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无央 第二章 受伤的兔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是孩儿的错,当年我们不所以收养它!”是一个和鱼儿般大小的孩子,提了个竹篓。“怎么看不见了,偏偏跑去这里了?箭,爹爹,这是我的箭!”少年拾起箭交到了老者。“箭头有血,它跑不了多远。这里不易藏身,光秃秃的山上只一株青萝,咱们去别青萝吓了一跳。。...

  有一日,鱼儿正和青萝研究曲谱,青萝刚唱出一句“山朗润兮柳舞风…”,一只白兔脚上流着血,慌慌张张地钻出丛林,钻进青萝的裙子里。

  青萝吓了一跳。

  林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鱼儿抱起白兔,藏进了青萝化作的萝藤丛里。其它的小生灵,四散隐蔽。

  “这该死的兔子,坏了我的苗圃!气死我了,…逮住它,非剥了它的皮!”一个赤胳赤脚,身背弓箭的老者,气呼呼地说。

  “爹爹,别气坏了身子!那个兔子太狡猾了…都是孩儿的错,当初我们不应该收留它!”

  是一个和鱼儿般大小的孩子,提了个竹篓。

  “怎么不见了,明明跑到这里了?箭,爹爹,这是我的箭!”

  少年拾起箭交给了老者。

  “箭头有血,它跑不了多远。这里不易躲藏,光秃秃的山上只一株青萝,咱们去别处寻寻吧?”

  …听到俩人走远了,鱼儿他们才敢放下小白兔。

  “血,它流血了!”青萝大叫着,“快,放下来,给它止血!”

  青萝熟练地把止血草药,搓碎,敷在白兔的伤口上。

  “谢谢哥哥,谢谢姐姐!”白兔很乖巧地向两人行礼。

  “小兔,你是不是毁了人家的苗圃?”鱼儿盯着小兔,“又骗人,又毁人家的苗圃,才被人家追打的?”

  “姐姐!哥哥好凶,我好害怕!姐姐抱抱…”白兔拱入了青萝的怀里。

  “干什么呀,鱼儿哥哥!别吓着它,它还受着伤呢!”

  青萝疼惜地拂了拂它雪白的长毛,“真漂亮!”

  “姐姐更漂亮!”

  “哥哥,你说是吗?”白兔狡黠地看了一眼鱼儿。

  “你青姐姐是天下最美丽的女子,温柔善良,又能歌善舞!…多向青姐姐学习哦!”鱼儿向青萝投下温柔的眼波。

  “鱼哥哥,小兔妹妹还在呢?”青儿窘得低下了头。

  “哎呀,好疼!”俩人郎情妾意正浓之时,白兔子眼中闪现出一丝逼人的红光,故意伸出了受伤的脚。

  “哪疼!兔妹妹?”青萝慌忙检查它的身体,想看看还有没有其它的伤口。

  “别碰我!鱼儿哥哥,疼!”小兔却蹦到了鱼儿的怀里。

  “疼,你还蹦这么高?”鱼儿拍了一下它的长耳朵。

  “人家…人家伤口又疼厉害了,鱼儿哥哥!”小兔骨碌碌地转着眼珠。

  “青萝姐姐的医术是这一带出了名的,绝对能好,放心吧!”鱼儿想起他身上的伤口,哪一次不是青儿医的,现在都好了,又不留疤痕。

  “哎哟,哎哟!”白兔见鱼儿不理它,故意提高了嗓门,“疼死我了…”

  “刚受了箭伤,疼一会儿就好了!没事了,忍忍啊!”

  信得过青儿,不搭理白兔,心里想,“真是个奇怪的小兔子!不理它。”

  “来,让姐姐看看!”白兔一浪高一浪的叫喊声让青萝心痛了起来,她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给她用错药了。

  不管她同不同意,青萝抓住白兔那只伤脚,再次检查了一遍,“奇怪,这血怎么还流啊?”

  “干什么,你?还想害我?好疼啊,鱼儿哥哥救我!”白兔那只受伤的脚弹动得更厉害了。

  “别动,让我看看!”鱼儿心里也吃了一惊,“莫非,青萝真的用错药了?白兔没有骗人!”

  “哎呀,血好像没有止住。”

  “我就说嘛,她怎么会有这么好心?给我看病,哼!”

  白兔泪眼汪汪地看着鱼儿,眼角里的寒光射向青萝。

  “是我不小心,兔妹妹别生气了,姐姐不是有意的!”

