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香 第三章 白衣少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四只小眼睛活灵活现的,又再加耳朵,鼻子,嘴巴。几个小孩在一旁拍掌叫道:“好奇妙啊,好很厉害。”这老头听了这话做的更起劲儿了,又在泥人身上迅速轻划了几下,不需要凑到看,一件披风的模样了凹凸显现出出了。这老头又取了另一小块红色的橡皮泥,做了顶冠子今天逛街的人很多,卖菜的妇女们一个个眉开眼笑,止不住的吆喝着,想着今天早早收摊回去。卖珠宝玉器的也都卖力的哄着买主将这些闪闪的小东西买回去。最受欢迎的还是路边上做小泥人的老爷爷。。...

  今天是六月初,万里无云,是个好天气。对于街上的市井小贩来说也会有那么几天是好日子。

  今天逛街的人很多,卖菜的妇女们一个个眉开眼笑,止不住的吆喝着,想着今天早早收摊回去。卖珠宝玉器的也都卖力的哄着买主将这些闪闪的小东西买回去。最受欢迎的还是路边上做小泥人的老爷爷。

  这老爷爷身旁围着一群人,瞧,这手,真是灵活。一块不规整的橡皮泥在手里转悠了那么几下就有了一个小摸样,再用竹签在上面戳了两下,活活两只小眼睛活灵活现的,又加上耳朵,鼻子,嘴巴。几个小孩在一旁拍手叫道:“好神奇啊,好厉害。”这老头听了这话做的更起劲了,又在泥人身上快速划动了几下,不用凑近看,一件披风的模样已经凹凸显现出来了。这老头又取了另一小块红色的橡皮泥,做了顶冠子在泥人头上,哇~~,这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嘛!栩栩如生,简直像真的一样。

  “啊!好可爱,我要!”身后传来一个小姑娘甜美而又迫切的声音。老头一时得意忘形,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头也未抬,立刻将手中的泥人向声音来的地方伸去。只见一双白白嫩嫩,芊芊细长的手一把将泥人拿来,“谢了,我好喜欢。”

  话音已落,而老头的手还在半空中,为什么?老头等着收钱呐!一个恍惚间,老头好像觉着不太对劲了,猛地抬起了头,又掠开人群想找那拿走她泥人的姑娘。但已是为时已晚,街上今日本来人多,刚刚又无人注意,也不知这姑娘是何模样。老头也只好吃了闭门羹,回到了座上:“来来,我再做一个。”心里却想着我怎么这么倒霉!

  不过这泥人再怎么受欢迎,也只能赚个本钱。这集市最能让人从兜里掏出钱来的,赚的最多的就属珠宝玉器的商贩了。看着珠光宝气的玉器,有几个姑娘还迈的开腿啊,总要买几件回去戴戴。

  “啊!好漂亮呀。”咦~~这个声音好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小商贩看着眼前这个姑娘拿着一支凤头簪子轻语道:“姑娘好眼光,这支簪子可是我这些里面最好的。”

  这姑娘袭了一身嫩粉色的衣服,年纪轻轻的样子,容貌清秀,笑起来更是甜美可人。姑娘挽起袖子,露出一截葱葱白玉的手腕来,将凤头簪子在商贩面前晃了一晃,用天真无邪的眼神看着商贩笑道:“可以给我吗?”

  “额~~,好好,拿去吧。”这小贩竟低下了头喃喃自语着。难道他真的是被这姑娘的烂漫天真,楚楚可怜所打动嘛!

  姑娘嘿嘿一笑,转身朝前走去,逛了半天,已经到了下午,她摸了摸肚子:“好饿啊!”姑娘东瞧瞧西看看,在街的东北角落看到一家阳春面摊。姑娘径直走了过去坐在炉火旁边,旁边一小伙见了连忙上前:“姑娘,要吃的什么?”“恩,我看你们那挂着阳春面的牌子,想必是你们店里最好吃了?”姑娘嘟起了嘴若有所思问道。

  “哎呦,姑娘真是聪明,这阳春面我们这是最好的。”小伙殷勤着。“那我要两碗阳春面吧!”姑娘笑了一笑。“哦,好咧,两碗阳春面,你稍等。”小伙猫着腰朝灶火走去。

  姑娘坐在长凳上托着脑袋向外望着,眼神飘忽,不知在看些什么。风轻轻拂过,两侧的头发随着风随意飘动却又不失灵动与韵律。旁边的食客也注意到她,不时喝两口酒瞟上几眼。这姑娘不知是瞧见了还是装不懂,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又恢复之前的平静。

  “阳春面两碗,姑娘,您慢用!”这时小伙将面端了上来。姑娘迫不及待的夹起面往嘴里送,“啊~~,姑娘一下子将嘴里的面吐了出来,“烫死了,烫死了。”

  旁边正看着这姑娘的男的看到这一幕心里咯噔了一下,将头转了回去。姑娘却似不知道一样,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吃面,不时还发出“呼呼呼”的吃面声。若是普通的女子或是妇人也没什么,只是这姑娘一开始就给人一种千金淑女的气质,怜爱的模样,可没想到一吃起来却如同乡野村妇一般。

