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无央 第四节 白衣少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犹如一朵缤纷的祥云,照得黑夜犹如白昼。光影里的少年眉目俊秀,气质高贵的,眉心正中一粒葡萄型朱沙痣渐隐渐现,忽尔凸出几道古铜色的亮光,手中的紫电剑像几道白光直刺向前方山墺里的一堆荆棘丛。“哇…”一声婴儿般惨嚎的叫声回响在山谷中,一个“死怪物,站住,还我母亲!还我母亲…”一个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骑着青头大鸟,手握紫电剑,白衣素裙,从空中飘然而至。不断翻飞的裙带里,隐约可见腰间玉佩释放出树型温润的光芒。黑发披肩,顶有花环,上有12朵彩色的小花,花蕊里的小果,个个颜色与其它不同,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如同一朵缤纷的祥云,照得黑夜如同白昼。。...

  今晚的风阴冷、怪异,有些怕人。天上没有星星,更看不见月亮,漆黑得像被墨汁洗过一样,让人心底发慌,膝盖酸软,似乎下一脚就踏进了地府。

  “死怪物,站住,还我母亲!还我母亲…”一个莫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骑着青头大鸟,手握紫电剑,白衣素裙,从空中飘然而至。不断翻飞的裙带里,隐约可见腰间玉佩释放出树型温润的光芒。黑发披肩,顶有花环,上有12朵彩色的小花,花蕊里的小果,个个颜色与其它不同,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如同一朵缤纷的祥云,照得黑夜如同白昼。

  光影里的少年眉目清秀,气质高贵,眉心正中一粒葡萄型朱沙痣渐隐渐现,忽而凸起一道古铜色的亮光,手中的紫电剑像一道绿光直刺向前方山墺里的一堆荆棘丛。

  “哇…”一声婴儿般凄厉的叫声回荡在山谷中,一个肉乎乎的家伙背上斜插一柄宝剑慌慌张张地钻出丛林,剑柄上的蓝宝石放出荧荧的火花儿。伤口处不断涌出绿色的黏液,它像一条毒蛇一样不断吞噬着周围的一切,树叶、枝条、草、虫、鸟、兽等凡被它沾染过的东西,无一生存,硬生生地被它烧成了焦炭。

  一只被风吹掉树下的知了,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没了知觉,成了硬硬的黑焦炭。同样不能幸免的,还有被它不经意沾染过的田鼠、牛蛙、小虫、小蛇等,这些小生命里,有的还在美梦中,就被强行焦化了。

  一路走来,这么多无辜、可怜的小生命让少年深深皱起了眉头,加快他搜寻肉球的脚步。

  眼看着少年堵住了肉球的去路,正欲跑上前救人时,肉球却飞了起来,少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只见肉球被剑刺的伤口两旁,约莫一寸的地方,迅速裂开两条两尺来长的大缝隙,缝隙里拱出一对庞大的鵰形翅膀,却薄如蝉翼,洁白如雪。

  肉球呼闪着雪白透明的大翅膀,跃出枝头,翻过岩崖。肉球身下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枝枝丫丫,横七竖八地躺倒在地上或飘散到空中。林边的山崖齐腰被斩断,中间散碎的小石块在大风里翻飞;一时间,天昏地暗,飞叶走石。那些正在酣睡的小生命们慌慌张张地从洞穴里、草丛里、树林间钻出来,四散逃命。

  可是一旦出来了,就别想回头,周围巨大的能量把它们结结实实地捆成了个肉粽子。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带翅膀的,不带翅膀的小生命们如同灵魂出了壳,丝毫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像躺在砧板上待宰的鱼肉,这一刻不知下一刻的命。

  眼睁睁地感受着身体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来自四面八方碰撞,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这种睁着眼睛作死的节奏,吓得它们小心肝快要飞出胸外,惊悚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最后无力地瘫软在风中,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它们伤的伤、死的死、很少有东西能躲过这场劫难。

  那少年却面无惧色,风起的那一刻,他催动着甘果拼命抵御这股强大的能量,想快速化解它,尽量降低生灵的伤亡。他的一念之仁,反而给了肉球逃走的机会,肉球见摆脱了少年的束缚,一个冲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留下一片狼藉和那个执著的少年。

  “死怪物,哪里走!…”只顾着减少伤亡物数,忽略了对目标的进攻,此刻看去,肉球已经跑远了。

  少年有些着急了,定在空中的身形恍惚一下,差点儿一头栽下来。“看来,只能这样了…”少年心里嘀咕着,急忙取下头顶花环上一粒红色的小果,放于手心,双手合十,盘腿坐在了青鸟幻化成蒲团上,低头、闭目,对着手心念叨着:“上善若水,水利万物。无色、无味、无形,无坚不摧。甘果,请赐于我力量吧!”

  只见黑漆漆的夜幕里“嚯”一下窜出一条黄金龙,摇龙摆尾地冲着下方的少年猛扑过来,待到少年跟前,变得温驯起来,像条波光鳞鳞的水纹钻进了少年合十的手掌心。少年的手掌里顿时射出万道金光,金光里一颗诱人的小果子慢慢升起,晶莹、透亮、水润,像颗红玛瑙,却发出宝石一样耀眼的红光,光线向周围辐射结成一片红色的光区。突然间,光区里射出无数条头发一样的青丝,像瀑布一样,从少年打坐的蒲团上倾泻下来,“倏”一下,钻入地核,扎下了根。被青丝包围的小红果也显得越发可爱,犹如挂在青色瀑布上的一粒明珠,又如隐入林间的小甲虫,打着竹笼找朋友。

  这时候,小红果周围的雾霭慢慢汇聚成许多的小亮点儿,一点儿,二点儿,三点儿…约摸12个小点儿。小点儿越聚越大,越来越亮…长到约摸小红果那样高时,一跃而起,涌向小红果,恍如天涯海角的恋人一旦相见,恨不得把对方吃到肚里,兴奋地拥抱、亲吻、缠绵、旋转…最后,晕乎乎地叠成了一串成熟的红葡萄,个个粒大、饱满、透着荧荧的光泽。

  红葡萄飞身镶在少年的眉心,少年头上的花环却如雨后的春笋一样同时冒出12个小红莲灯笼,灯芯是结在中间的小果子,它们被小红果点亮,12种小果一律发出幽幽的红光。灯罩由莲花的四片花瓣闭合而成,底座是片片绿叶,它们都稳稳地立在少年头上一条纤弱光洁的青藤花冠上。

  从空中垂下地面的青丝瀑布,眨眼间弯曲、膨胀,变粗、变长,发育成小指肚那样粗细的藤条。藤条身上鼓起绿色的小花苞,它们横竖开裂成六瓣,花瓣状如跃入龙门的小鲤鱼。花瓣里面晃动着猫眼样的小水珠,整朵花显得有些诡异,像是六人一组,不,是六鱼一组,伸长了脖子,肩并肩、头碰头围水珠一圈窃窃私语。

  这些花朵颜色各异,主色调为:黄色、青色、白色、红色、黑色五种,分别按照五行八卦阵中:金、木、水、火、土的顺序来排列。每朵小花下方青藤须斜出,约摸三寸之地,结出一个小小的风铃,其颜色为它所处位置的主色调。

  五颜六色的花朵,随风起舞的小叮铃,好像缀滿夜幕的小星星,它们顽皮地从瀑布一端滑向另一端,把少年圈在中间,在他头顶上架起了一座彩虹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