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香 第五章 杀尽天下负心人(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堂堂主,萱慧堂堂主,瑗香堂堂主,霏谜堂堂主,晴舞堂堂主。这些都是她走马上任以后与她们新赐的名号。毕竟这些称谓是有些讲求的。(此处再说,下文看了自会深入了解)七彩宫宫规:只收女弟子。杀尽天下负心人(无论男女,老少)但是这个黄衣人确实是一个说着,一道黑影从侧边的房梁上掠下,稳稳落地。紫衣人一作揖:“宫主。”哦,她叫彩儿为宫主!是的!彩儿是七彩宫,魔教第26任宫主:拜月亭。前任主宫离奇暴毙传位于手持金蝶紫钗者。。...

  彩儿回到自己房中,谨慎的关上房门。坐在桌旁,喝着茶水,过了半响,彩儿开口:“下来吧!”

  说着,一道黑影从侧边的房梁上掠下,稳稳落地。紫衣人一作揖:“宫主。”哦,她叫彩儿为宫主!是的!彩儿是七彩宫,魔教第26任宫主:拜月亭。前任主宫离奇暴毙传位于手持金蝶紫钗者。

  此人正是她。至于她是如何得到金蝶紫钗的待后续讲解。

  而七彩宫宫主手下有数千女弟子,七大护法。分别是:紫羽堂堂主,鹤翎堂堂主,俪乐堂堂主,萱慧堂堂主,瑗香堂堂主,霏谜堂堂主,晴舞堂堂主。这些都是她上任以后与她们新赐的名号。当然这些称谓也是有些讲究的。(此处不说,下文看了自会了解)

  七彩宫宫规:只收女弟子。杀尽天下负心人(不论男女,老少)

  不过这个紫衣人确实是一个另外,他是唯一的男子,紫羽堂堂主。手持一把紫色羽毛扇,在七护法中武功排第一。此人一眼看去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一身紫衣显得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嗯,调查的怎么样了?”彩儿漫不经心的问道。“宫主放心,紫羽已经查清。”紫羽望着彩儿有些出神。“哦,是吗,说来听听。”彩儿晃着杯子缓缓问道。此时彩儿的脸上冰冷又带着一点邪魅,显然不再是那个纯洁无暇的丫头了。

  “是,他原不叫钱毅,做茶叶生意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做的是地下私货,杀人越货的勾当。不过应该不止他一人。现在有一儿一女。其夫人女儿在嘉兴茶园。”紫羽顿了一顿。

  “嗯,很好,他原不叫钱毅,那么真实身份是什么?”彩儿若有所思。

  “宫主,你是否知道截杀九雄?”紫羽反问道。

  “哼~~,彩儿重重放下茶杯,眼神中露出凶狠的神色:“自然。难道他是其中的人物?”

  截杀九雄:专做绿林生意,因一场截杀丧失两名好手,一个失右臂,继而有人厌倦归隐,九雄内乱衰败解散!

  “是,紫羽已经调查清楚,他应当是九雄中的于青。”紫羽专注的说着:“前不久,我到嘉兴……”

  “行了,怎么知道的我不想听。”彩儿好似有些疲惫有些生气:“紫羽,你知道的太多了。你知道我让你查的是关于贾梅的事情?是真是假?”

  “哦,是真的。”紫羽不敢再多话,不过还是忍不住问道:“只是紫羽不懂,谁都可以解决他,为何……”

  “是,你们任何谁都能解决这个负心人,但我此行不单单为此,除了好玩,还想要通过他接近确认一件事。”彩儿慢慢冷静下来。

  “哦。”紫羽不再多问:“属下告退。”

  其实紫羽说的,彩儿早已让萱慧堂堂主去调查过了,萱慧是其中懂得最多,最聪明智慧的堂主,之所以听紫羽讲只是想知道他了解多少。

  至于贾梅的事,也是半月前的事了。月中,一个女子哭哭啼啼跪倒在七彩谷宫门前。不一会便晕了过去,宫中有人见了就带她回了宫。此人就是贾梅。她婉婉到来自己的伤心事,“我本是一个卖唱女子,前些日子我在常州卖唱时遇到了一位老爷,对我甚好,将我带在身边,又将我安排在客栈,隔三差五来看我,哦,渐渐也有了感情,他还承诺与我,会爱我一生一世。我也将自已托付与他。”说着,她又哭起来。