  夏天的夜总是来的静悄悄的,夕阳已近黄昏,天色开始暗起来,街上的人们渐渐散去,吃面的食客也陆陆续续走的差不多了。灶火旁只剩下那个粉衣姑娘,她正吃的是第六碗阳春面,人虽小,吃的却多。姑娘吃下最后一口面,用袖子抹了抹嘴,发出满足的叹息:“啊,好饱啊!”接着站起了身向外走去,刚走没两步,就听到身后的叫唤声:“姑娘,姑娘,慢走,慢走。”原来是摊子里的小伙追了出来。

  姑娘站在桌子旁回过头去:“你是叫我吗?”“是,是,姑娘,你还没给钱呐!”小伙有些急眼了。姑娘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什么钱啊?你不是问我要吃什么吗,没说要给钱啊。”

  这时灶火边的另一个伙计跑了过来:“姑娘,你不会没钱吧,没钱你吃什么!”

  姑娘好似被他们两个的凶言恶语吓到了,身子往后缩了一缩。其中一个小伙更不耐烦了,嘴里哼哼唧唧,又上下打量着:“姑娘,既然你没钱,不如……”这个小伙又斜眼看了身边的伙计,伙计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唱一和道:“哟,这妞倒是水灵水灵的,不错。”两人一边咧嘴笑着一边向姑娘凑近着。

  姑娘见状不住的往后退,脸上显现出些许的恐慌。也不只是朝哪个方向退着。一不小心,姑娘拌着了桌腿,身子一下子往后掉去,心想:“完了,呜~~”。“啊!——”姑娘不住的大叫了一声,过了半饷,没什么动静。

  姑娘睁开眼,咦~~,啊,原来桌子边上坐着一个人,刚才绊倒正巧摔在了那人怀中。姑娘不知如何是好,下意识转头看,只见那男子穿了一身白衣,一双眼睛透着精气神,薄薄的嘴唇,五官俊秀,但此时怀中多了个人好像不知道,像没事人一样,神情淡漠,慢悠悠的喝着手里的酒。

  看着看着倒是看痴了,姑娘倒是忘了自己正坐在别人身上。

  “哎,穿白衣服的,你别多管闲事啊。”一个小伙见状开口了。此时姑娘才缓过神来,脸微微红了,但一想到眼前的两个人,身子又缩了一缩。两个小伙你看我我看你又向前了几步。

  姑娘又看了一眼那白衣少年,依旧还是那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姑娘迅速站了起来,并往后退,脚往后一伸,已是到了墙角,再无可退了。

  两个小伙见状嘿嘿一笑:“这下那你没地方可逃了了吧,乖乖跟我们走吧!”话说到这,两个小伙就快速朝姑娘走去,并伸出手要将她拿住。姑娘在墙角像是吓呆了,又往里面钻了钻,却是无用,只见人已经快到跟前,她一下子闭上了眼睛:“救命——”这一声也算是歇斯底里。姑娘的心扑通扑通,真是害怕极了。

  “啊,好汉饶命,饶命啊,是我们有眼不时泰山。”这时姑娘听到有人求饶的声音,慢慢睁开了眼睛。只见刚刚向自己恶狠狠的两人正在向白衣少年求饶。姑娘的心一下子咽了回去,眼睛也亮了起来。白衣少年放开扣着那两人手腕的手:“还不走。”走在前边的小伙怯生道:“快走,快走。”

  只见他们眼里充满了惊恐,他们只感到一阵风飘过,白衣少年就已经到了他们跟前,怎么出手的也未看见。少年手中的还端着酒杯,但里面的酒却还好好的躺在其中,倒是安然!这出手之快!这两市井小伙从未见过,也怪不得会如此惊恐了。

  白衣少年卷了卷袖,将手中的酒饮尽,放在身旁的桌上,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姑娘才从墙角回过神来,不过她的脸上尽是安然,对白衣少年的功夫没有丝毫诧异,难道她早已知道吗!

  她快步跑上前去,拉住那白衣少年的衣袖:“等等,等等。”白衣少年停下步子,望向粉衣少女。“恩~恩,谢谢公子救命之恩。”少女放开了衣袖,但一时不知要说些什么。

  白衣少年嘴角微微上扬:“无碍。”这淡淡的一句话从少年的嘴里说出来却毫无违和感。好似天生习惯如此。

  少女还是未死心,又问:“公子,真是太谢谢了,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少女问完好似又有点娇羞,连忙低下了头。这次,少女没有等到答案。

  白衣少年微微步子一交错,白衣飘飘,如一阵风消失在这黑夜之中。

  少女满怀希望抬起了头:“呀!人呢!”眼光中露出一丝失望。少女嘟起了嘴,转过身去,刚想离开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白白的东西,在黑夜中格外鲜艳。少女没有思考便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是一块白色的帕子。

  少女弯腰将帕子拾了起来,闻到一股奇妙的香气,再凑近一瞧,帕子上绣了一朵黑色曼陀罗。

  夜已经深了,寂静的让人有种压迫感,但这黑色曼陀罗的黑比黑夜还多了一种无法揣测的神秘,还是死亡前的绚烂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