,小伙子们叫喊着,咦!瞧那边好多人,哦,原来是耍杂技的,只见一姑娘单脚站在一人肩头,手中脚上都顶着数只碗。这时,下边的人又抛上一只碗来,这姑娘不慌不忙用脚接住了,随着一声“好——”响起了热闹的掌声。

  夜在热闹中格外有着生机,但在另一边的小巷却静寂的异常,只听到几只野狗的叫声,不一会,就连狗也安静下来。

  高高的围墙,别致的小院,晒着玉米,辣椒,稻谷,满满都是丰收的气息,还有一只绿鹦鹉悠闲的叫着。只听见“呲”的一声,一个黑影从墙上掠过,站在一青衣男子背后,许久,“吱——”的一声,屋门缓缓打开,一貌美女子走出,面色凝重,半响未出声,终是那青衣男子开口道:“你终于还是找来了。”“少说废话。”只见那黑衣人话还未说完,就已跃到夫妇两人面前,只见刀光闪烁,又听到鹦鹉撕裂的哀嚎。忽而,黑衣人又一个跟斗翻出了墙院,但他右臂明显被暗器所伤,正淌着血,黑衣人一捂伤口,多年的经验让他机警地扫了一眼四周,又晃动身形消失在夜幕中。夜又恢复了寂静,寂静中又有一丝异常,只听到悉悉索索微小的声响,一双眼睛从稻草堆里露了出来,那惊吓的眼神之中又带着一种哀怨,愤恨与坚定。显然,这是夫妇俩的爱女,只是不知为何这黑衣人竟如此大意留下活口!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照在形形色色的小贩身上,照在笑开了花的姑娘们的脸上,也照亮着黑暗之处。

  “傅夫人,傅夫人,只见一丫鬟冲着屋内喊着,夫人。”这是王老爷家的丫鬟,平时王家夫人喜欢和傅夫人下下棋,喝喝茶,几天未见就让丫鬟来请。半天,没人响应,丫鬟看着半掩的门,伸手去推,“啊——,——。”这丫鬟惊骇的身子不住往后退。一阵阵血腥味从里面飘出,丫鬟一个不留神摔在地上,一抬头,就看到一双死鱼眼睛好似正瞪着她。丫鬟闭上眼,又大叫一声,这才慌忙从地上爬起,头也不回地向前跑去。很快,这里就来官府的人封锁现场,门外也聚集了一些人,“哎呀,这也太惨了。”“就是,这么好的人,怎么就突然死了呐!”“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去吧,我们大人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用担心。”一领头的衙役皱紧了双眉说道,屋内难闻的血腥气让他想快点离开现场。“你们几个把尸体搬出来,小心一点,别破坏了现场,衙役大声喊道,“大家都散了吧,别妨碍我们办差。”“走吧,走吧,大家细细碎语,带着感慨,“唉!”随着人们走远,衙役离开,这发生的一切早已传的人心惶惶。

  随着现场被封锁,却始终未见昨日稻草堆中的女孩,那么小的孩儿,孤苦无依,又能去哪呐,难道就如同浮萍一般漂泊!

  早晨的集市依旧早早热闹起来,人来人往,鱼龙混杂。不管发生什么,你想知道什么,这里都能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老板,来五碗阳春面”一身穿青衣上杉的男子和几个跟班三三两两走了进来。“艾,好咧,马上来,坐坐。”老板笑着抹了抹凳子转身离开。

  “唉,你们听说了没有,昨天街口姓傅的一家都死了。”其中一小伙先开了口。“是啊,还死得很惨呐,另一小伙压低声回忆道:昨天我路过那正好瞧见了,那男的女的都割去了大拇指,死都不能留全尸啊。”“啊,对了,那王家报案的丫头好像都被吓疯了——,”另一小伙掺和道。“好了,都别说了,也不怕闪了舌头。”坐在一边的青衣男子沉声道。其他几个倒也机灵都各自使了眼色不再开口。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也没有人再提起,就像是没发生过一样,这个小镇依旧如往日般平静,安详。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