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颜萧瑟:娇妻别想逃 第2章 赌一次如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顾辞晔坐在车后座的位置突然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也没可以选择坐在副驾驶,身边的暮溪夏像是一个从也没进过城的农村土丫头一样来回四处张望着。身边的风景无一也不是她曾所陌生的,可身边的风景无一不是她曾经所熟悉的,可是一年前暮家破产之后,暮溪夏也只能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财产搬进了贫民窟。。...

顾辞晔坐在车后座的位置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选择坐在副驾驶,身边的暮溪夏像是一个从没有进过城的农村土丫头一样来回张望着。

身边的风景无一不是她曾经所熟悉的,可是一年前暮家破产之后,暮溪夏也只能带着自己为数不多的财产搬进了贫民窟。

曾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被迫住进贫民窟,每天早上和一群上班族抢着一个公共厕所,尽管身为医生薪水不薄,可是依旧要全部为生计而支出。

不过这样的生活和被顾辞晔囚禁起来相比的话,似乎好的也不是一星半点。

当跑车停在拍卖会门口,暮溪夏的脸刚一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全场的呼吸似乎都停止几秒钟的时间。

毕竟暮溪夏和顾辞晔这一对隔世仇敌竟然会同时出现,并且一起到场也算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

现在他们两个竟然还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如同年少时一样出现在众人面前,也已经足够揣测一段时间了。

“顾总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参加我们这个小拍卖会,以前这可都是没法入您的眼的。”

拍卖会的主办方在看见顾辞晔的身影之后,马上像一个狗腿子一样凑到了他的身边,与此同时还打探着暮溪夏。

这个人的脸在暮溪夏的脑海中还是有一点印象的,顾家以前的手下,难怪会在看见顾辞晔之后这么热情。

“没什么,只不过是带我这个新的宠物过来看看,在家里闷了一周总要拿来遛以下的。”

虽然暮溪夏已经早就料想到他会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但是他竟然过分到把自己和动物相提并论。

暮溪夏看着还是一副目瞪口呆的主办方微微笑了一下,就算他不熟悉暮溪夏,总归是在别墅里见过她几次的。

既然现在自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先承受下来,自己受到的这一切,早晚会一点一点还给顾辞晔的。

当拍卖会开始还不到两轮的时候,暮溪夏就已经开始后悔同意顾辞晔来这里了,就这样在这里一直坐着,和在家里被囚禁也没有什么区别吧。

正当暮溪夏想说离开拍卖会的时候,礼仪小姐拿出来的下一件拍卖品立刻就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祖母绿的翡翠,以及拍卖员报出的品相重量,分明都和暮家的传家宝如出一辙。

当年暮家破产之后,暮溪夏来不及从家里带走任何东西就被赶走了,其中包括这条祖母绿翡翠的项链。

现在这条项链重新回到暮溪夏的视线当中,尽管现在自己身无分文,更加是成为了顾辞晔口中被囚禁的宠物。

但是对于暮家流传至今的项链,再怎么样她都做不到无动于衷。

“那条项链…可以帮我买下来吗?”

身为被顾辞晔囚禁起来的仇人,暮溪夏也知道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也算得上是厚颜无耻,可是和传家宝比起来,脸面什么的也没那么重要了。

当那条项链一出场的时候,顾辞晔就发现了暮溪夏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那条项链,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目的,但是这样对她来说很重要才是。

“说好了只是带你来参加一场拍卖会,但是你又莫名其妙的向我要东西,你只是我的宠物,可算不上情妇。”

顾辞晔偏过头去望向暮溪夏,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让这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人做情妇,可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不提出一点什么要求或许太轻松了。

“只要你帮我买下来项链,我什么要求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不太过分。”

在传家宝的面前,尊严什么的还是先搁置一下比较好,好在顾辞晔这个变态对于这个条件还算得上是满意。

“记住你说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顾辞晔好像自动忽略掉了暮溪夏说的最后一句话,最重要的应该是不过分的条件啊。

在听见翡翠项链的起拍价格是五百万的时候,就连暮溪夏也忍不住嗤之以鼻,虽然现在自己可能一辈子都赚不到那么多钱,但是对于这种品色的翡翠,这个价格也实在是太廉价了一些。

“三千万。”

尽管暮溪夏已经做好了顾辞晔会疯狂竞拍的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以六倍的数字出价。

当三千万的数字一开场的时候,全场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顾家家底丰厚他们是知道的,但是也没有必要在一开场的时候就拿出这样的价格吧。

不知道他们是没有买这块翡翠的欲望,还是被顾辞晔的数字吓到了,这一次交易以全场最快的速度结束。

当礼仪小姐拖着翡翠走到二人面前的时候,暮溪夏看着眼前熟悉的翡翠,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这是这几年间,她第一次觉得顾辞晔的形象这么高大的时刻,可是还没等伸手拿到翡翠,就被顾辞晔一把抢了过去放在手掌心来回掂了起来。

这样的动作看的暮溪夏心里一颤一颤的,这块翡翠时日久远,可禁不起他这么玩,如果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那可就是四分五裂的下场。

“也不知道三千万的项链有什么好的。”

暮溪夏小心翼翼的看着顾辞晔的动作,想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将项链抢回到手里,但是顾辞晔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

还没等暮溪夏动手,顾辞晔就将项链攥在手里,来回摸索着碧绿的翡翠吊坠。

“你从小就喜欢从我的手里抢东西,就像暮庄从我家里抢生意一样。”

顾辞晔说完之后转过头去,依旧是目不转睛的望着拍卖现场的方向。

拍卖会接下来的时间,暮溪夏都是在盯着顾辞晔的手中度过的。

翠绿的吊坠被一只纤长有力,且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握着,椭圆形的指甲在吊坠的边缘来回摩擦,似乎也在摩擦着暮溪夏的心尖。

拍卖会的举办位置在城市的郊区,因此等到拍卖会结束的时候,深夜中所有嘉宾只能住在主办方安排的酒店。

而暮溪夏很不幸的只能和顾辞晔住在一个房间,虽然她曾百般拒绝过,但是顾辞晔狡辩身为他的宠物只能时刻在他的眼皮下生存。

“用这个项链来做筹码,我们赌一次怎么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