  “别哭了,然后怎么了?”瑗香堂堂主着急问道。

  “后来,后来,几日后他要离开常州,我便要与他同行,可是他却说他义子来了,不便带我,我想他若是爱我,我求求他,定会带我走。结果在我再三逼问下,他竟已有老婆,还说我是贱人。当初说的不过是耍我的,并没有真心。还与我一刀两断,以后两不相识。”贾梅哭咽着。

  “真是猪狗不如,那个负心汉叫什么?我们一定为你讨回公道!”瑗香气愤的问道

  “钱毅,听他说是做茶叶生意的,别的就不清楚了。贾梅擦着泪水:“哦,还有,他说要去江南。”

  “宫主。”瑗香看到宫主从后殿走出来。宫主脸上系着轻纱,看不清样子但仍是美艳动人,清丽脱俗。宫主坐在纱帐后的宝座上。

  “我在后殿已经听到你的诉求,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来我七彩谷的!”宫主的话有一种独特的震慑力,宫主又内力深厚,虽然只是轻轻言语,但整个山洞内回荡着,响彻着。

  贾梅也停止了哭泣:“回宫主,我也是走投无路了。就在河边,遇到一个中年妇女,听了我的遭遇,她见我可怜,就让我来七彩谷。哦,她还叫我只要在两棵大树外等候,不可踏进半步。”

  看来是熟人,不然不会了解这么清楚,七彩谷与外界的分界处布下毒气,只要碰到一个时辰后就会油尽灯枯,生命衰竭致死。

  不过究竟是谁呐?只怕只有宫主自己知道了!

  宫主半饷未说话,在想什么呐!

  又半饷,宫主站起身来走进了后殿。

  “宫主,你看这事?”一旁的萱慧问道。宫主露出神秘的笑意:“恩,自然是要管喽。不过你先去查查那个叫钱毅的底细。”“是。”萱慧从后殿离开。

  “哎,萱慧,宫主怎么说!”

  萱慧没有停下脚步,头也没回,扔下一句:“留下吧!”便已经不见人影。

  “切~~,走的快了不起啊。瑗香嘟起嘴不满又安慰贾梅:“你放心住吧,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

  “谢谢,谢谢。”贾梅感谢着:“啊!姑娘,你身上好香。是什么香味,很好闻。”

  “恩,这个嘛。是秘密不能告诉你的。”瑗香笑着。

  ………………

  只听到“笃笃,笃笃”是谁敲彩儿的门呐!彩儿迎上前去,打开门。“恩,钱公子。”彩儿笑着,天真无邪的微笑着。“哦,我就是来看看姑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钱子少亲切的关心道。

  “哦,多谢公子关心,这里很好,什么都有。”彩儿细语着。

  “嗯,既然如此,就不打扰了。”说完,钱子少回身想离开。“哎,公子。”彩儿又说:“在府中呆了半日,实在无聊,不如公子与我去外边走走?可以吗?”

  今天天气真的很好,犹如人的心情也一样灿烂。彩儿走在前边:“啊,好好看啊,公子你快来呀。好漂亮。”街上好像所有的东西对她都有吸引力,一直小跑着,转悠着:“你看,你看。”不时转着圈,甚是欢脱。钱子少被深深吸引着,开心的笑着,他觉着从来没有这样真正开心过,今天是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天。

  他感谢她,也喜欢她。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风儿瑟瑟,人儿匆匆把家还。集市渐渐清冷,可是夜市也渐渐热闹起来。

  夜市最美的不过是灯景,盏盏灯笼高高挂,亮如星光扣人心。灯火通明,照着夜市宛如白昼。

  路边摊上三三两两坐着喝酒的,逛灯会的大有人在。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一个白衣少年,手中端着酒壶,踉踉跄跄,摇摇晃晃的走着,嘴里反复念着这两句话,不时喝几口酒。

  少年的话正好被一旁喝酒的老者听见,老者转头扫了一眼,转而露出可惜的眼神,叹息了一声:“哎,这少年真是可惜了,若是好好教养,定成大器,为武林之福。”说着又摇了摇头:“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而少年也似听到老者的话语,嘴角微微上扬,就一瞬间又恢复平静,喝着酒与夜,与黑暗融合,交织,分不清你我。

  夜,总是柔情,总是神秘的,让人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就是这样的夜,却绽放无尽的光彩。然人喜欢它的黑,它的无尽,它的神秘与骄傲。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