  青萝委屈得也直掉眼泪,她分明记得那草药是专门用来止血的,她在鱼儿身上用了很多次了,都没有出差错。周围的小动物们,也有受伤找她医治的,无一例外的,瞬间能止血。难道真是捡草药时大意了…

  白兔射向她的红光,让她浑身颤抖,她隐约觉得这只小兔子不同寻常,对她存有很大的敌意。她不明白其中的缘故。

  “不许你胡说!青萝姐,是好人!”鱼儿看着掉眼泪的青萝,心疼了起来,“别哭了,青儿,哭坏了身子,谁来给我疗伤啊!”

  “哼!”白兔阴沉着脸,从鱼儿的怀里跳下去,气呼呼地想走。

  “鱼儿哥哥,快追上它,它伤口开裂,还没好,遇到水会化脓的…”青萝示意鱼儿追上去。

  “不用管它,如果痛了,它自然就回来了…”鱼儿从怀里掏出手帕,反倒给青萝擦起了眼泪。

  白兔见没有追它,回头看见鱼儿正给她擦泪,两眼瞬间起火,闪出刺骨的寒光。

  “哎呀,疼死我了…”赖在地上,不起来了。

  “看看,说什么来着?疼了,它自然会回来…”

  青萝弯腰想抱起白兔,被白兔闪过了,径直爬到鱼儿的面前,“哥哥,救我!”

  看着白兔可怜兮兮的神情,鱼儿又把它抱在了怀里,“小兔啊,你性子太倔强了,呵呵,有点像哥哥…”

  “是啊,性子太倔强,会…!”青萝的话还没说完,被白兔打断了。

  “哥哥,我们到哪儿边玩,好不好?”白兔指着那个古潭,“水好清啊!”

  “好啊,哥哥带你去!记住,学温柔点,像青姐姐那样哦!”

  “不要,青姐姐只会骗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小兔,你现在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你走吧!”于儿沉下语调,放下白兔,背着双手立在潭边。

  “鱼儿哥哥,你赶我走?为什么?”

  “因为青儿把你当妹妹真心对待,你却处处和她过不去,诋毁她!…我不容许你这样做,青儿救过我的命,我不充许任何一个人对她的诋毁!诋毁她就是诋毁我,即然你容不得她,那么我们也不欢迎你!”

  对于白兔的做法,鱼儿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一路上,都是白兔诋毁青儿,而青儿只是一味的退让,没说一句过激的话,还想着给它疗伤。它反而变本加厉,拉着他一起疏远青儿。他和青儿是青梅竹马,又是生死之交,他们之间的情感岂是你一只兔子能明白的…这世上没有青儿就没有鱼儿,谁对青儿无礼,他鱼儿就对谁无礼,谁敢让青儿离开我,他就先让它离开…

  在这件事上,鱼儿显得很绝决。

  “呜呜-鱼儿哥哥,你让我上哪里呀?”白兔见鱼儿态度生硬,像是真的生气了,大哭着想让鱼儿回心转意。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走吧!”鱼儿头也不回地望着清幽的潭水。

  “你让我到哪里去?我已经没有家了…呜呜,我全家都被猎户杀害了,只留下我一个…”白兔瞟了一眼鱼儿,见没有动静,又大哭起来,“青姐姐,我错了,你可怜可怜我吧,你让我去哪啊!”

  青萝觉得鱼儿这时候撵它走,似乎有些不妥,它身上还有伤。若要留下它,青萝隐隐觉得,似乎也不是一件好事。

  “鱼儿哥哥,要不先留下它,等它伤好了,再让它走也不迟啊!”

  “谢谢青姐姐!青姐姐肯原谅妹妹,妹妹今后一定乖乖听话,不敢惹鱼儿哥哥生气了…鱼儿哥哥,好嘛?你原谅我一回吧,下次不敢了…

  “看在你青儿姐的面子上,这次就算了…不过,伤好了,你还是要走的!”鱼儿语气似有缓和。

  “青姐姐!”白兔装作与青萝亲昵的样子,蹭了蹭青萝的绣花鞋。

  “好了,你到小屋里歇息去吧,我和你青萝姐还有话要说!”鱼儿不容分说地把白兔赶回了小屋。

  “嗯,好,妹妹听话。妹妹这就走…嘻嘻”一面乖巧地应答,一面回头看青儿,眼角里的寒光刀子似地绕着青儿转动。

  青儿听到白兔的笑声,打了个哆嗦。

  “冷吗,青儿?”鱼儿脱去外衣披在青儿的身上。

  “谢谢鱼儿哥哥,青儿不冷,潭边的水凉罢了…”

  青儿靠在了鱼儿的身上,整个人像只风中的杨柳,她太累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鱼儿就那样抱着她,傻傻地看着怀里的她,睡得像个婴儿一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